一位駐日文官之死:失智的酸民、失職的媒體、失格的政客,還要多久才會醒?

一位駐日文官之死:失智的酸民、失職的媒體、失格的政客,還要多久才會醒?

時任沖繩那霸辦事處處長蘇啟誠(左)與沖繩縣知事合影。圖/外交部

外交部今天證實,台北駐大阪經濟辦事處處長蘇啟誠,於 9 月 14 日輕生。許多人直接將蘇處長的輕生,與月初日本關西地區因颱風、造成多位台灣旅客受困機場,及其所引發的種種事件與爭論畫上關聯──我個人推斷它應是原因之一,卻也不願直接論斷。

但隨著一位資深駐外人員的生命就此逝去,或許我們都可以更嚴肅地思考這件事情:「言論會殺人。媒體會殺人。失格的政治人物,當然也會殺人。」

台北駐大阪經濟辦事處處長蘇啟誠。圖/蘇啟誠 臉書專頁

一、發表評論咒罵羞辱他人之前,了解基本事實了嗎?

月初時颱風、強震重創日本,造成日本關西機場嚴重淹水,多位台灣旅客因此受困關西機場。事發至今,有無數的網路留言,大量湧入各大論壇、相關「新聞」留言版、政治人物與駐外單位的臉書及網站。

「外館人員在吃屎嗎?」「舔日舔到沒空救災?」「有缺介錯嗎?」「身為台灣人就是淹死也沒人理」「人家中國使館派了多少人來,你們怎麼不去死一死?」⋯⋯其大多數留言的水準,只能用不堪聞問來形容。

更重要的事情是:真正在現場的( 30 多位)民眾,反而不見得有這麼激烈的反應。絕大多數留言者,都是人既不在現場,也不清楚狀況,純粹發洩情緒、甚至與事件本身脈絡毫無關聯地大放厥詞。

這些網路言論,容我說一句不客氣的,腦殘酸民般的留言。既對實際的救援毫無建樹、亦對傳遞現場狀況毫無幫助,甚至,連最起碼的「監督」都談不上。其「輿論」的程度,頂多只是在表達對單一政治人物的好惡、或純粹借題發揮自己情緒而已。

台灣是個有高度言論自由的地方,但自由不意味著毫無責任與義務。至少,最基本的條件應該是評論至少要基於事實,而非「感覺」。

對於所謂「外館人員處理態度冷漠」、「中國大使館第一時間派車接駁救援」、「代表處對救援毫無作為」⋯⋯等「資訊」,是否為事實,還是當事人(或根本不是當事人)片面的「觀察」與「感覺」?這些留言者顯然既懶得確認、也絲毫不在乎。總之先開罵再說。

至於這開罵會造成什麼影響、會傷害到哪些人,「關我屁事」。

日本關西機場受颱風重創。圖/TVBS NEWS@YouTube

二、不負責任的媒體,見到「有梗」就刊登

而這樣惡劣的網路霸凌、謠言文化,當然不單單只是「鄉民」們的責任。酸民們缺乏來源根據、與主題無關的情緒性謾罵,頂多只是「助燃劑」,種種以訛傳訛、立場鮮明的資訊之所以被大量傳遞,形成種種莫名、且互相矛盾的「風向」與「情緒」,媒體,當然要負最主要責任。

以下就以和這次「關西機場淹水責任爭議問題」有關的幾則「新聞」舉例:

1.據《蘋果日報》報導:〈中使館派車接關西機場陸客 要台灣人自稱中國人可上車〉( 10 萬瀏覽量)、〈「我拿中國護照、我驕傲」 關西機場中使館專車畫面曝光〉( 16 萬瀏覽量)及《中時電子報》報導〈影》打臉謝長廷 大陸派車關西機場接人地點曝光〉均引述及翻攝來自中國的微信、qq 及《觀察者》等網媒,指出中國使館在 9 月 5 日第一時間,派出 15 輛遊覽車前往關西機場接出 700 多名中國旅客,並讓「承認自己是中國人」的台灣旅客一同搭車。

但結果,隨著日本《產經新聞》11 日報導:〈関空孤立めぐり中国で偽ニュース 「領事館が中国人を救出」 SNS引用し世論工作か〉(中文翻譯:關西機場關閉時,中國引用社群媒體上「領事館救出中國人」的假新聞,是否為輿論操作?)引述關西機場官方發言人說法;加上陸續出現的現場台灣人士、空服人員「證言」,甚至中國駐大阪總領事館本身的説明,均表示當時中國使館並未「派出車輛到機場接人」。

中國駐日代表處、與台灣駐日代表處面對天災,處理的態度與速度自然可以公開討論、比較。但如果連媒體報導的「事實」都有虛假版本、多種版本,甚至出現聳動的「帶風向式」標題,同家媒體報導資訊前後不一,又要怎麼期盼閱聽大眾「理性討論」?

