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駕照到底有多難拿(三)親身體驗打滑失控與撞擊!

瑞典駕照到底有多難拿(三)親身體驗打滑失控與撞擊!

前篇:瑞典駕照到底有多難拿(二)令人「啞口無言」的風險課

在第一篇文章有提到,風險課(Riskutbildning)1 與 2 是瑞典考照前必上的課,如果沒上風險課,即便考過了瑞典駕照的筆試及路考還是沒辦法拿到駕照。風險課第二堂的目的是要讓駕駛體驗車子在非常滑的雪地或濕地上高速行駛,萬一失控打滑會是怎樣的情況──這個對於瑞典人來說非常重要,因為瑞典北部某些城市終年有雪,學習如何預防車子在溼滑路面失控,或者萬一真的失控時該怎麼反應就變得非常重要。

在上風險 2 前,每次問考過瑞典駕照的朋友對於課後的感想,他們一定都會說出三個字:「很好玩」,或者英文版:” It was FUN! ” 對當時的我來說,實在無法體會明明車輛已經在失控階段,而且當下只有自己在車上,會有多好玩?不是應該很驚恐嗎?

帶著緊張的心情,迎接打滑風險課!

終於盼到風險 2 的到來。上課前我在駕訓班的幫助下已在瑞典上路過幾次,加上自己本來就有台灣駕照,已有基本控車技巧──這點蠻重要的,因為在整個風險 2 的實際體驗過程中,駕駛必須開車度過 4 個路滑關卡,但不需要精湛的開車技巧,基本上會發動引擎,可以穩定往前駕駛、左轉、右轉,在適當的時間踩剎車,並帶著一顆冷靜的心就行。(說來簡單,但我一開始其實心裡超級緊張。)

我在哥德堡上的風險 2 是在一間偏遠的駕訓學校,也是哥德堡目前唯一一家有英文版風險2的駕訓學校,所以地點不管多遠或時間多不合理,就只能在當天排開所有事情到那裡上課。當天一早發現天氣實在是有夠糟糕,且要搭一個半小時的車才能到偏北邊的駕校,好不容易在寒風又下雨的天氣到達,發現駕校偏遠歸偏遠,進到學校後內部裝潢非常專業乾淨,也有提供咖啡(根本瑞典必備)。

早上 7:45 準時開始後,一個班級總共只有 8 位學生,教練會先花一個小時認識大家、解釋今天的整個流程,並了解所有人考瑞典駕照的目的。當天班上 8 個同學全都在自己國家有駕照了,那天學生的國籍組成有:印度、美國、台灣與西班牙,每個人想拿到瑞典駕照的理由都不同,我應該算是最沒有目的性的,就只是想要可以自己開車到瑞典各地旅遊;但因為有瑞典駕照對於找工作會有幫助,所以有些學生是為了工作需要才考照。

在跟當天的教練相互了解與介紹完畢後,接下來就是實際體驗路滑的時刻。

路面打滑 4 關卡,考驗臨場應變力

上圖黃色路面就是人工佈置的仿溼滑路面,會有水柱持續噴水在黃色平面上,據教練說這樣的溼滑程度跟在雪地上是完全一樣的。再來就是實際體驗 4 個關卡:

在一般柏油路面,體驗高速急煞下的煞車距離兩次(時速控制在 50 與 70)
在溼滑路面,體驗直線高速急煞下的煞車距離兩次(時速控制在 50 與 70)
在溼滑路面,體驗在圓環行駛,速度多快會開始失控?(時速自己決定)
在溼滑路面,體驗當假設有對向來車又必須做轉彎時,時速多少會讓你失控衝出車道?(一開始速度自己調整,後來教練指定時速:50 與 70)

每位學生的車上都會放置一台無線電,教練會在場邊用無線電跟所有人對話,幫助車上的駕駛突破心理障礙並加速。

以上幾個關卡就是風險二的核心。一開始會覺得害怕是一定的,但習慣後,我覺得這就是駕訓學校提供給駕駛在一個在非常安全的環境下,所有人可以盡情的以高速體驗在溼滑路面上失控的情況。

我的心得是,一開始的確會有非常大的心理障礙,但在過了心理障礙的門檻後,最後所有人在溼滑的圓環內都能盡情體驗失控,甚至讓車子瘋狂甩尾到 180 度大翻轉的也有。教練一開始就特別規定,每個人在圓環中只能繞一圈半,以防後面的同學等太久。

