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裡的「日常風景」,一度讓我震撼到停下腳步──關於墨西哥的一些小事(一)

首都裡的「日常風景」,一度讓我震撼到停下腳步──關於墨西哥的一些小事(一)

在日本時,我很愛看日本的綜藝節目,尤其喜歡《秘密のケンミンショー》,那是一個比較日本各地不同風俗的有趣節目。印象很深刻的一集,是訪問從東北鄉下青森縣來到東京旅遊的老爺爺,對東京印象最深刻的是什麼,他說最深刻的是在路上看到年輕愛侶在公眾場合接吻,還親了兩次──這在青森縣是會上地方報紙程度的新聞。

那位老爺爺可不能來墨城。這裡的情侶的嘴是黏在一起的。

我們的旅行由 7 月 17 日開始,預計在墨西哥停留 2 個月左右,第一個城市理所當然是墨西哥的首都,墨西哥城。

墨西哥街頭。圖/Kamira@Shutterstock

來到墨西哥的第一個「文化衝擊」

第一個文化衝擊,我想是有關墨西哥人的熱情。

墨西哥城雖然位處高地,海拔兩千米,但 7 月的盛夏,白天依然是 30 多度的高溫。

初到這個國家的第二天,下午兩點,我們在大太陽下急急從旅館向觀光區走去,滿身是汗,又因為來這個國家前,聽網路上和新聞上種種關於墨西哥如何不安全的情報而過度警戒。我們筆直的向目的地走著、不停步看手機,見到公園旁的涼蔭與石椅也不冒任何風險歇息,即使下午公園一片和樂氣氛,小鬼頭喧鬧著,尖叫追逐玩秋千。

此時(即使到現在我依然記得這是第一個讓我開始放下心中過度警戒的一幕)我看見了一對「情侶」,並肩坐在長椅上,眼望著對方,整個世界彷彿只有彼此。男方喃喃說著什麼,應該是訴說在他眼中女方有多麼美麗動人,女方點頭微笑,吻上前,男方也回吻,女方再回吻。

他們吻得不能自已,聽不見鄰居小孩從身旁跑過,或衝過馬路的老舊公車引擎的怒吼。我站得遠遠的都彷彿聽見他們品嘗對方嘴唇的嘖嘖聲,我看見交纏的舌頭,交纏的手臂,下一步肉體交纏在一起,也一點都不奇怪。

我並非衛道人士,也見過不少瘋狂場面,但眼前這對情侶還是讓我停下了腳步。原因之一是,他們坐的長椅沒有任何樹蔭,在熱到令人發瘋的天氣下,不顧烈日直射的忘情狂吻,讓我腦海裡莫名響起了〈熱情的沙漠〉的旋律,感到有一點錯亂。

另一個理由,大概是兩位主角一見即知都超過 50 歲了,略顯禿頭的大叔和穿著花布裙的大媽,在小孩奔跑大人溜狗氣氛和諧的公園裡火熱擁吻著,前景與後景巨大的違和感,實在不像我所認知的現實世界。

我想我的世界因此停了五六秒,接著才慢慢開始接受、學習與習慣。既然這場景發生在日常,也無人大驚小怪,我想這就是這個國家的日常場景。於是我腳步停了一下,又開始往前走了。

城市裡自然而然的包容,台灣可能嗎?

墨西哥城也是人口超過 1,000 萬人的大城,這座城市最熱鬧的市中心是憲法廣場一帶。比國父紀念館還大上不少的廣場,每天不分平日假日,都擠滿了人潮,因為這裡是每位觀光客的必來之處,所以街頭藝人、在地小販、名牌店舖與全球知名連鎖店都在這裡聚集。