2. 據《聯合新聞網》報導〈外界轟謝長廷駐日無作為,綠營人士:誰來做都是背黑鍋〉,引述匿名消息來源指出:「綠營人士」表示問題出在體制,由於各辦事處的處長是外交部任命,並非駐外大使,即便謝長廷想管也沒辦法,誰來做都是背黑鍋。

其中一段話是這樣寫的:「綠營人士強調,大家都在罵謝長廷,但此次問題最大的還是在大阪辦事處長身上,卻沒人知道處長是誰。」

又引述民進黨立委蔡適應:「民進黨立委蔡適應則認為,台灣長期來台日關係是長期重要一環,這次淹水地區是大阪辦事處轄區,如同謝說,大阪末梢神經慢半拍,讓民眾詬病,相較之下札幌辦事處人員就較為認真,不過民眾不滿情緒也是鞭策政府原動力,相關單位需要檢討改進。」

這件事情現在看起來,實在更加難以原諒了:首先是有沒有「責任」、「責任」是什麼都不清楚時、可以這樣匿名指名「責任歸屬」,並且説是誰在「背黑鍋」嗎?媒體允許這位「綠營人士」躲在幕後放話、照登不誤,現在若蘇啟誠處長經查是因此輕生,你們有誰要出來承擔道義責任?

「考核有其制度」,但包括台灣在內,到底哪一個國家的大使(代表)會對當地的文官體系,沒有監督權和(相應的)責任?

又,更令我看到憤怒至極的訊息是:〈大阪館長輕生  蔡適應:被假新聞害〉──這兩篇報導如果屬實(事實上,對台灣的「新聞」我已經全部打上問號先了)。那麼這位立委大人,你真的好意思在這種時候出來說風涼話?

三、只顧政治利益與算計,極度失格的政客們

上述所列舉的,只是台灣媒體「亂帶風向」、「有梗就登」的冰山一角。而同時間也透露出,台灣的政客們不分黨派,也早就習於推諉卸責,利用已經毫無公信力的各大媒體「放話」、「卸責」、「收割政治利益」。

上面舉的執政黨立委、「綠營人士」,乃至不分青紅皂白下只替自己辯護、要外交部「檢討懲處」的「駐日代表」是一例(「至於關西機場滯留的國人打電話到大阪辦事處遭受冷言冷語事,這點真的不應該,外交部己(已)表示要查處。」──謝長廷 9 / 6 臉書貼文);趁此時間消費死者、痛罵執政黨的部分在野黨政客亦然。

謝長廷 9/6 臉書貼文。圖/截自 謝長廷臉書專頁

在此真心請所有看到這篇文章的讀者們,從此刻開始睜大眼睛,看看接下來還有哪些政客不加自我反省,而出來以這位駐日文官之死,進行鬥爭政敵、自我開脫、或是自我標榜的醜惡行徑。

看看還有哪些媒體,甘願淪為政客的傳聲筒,繼續製造假新聞、繼續打壓異己、遂行特定政黨或派系的政治利益?

這一個「鬧出人命」的單一事件,背後早已不只是「誰是誰非」的問題。它反應出的,是今日台灣從「輿論」、「媒體」到「政客」,早已習慣「各帶風向」、「各自解讀」、「我爽就好」的瘋狂面貌。

而在這沒人在乎「完整的事實」是什麼、沒人在乎「權責的歸屬到哪裡」、沒人在乎「政治的本質是什麼」,出了點事就各自吵吵嚷嚷、藉機惡鬥一番、無限上綱、極盡羞辱、「打臉」之能事的文化,也是會殺人的。

一位資深駐外文官的逝去,除了讓人痛心之外,不能、也不會解決任何問題。但我們或許可以從此刻開始,正視「言論會殺人」的嚴肅事實。

政客追求政治利益、媒體追逐點閱率、鄉民們圖個情緒上的發洩與爽快⋯⋯但發言前請多想一想,在其實並不了解、確定真相之前,你是否可以少說幾句?

執行編輯:賴冠穎、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外交部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