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駕照到底有多難拿(二)令人「啞口無言」的風險課

瑞典駕照到底有多難拿(二)令人「啞口無言」的風險課

瑞典的考照系統,最特別的是瑞典政府會強制所有考汽車駕照的人,一定得上風險教育課程。風險課共兩堂,第一堂是教育駕駛一般風險知識,第二堂就是實際在有風險的道路上高速行駛──讓人親自體驗下雨或下雪時高速行駛的危險。

第一堂風險課整個過程大約 3 個半小時,在還沒上課前,我覺得大不了就是找個教練在課堂上告訴你一些老生常談的話題,像是避免酒駕啦那些大家都知道的「常識」;以瑞典嚴謹的駕車教育系統肯定需要耳提面命一番,沒想到一堂課下來收穫居然比我想像的多許多。

多國人士的討論課,一窺不同國家的駕駛文化

當天上課時發現一堂課最多就是收 20 個學生,所有人一到場就會進行分組,4 個人一組為單位。整堂課下來都是由教練丟問題,組員互相討論後回答問題、發表看法的方式上課。在所有模擬情況下,教練讓我們想像今天所有組員都坐在同一台車上(所以才指定 4 人一組),當遇到問題時,組員們必須一起想出一個對你們來說最適當的解決辦法。

因為我是參加英文版的風險課,課堂上有來自各個國家的人,像跟我同一組的組員就來自美國、印度及南非。整個討論過程非常有趣,因為組員各自有不同背景,在討論過程中可以得知每個國家不同的交通規則或是開車文化:

像我們組內的印度同學就說,在印度開車根本只能用「一團糟」來形容──駕駛們根本不把交通規則放在眼裡。而另一位美國同學也說,在美國因為地太大,那種鄉間的筆直路線,讓你常常不會意識到自己時速已經超過 150。有趣的是,我們組內所有人都在自己的國家已經拿到駕照,即使很多人都已有好幾年的開車經驗,為了拿瑞典駕照還是必須強制來上風險課。

太年輕?太年長?意外發生原因千百種

在風險課的討論中,都圍繞在各種意外會發生的原因,像車速過快有可能是因為酒駕或藥物引起的神智不清,也有可能是因為駕駛的衝動個性,甚至是年齡太輕都是導致容易超速的原因。教練就特別提到,在瑞典因車禍意外造成死亡,最常發生的年齡介於 16 到 25 歲,正是因為年輕氣盛而車速過快,造成無法挽回的結果。

接著還有一連串的延伸討論,到底為什麼國家准許讓人年紀輕輕就拿到駕照?這對年輕人到底是好還是壞?難道 30 歲才可以考駕照會改善這樣的結果嗎?教練甚至還提到最新腦部發育研究結果顯示,人類到 30 歲腦部發育才完全成熟,尤其在情緒(感性)這塊。

但即便如此,統計結果還是顯示,預防意外最好的方式,是靠事前完整而充分的教育。在討論過程中,教練詢問在場學生,是否有人曾發生過嚴重的交通意外,其中有一個人舉手,教練說:「那次的意外肯定讓你印象非常深,很多人都是事情發生過後才知道後果的嚴重性,但如果我們可以透過事先教育而避免,何樂而不為?」

那些你以為沒什麼,卻可能釀禍的小事

接下來的問答裡還有幾個讓我印象非常深的討論,包含:

◆ 坐在副駕駛座的人到底能不能放心地睡覺(該不該充分信任駕駛)?或是應該要幫駕駛注意路況、提醒駕駛,以防駕駛因疲勞而失神?這兩種做法各有什麼優缺點?

◆ 路況模擬討論:前方不遠的轉彎處發生車禍,因為車禍現場在彎道後方,車上所有人都無法得知前面到底是什麼情況。現在駕駛提出想繼續前行,有其中兩個乘客也同意,但最後一個乘客表示他想繞道,因為害怕看到車禍現場。但是繞道需要花比平常多一倍的時間,這時候,你們會決定怎麼做?

經過一連串討論過後,大多數的組別都表示:「當然採用多數決,繼續直行!」甚至有其他組表示,會叫最後一個乘客不要看外面、或幫他摀住眼睛,結論是幾乎所有人都表示應該要繼續行駛。

結果老師說:「採用多數決或許沒錯,幫害怕的乘客摀住眼睛或許也可以(如果他願意的話),但,有沒有一種情況是,其他人已經決定繼續直行,但最後那一個人因為太過害怕而突然情緒失控攻擊駕駛或乘客,導致所有人陷於危險?」

頓時間所有人陷入一片寂靜,因為這種情況確實不無可能。這樣的討論方式,成功地讓我們用更多角度去思考怎麼應對突發狀況。

酒駕零容忍,飲料管制有一套!

在風險課中,除了同學會分享很多他們過去遇到的實際情況,我也發現其實一般人認為很平常的觀念,我們真的不曾仔細思考過。很多時候在意外發生前,其實多數人都不覺得自己會遇到,導致很多時候都對駕駛這件事情太過掉以輕心。

也是經由這堂課,我才知道瑞典有多麽重視酒駕這件事。教練除了會時時提到酒精對於駕駛的危害(不只酒精,有時候藥物使用對於人的神智造成的影響跟酒精不相上下,但自己卻不自知),也提醒我們可以注意看自己常用藥物的仿單,裡面會有提到藥物的副作用,像是服用藥物後是否會影響駕駛都可以查得到。

在瑞典的法律,對於酒駕者幾乎是零容忍,只要血液酒精濃度高於 0.2% 即是酒駕,不論是否有造成車禍意外都要接受刑罰及勞動服務。除了法律非常嚴格,瑞典對於酒精類飲料的管制也有一套:在瑞典的一般商店與超市最多只能買到酒精 3.5% 的飲料,高於 3.5% 則需要到特定的國營酒超市 Systembolaget 才能買到(而且 Systembolaget 很早就關門),基本上半夜臨時起意想買酒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在這樣的嚴密管制下,讓瑞典因酒駕肇事的比例在全世界是數一數二的低。

最後教練也有提到,如果有機會,我們可以去一些 pub 或餐廳外觀察看看,一定會發現幾乎所有瑞典人在飲酒狂歡後,會直接把車丟在餐廳外的停車場,選擇乖乖地搭大眾運輸回家,隔天清醒後才會再回餐廳把車開回家。不僅如此,因考量到隔天一大早還是有可能因酒還沒退而酒精超標,所以多數人還會特地等到下午或晚上才陸續回餐廳取車!

一堂課上得我們「啞口無言」──一方面驚訝看似無聊的課程,可以如此發人深省、兼具趣味與收穫;另一方面,也感到我們平時有多麼疏忽、大意。

(未完待續)

執行編輯:邱佑寧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 Ariel Hsieh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