聽來有趣,但在實際體驗每個關卡後,教練會跟所有人討論:你有什麼感受?時速 50 與 70 造成最後失控的程度有什麼不一樣?你覺得應該要怎麼調整才會讓車子盡量在掌控中?教練還時時刻刻提醒我們:「現在做的所有體驗,都是我們在有心理準備下的失控,真正的情況是在你毫無防備之下考驗你的臨機應變。請記住,意外打滑的當下你所呈現出來的反應會與現在非常不同。」

分辨「冬胎」與「夏胎」、了解「麋鹿的重要性」

除了以上的溼滑路面體驗,教練在最後 40 分鐘還教我們如何分辨輪胎的不同(冬天或夏天輪胎),輪胎何時該換等等的重要知識。

在照片中,上方兩顆是冬胎,下方兩顆是夏胎。教練有提到很重要的一點是,其實新的冬胎跟夏胎的紋路深度是一樣的(都在 8 到 9mm 左右),江湖上傳說冬胎紋路較深是錯的。

在瑞典,夏胎紋路磨到 1.6mm 時就該換,其輪胎也較硬(行駛時,踩剎車較容易停止)、表面較光滑(在瑞典,一年當中 12 月 1 日到隔年 4 月 15 日是禁止使用夏胎的)因為即使是在南部城市,冬季常是零度以下,而這種夏胎在零下 10 度便會開始脆化,非常容易造成危險。

而冬胎紋路則是磨到 3mm 時就該換,輪胎較軟,其表面除了深的紋路外,也有非常多細緻的紋路佈滿整個胎面,甚至有些冬胎會有金屬鑲在表面(右上角那顆)。冬胎遇熱會容易融化,且因為冬胎較重,車子也會消耗比較多油。

除了輪胎的分辨,我覺得很「瑞典」的知識之一,就是教練要我們先待在暗房內,模擬我們正坐在車上行駛在漆黑的道路中,房間對外有一面檔風板大小的開口,在完全沒燈的情況下根本一片漆黑,直到教練開了房外的小燈模擬車燈,我們才看到疑似樹幹的東西就在正前方。

結果仔細一看,那根本不是樹幹,而是一隻近乎 200 公分高的麋鹿!瑞典冬天晝短夜長,是麋鹿會頻繁出沒的季節,它們常常會迷路就跑到大馬路上吃土(教練說麋鹿很愛吃土),導致在很多大城市周邊看到死亡的麋路,常常是被車子意外撞死的,也造成駕駛因此受到極大的傷害甚至送命。

後來教練打開暗房讓我們進去看實際的麋鹿大小,真是讓我大開眼界。在場的同學也幾乎都是從沒有麋鹿的國家來的,所以我們所有人都很驚訝原來麋鹿在駕車中扮演這麼重要的角色。

撞擊體驗:猜猜當頭部大幅甩動,駕駛時速多少?

最後一個體驗則是「撞擊體驗」。教練請一個同學坐上這樣的椅子當中,繫好安全帶,並告訴我們安全帶怎樣繫才是正確的。

教練請其中一位同學講一個他想體驗的撞擊「時速」,同學一開始說 50 km/hr,想不到教練語帶威脅地警告他說:“ Are you sure? ”(你確定?)後來同學只好改到 20 km/hr,教練才說:「那這樣好了,我設定一個速度,你們來猜這個時速是多少,才會對人造成這樣的衝擊力。」

後來的衝撞力道,我觀察該同學的腦袋前後晃動幅度很大,椅子急停後還發出碰的一聲巨響,當下所有人覺得可能是20 或 30,甚至有人猜 50 km/hr。

結果,教練說其實只有 5 km/hr⋯⋯

這個答案對於現場完全沒碰過車禍的所有人衝擊力還蠻大的,速度只有 5 km/hr 竟然就可以造成同學頭部大幅甩動,很難想像在更高的時速下撞擊會有多可怕。

上一堂風險課,絕對值得

在瑞典強制性的兩堂駕照風險課中,確實讓人體驗到瑞典政府嘗試用各種安全又實際的方法,讓駕駛在拿到駕照前,深切的體會到各種可能發生的意外;且也確保駕駛要有一定評估風險與預防危險的能力。

教練也說,在很多國家要拿駕照其實並不需要上風險課,但在這兩次經驗後,我深深覺得風險課非常必要。即便自己已經在台灣有駕照,很多觀念、實際體驗與風險評估,都是過去沒有的,我甚至認為即使有些人可以用歐盟其他國家的駕照直接換瑞典駕照,若有時間,花些錢來上風險課絕對值得。

執行編輯:邱佑寧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Ariel Hsieh 提供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