我們在古蹟圍繞的大道上走著,經過星巴克、麥當勞與愛瑪仕,經過兩三間數百年歷史的天主教堂,路口掛著巨大的國旗,石板大道中央不時出現行道樹。

行道樹旁有石砌的矮牆,隨性的墨西哥人大都坐在這裡,享用剛才在街邊買的外帶美食(以紙盤裡裝著 TACOS 為主),而一座矮牆邊,一對情侶含情脈脈地望著對方,一個男生腳懸空坐在矮牆上,摟著眼前的情人,站立的情人也伸出雙手環繞對方的脖子,他們嘴對著嘴吻著,對比鬧區的喧囂,他們週遭的時間好像靜止了一般。

是的,兩者都是男生。我因為買飲料而在他們附近站了一會兒,來來往往如潮水般的人潮,沒有人特意留心看他們一眼。

為了不讓自己像個天真的觀光客,我沒有將內心的驚訝表現出來。站著的男生不嫌背上的背包重,只望著他眼前的情人。坐著的男生吻了一會兒後又笑又擁著他,接著又吻了起來。

兩個男性情侶,俗稱 GAY。一個男生和另一個男生在信義區誠品百貨前擁吻 20 分鐘,我確信在我的國家是會被側目不已的場景;但在這裡,沒有人對他們投以一點好奇的目光,不刻意去看,也不刻意不看,也許是因為相愛的人相擁親吻是很自然的一件事。

我靜靜地在旁看著,知道內心正承受著一股平靜的衝擊。我知道這個世界很大,有同志被欺凌至死的國家,也有同志選上議員的國家,然而親眼所見何謂自然的包容,再次讓我的世界,時間停了五六秒

圖/Shutterstock

熱情擁吻的畫面,成為我的「安全指標」

來到墨西哥城不久的我,很快就適應了這樣的景象,也見怪不怪了。這甚至成為了我判斷這個地方的安全指標,畢竟有情侶在熱情擁吻到不顧旁人的地方,大都代表這是個治安良好的地方(不然很快就被偷被搶了),而熱吻的情侶也成為我眼中的吉祥物,只要見到熱吻的情侶,不管在哪,都讓我的內心安心不少。

在城內的捷運系統 METROBUS 上,兩個短髮的女性上車了,瘦的染了整頭的金髮,眉毛、鼻子與嘴唇邊上都穿了孔,掛著銀白色的銀飾,眼神銳利;胖的沒染髮,見人習慣嘴角微笑,感覺親切許多。

在擁擠的人群中,她們繞過我們礙事的大背包,在我身旁找到一個夠兩人站立的角落,在車子再度行進前,金髮女子和黑髮女子擁吻了起來,距離太近,我不時閃見金髮女子的舌環閃閃發亮。於是,METROBUS 7 號線被我認定為是安全的地方。

在通往墨西哥自治大學的長巴士上,我們上車後特意站在車廂與車廂的連接處,將後背包靠牆警戒。然而搭車後不久就發現,每 10 秒就聽見「啾」一聲的親吻聲。眼前的大學生情侶聊著天,但就像以對講機說話般的節奏,一個人說完話之後,必定將嘴唇碰到另一人的嘴唇上發出「啾」一聲後,另一人才可以開始說話。

這景象甜蜜又有趣,週遭彷彿也被感染,淡成了世界和平的粉紅色。於是,通往墨西哥自治大學的長巴士,也被我認定為是安全的交通工具。

真性情,成為我對墨國人的第一印象

在這的叔叔阿姨也在巴士上吻得熱烈。圖/icamarena74@Shutterstock

50 多歲的大叔阿姨在巴士上吻得熱烈,本以為他們是第二春情侶,然而過了不久,一直站在旁邊的年輕人提醒他們下車,原來是家庭出遊。帶著三個小孩的媽媽一邊安撫吵鬧的小孩,一邊要老公去買車票,但在臨走前卻又似捨不得他走,噘著嘴,央求著老公親她一下才肯放行。在這裡,熱情的場面每時每刻都見到。

對於喜歡的人,從不吝惜展現自己的愛意,這樣的真性情,是我對墨西哥的,第一印象。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