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區議會選舉「泛民大勝」,但民主真的贏了嗎?看懂選制,就會發現中共連「暗箱」都不必

香港區議會選舉「泛民大勝」,但民主真的贏了嗎?看懂選制,就會發現中共連「暗箱」都不必

撰文:江鎬佑

香港從 6 月以來的反送中運動,在 2019 年 11 月 24 日的區議會選舉,似乎有了新的發展──高達七成有選舉權的港民,用一張張選票,為這場運動標上一個重要的逗點。從選舉結果看來,泛民派囊括幾近八成的席次,許多媒體都以「泛民大勝」為報導標題;但若從得票率來看,事實上僅是維持了泛民 vs. 建制約 6:4 的比例。

在 6 月以來的血淚衝刺下,這樣的成績要評價成進步、退步或大勝,恐怕須進一步商榷;對香港人來說,港民是否踏入中共圈套,因一場選舉而緩解對街頭抗爭的支持力道,也有待觀察。

雖然不可否認這場勝利具有對國際發聲的效果,但若回到香港本身的體制內運作規範觀察,這場比賽對於泛民及抗爭群眾都是一場先天不公平的賽局。 

區議會選舉在選什麼?

我們所說的香港可以再細分成香港、九龍、新界三個地方。這三個地方又可以再分成 18 個區。各區劃分是出於人口、歷史因素、政府當局的決定所劃分,並以人口比例決定議員席次的分配,近 1 萬 7,000 名人口可以產生一個席次的民選區議員,但部分選區實際人口僅 6,000 人,也引來「區區不等值」的說法。

比較特別的是,新界九區在港英時期有「當然議員」制度。在新界依照原居民傳統的居住型態,設有 27 個「鄉」,分別設置「鄉事委員會」,而每個鄉的鄉事委員會主席,就能兼任該鄉所屬的「區」的一席「區議員」。 

在各區選舉的模式是採「單議席單票制」,簡單來說就是:每個選舉人手上有一張票,票多的人上,票少的人不上。而要投票的人,你必須先去登記為選舉人,而且在登記日期(非選舉日)時,是年滿 18 歲的香港永久性居民。

區議員的職能無法立法,也無法監督預算,充其量僅能向政府提出建議,但因為各區議會主席、副主席要加入地區管理委員會,所以也會涉入民政事項、辦理社區活動。如果借用台灣的概念,選區的劃分可以理解成地方縣市議會;職能則可理解成台灣的里長。

區議會和立法會之間的關係

香港立法會是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立法機關。按照基本法第 73 條的規定,相較於區議會,立法會議員的職能包括了制定法律、 批准公共開支、 監察政府工作、同意終審法院法官和高等法院首席法官的任免等權力;為行使職權,必要時也可傳召相關人士出庭作證。

在立法會議員諸多職權中,對行政長官較有制衡力道的應是基本法第 73 條第 9 款。如果立法會四分之一 議員聯合動議,指控行政長官有嚴重違法或瀆職行為,經立法會通過進行調查,可委託終審法院首席法官負責組成獨立的調查委員會。調查委員會進行調查後向立法會提出報告,如認有足夠證據,須三分之二多數通過彈劾案,報請中央人民政府決定。

目前香港立法會來自於兩個組別,一個是直接選舉的地區直選,另一個是間接選舉的功能組別;其中後者與區議會較相關。

間接選舉會選出 35 席議員,依目前現有的 29 個界別,概念上可以分成三大部分:職業代表、勞工代表、區議會代表。其中,「區議會第一」由區議員中選出 1 席,「區議會第二」是由區議員提出名單,再由地區直選的選民依照相同方式,選出 5 席(也就是「比例代表制」)。

圖/Shutterstock

區議會與「特首」之間的關係

目前香港特首的選舉並不是「直接普選」,個別選民並沒有選舉權或被選舉權。特首選舉候選人的提名是由 1,200 人組成的「特首選舉委員會」所決定(每位特首候選人,須得到超過 150 名選舉委員的提名連署)。

至於特首選委會的組成,是由四大界別各選出 300 人,包括:(1)工商金融企業界、(2)專業人士界(如醫學、工程、教育、法律、會計等十界別)、(3)農、漁、勞工加上宗教、體育、演藝文化出版界,以及(4)政治界(包括鄉議局、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港九及新界各區議會、立法會)。

在政治界中,區議會共佔占 117 席,立法會則占 70 席;而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則佔了 87 席,鄉議局占 26 席。

中共已從選制控制香港,此次勝利有待檢驗

從上述可以發現,從區議會的職能、立法會的功能界別席次、地區直選的比例代表制,到香港特區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的設計,中共根本還不用控制香港選舉,也不用關燈作票,因為中共早就可以從制度面上完美的控制香港。

區議員無法立法、無法監督預算,充其量僅能向政府提出建議。不過樂觀點看,如果區議員的職責相當於里長伯,至少這些力挺街頭的泛民派區議員,還不至於沒頭沒腦的就前往中國進行「社區交流」。

雖然此次的區議會選舉將影響到立法會泛派民的席次,但以此次區議會選舉的選民登記在 7 月 2 日截止來看(也就是已發生了幾次百萬人民上街抗議,選民登記才截止的情況),再以此次選舉得票率結果去推估立法會地區直選結果,2020 的立法會選舉對人民來說依舊是「烏雲密佈」。

至於特首選舉的部分,港九新界的區議會議員總計 117 席,可由四大界別進入。若特首候選人制度沒改變的話,泛民派提出的人選或許有機會;然以林鄭月娥在 2017 年取得 777 票的情況,在小圈子選舉制度下要決定特首,恐怕難上加難。

不過歷史並非線性,回頭看 2014 年提出政改方案時,企圖拉高提名門檻為提委會「過半」支持,特首候選人數定於二至三人;若非雨傘革命到立法會的一連串投票結果,即便有這次的區議會席次的大勝,也難以令人興奮。

香港區議會選舉後,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表示:「中共連香港選舉都控制不了,如何控制台灣選舉?」然而,若對香港的選舉制度稍有了解就可以知道,這次區議會選舉所選出的區議員,監督權限趨近於 452 席的區議會議員──就算可以誕生 6 位有監督權利的立法會議員,也難以影響中共對香港的控制。

現代民主最基本的原則,至少是可以透過自由且公正的選舉產生政府及監督政府,但中共根本不用控制香港選舉,早在投票前就先控制了比賽的走向、可能的結果,以及需要面對的風險。套一句電影《少林足球》的名言:「球證、旁證,加上主辦、協辦所有的單位,全部都是我的人。怎麼和我鬥?」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