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囝仔人,有耳無嘴」──大人們,你們可以聽聽我的意見嗎?

「囝仔人,有耳無嘴」──大人們,你們可以聽聽我的意見嗎?

撰文:黃哲融/東吳大學法律系國際法組碩士

1997 年出生的烏克蘭女孩,雅娜·帕恩菲洛娃(Yana Panfilova),出生時就感染了愛滋病病毒。由於當時烏克蘭社會對於愛滋病毒還不太了解,致使她的童年遭遇了許多歧視待遇。在雅娜母親的幫助下,她創辦了 Teenergizer 青少年社團,面向所有青少年,特別是愛滋感染者。事實上,他們的想要傳遞的信息很簡單:愛滋感染者與他人無異。

Teenergizer 青少年社團,面向所有青少年,特別是愛滋感染者。圖/Teenergizer

社團工作一開始情況並不樂觀,他們沒有得到相關單位的任何支持,政府工作人員承諾的幫助僅限於口頭上。他們從根本上沒有引起社會的關注,沒人願意傾聽他們的聲音、重視他們的意見。

在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的支持下,Teenergizer 開始從烏克蘭當地的互助會,擴展至活動遍及東歐及中亞地區的團隊,還參加了 2018 年的國際愛滋大會(AIDS 2018)。他們的意見越來越受到重視,但在全球範圍內仍十分有限。因此,雅娜在聯合國兒童基金會上發表了一篇題為〈讓世界聽到我們的聲音〉的文章,呼籲世界各地的人們關注青少年,關注愛滋。

有說話的權利就有被聽見的權利。但在實踐中,說話和被聽見似乎還存在隔閡,這現象在小孩身上尤其明顯。

鏡頭轉回台灣,還記得周杰倫〈聽媽媽的話〉中那句耳熟能詳的歌詞:「聽媽媽的話,別讓她受傷,想快快長大,才能保護她。」這也是幾乎所有小孩在成長時期經常聽到一句話;現實生活中,周杰倫也不忘提醒自己的兒子:「叫他要聽媽媽的話」,吸引了大批粉絲按讚,但大家為什麼會認同按讚呢?。

在「聽話的孩子才是好孩子」、「囝仔人,有耳無嘴」、「大人說話,小孩子不要插嘴」等觀念的灌輸下,孩子們從小就被教育要聽話,長大之後自然而然也將這樣的觀念繼續教育給下一代──然而,這樣的教育,對孩子們的成長真的好嗎?對這個社會的發展好嗎?如果孩子只有聽話的份,那孩子們的意見,又有誰來聆聽呢?

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的規範

隨著國際社會對人權的重視及保護,兒童作為弱勢主體的權利更被看重。1989 年聯合國通過「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UNCRC,以下簡稱「兒權公約」),其中一條規定所有兒童的意見都具有被聆聽且認真對待的權利。兒權公約第 12 條是這樣規定的:

1. 締約國應確保有主見能力的兒童有權對影響到其本人的一切事項自由發表自己的意見,對兒童的意見應按照其年齡和成熟程度給予適當的對待。
為此目的,兒童特別應有機會在影響到兒童的任何司法和行政訴訟中,以符合國家法律的訴訟規則的方式,直接或通過代表或適當機構陳述意見。

2. 這是國際法中的一個全新的概念,對世界上大多數國家構成了挑戰。在這些國家,傾聽兒童意見的現象並不普遍,甚至不被接受。在過去 20 年中,許多政府與民間社會組織一起開始努力應對這一新的權利義務,即承認兒童是公民,有能力參與並貢獻自己在生活和社會中所作出決定。

但是,仍然有多國政府缺乏對聆聽兒童意見意義的理解,而且往往缺乏信心,不知該如何採取必要措施來履行這一義務責任。且有許多成年人,甚至沒有聆聽兒童意見的觀念,誤以為聽兒童說話等於聆聽兒童的意見。

「兒童權利公約」第 12 條規定的權利又稱為「被聽見的權利」(right to be heard)。其中聽見(heard)筆者翻譯為聆聽,因「聆」,即「聽」。聆聽,強調的是用心思考仔細地聽。

如果孩子只有聽話的份,那孩子們的意見,又有誰來聆聽呢?。圖/Shutterstock

聆聽兒童意見的重要性,體現在哪些方面?

兒童的意見為什麼要被聆聽呢?也許很多人都有這樣的一個疑問,在社會多數人的認知中,兒童心智尚未健全,缺乏為決策貢獻的能力,這樣做會使他們處於危險中,他們對於決策的參與,將對他們自己的生活及周圍的人產生不利影響。

因此,作為「大人」有義務幫兒童決定對他們的發展是最好的事項,以至於我們常常會聽到大人對兒童說「長大後就知道這樣才是對的」、「以後你就會感謝我們為你做出這樣的決定」、「以後你有小孩你也會這樣做」等「長輩對晚輩關愛」的言論。

然而,世界各地兒童參與決策的經驗,提供越來越多的證據,證明兒童是有能力參與決策,且具有廣泛的積極影響。

兒童權利委員會認為,根據兒童及其不斷發展的能力,承認兒童表達意見和參與各種活動的權利,對兒童、家庭、社區、國家是有利的。重要性表現如下:

◆ 首先,有利於兒童人格的健康發展。

通過參與,兒童獲得技能,建立能力,樹立信心。兒童參與的越多,他們的貢獻就越有效,對他們的發展影響就越大。兒童獲得與他們在生活中為自己行使代理權範圍等相關能力,也越能為自己實現目標,而不僅僅是觀察實現該目標的其他人。高度邊緣化的兒童發現自己很難實現這一目標,如果要實現自己的潛力,就需要通過有組織的參與來獲得支持。

◆ 其次,有利於決策制定的完善。

顯而易見地,成年人在做決策時,往往都是以自己的認知在做決定,鮮少站在兒童的立場,以兒童的視角去判斷決策是否有利於兒童本身。兒童對他們的生活、需求和關注,以及他們直接經驗,所產生的想法和觀點都有著獨特的認知體系,充分了解兒童自身觀點的決策,有利於決策制定的完善以及滿足兒童利益的最佳化。 

第三,有利於兒童的保護。

兒童的觀點經充分表達後且受到重視,是一種強有力的工具,可以用來對抗暴力、虐待、威脅,不公正或歧視。傳統上,兒童免受暴力侵害的權利與知識一直是被剝奪的,也缺少挑戰這種情況的機制。兒童的沉默並沒有保護了兒童,相反地,是保護了加暴者,因為這樣的沉默等同默認了暴力的存在。但是,如果正確教育並引導兒童去表達他們的意見或經歷,那麼侵犯兒童權利的事情就容易暴露出來。

通過參與意見的表達所獲得的自尊和自信也能使兒童勇於挑戰侵犯其權利的行為。而且,只有了解到真實發生在兒童身上的情況,成年人才能保護兒童免於侵害。

第四,有利於社會的健康發展。

每一位兒童都是國家未來的主人公,是未來社會發展的重要支柱。兒童的意見被聆聽及重視,保護兒童,特別是法律上適當的保護,是國家的義務,是國際承諾,更是社會上每一位成人不可推卸的責任。1990 年,在世界兒童問題首腦會議上,世界各國領導人作出了共同承諾,並發出緊急的,普遍的呼籲,讓每一位兒童都有一個更美好的未來。

結論:除了法律保障,也需觀念的改變

台灣雖然不是聯合國的成員,但為了保護兒童及少年的權益,在 2003 年參照了《兒權公約》的理念及規定,制定了「兒童及少年福利法」來保護兒童及少年。之後因認識到長期忽略兒童自己的想法和意見,於是在 2011 年完成修訂《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但可惜的是,整部法律中仍忽略了兒童意見被聽見的權利。

對此,台灣於 2014 年公布並施行《兒童權利公約施行法》,使國內法律能直接與《兒權公約》接軌。然而,由於家庭、社會權威文化根深蒂固,父母、教師及社會中成年長輩對於兒童意見的忽略、不重視,甚至不願意花時間及耐性去聆聽兒童的意見,導致兒童在成長的過程中有形或無形之中受到侵害。

法律固然能在一定程度上保護兒童的權利,但僅靠法律是不夠的,尤其是對兒童尊嚴的保護,更需要通過家庭及社會來共同關注,而聆聽兒童的意見正是一個好且正確的開始!

參考文獻
1. 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
2. 世界兒童問題首腦會議後續行動十年期終審查文件
3. 聯合國委員會關於兒童權利第12號一般性意見書。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