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個好學生,可是請你也聽我說」

「我不是個好學生,可是請你也聽我說」

記憶中的學校生活,我從不被認為是個「好學生」。但在出社會後,我卻站到了講台上,和學生們分享,我所看見的「不一樣的教育」。

最近剛好有機會,受邀到某所學校,向學生和家長們分享自己在美國交換的經驗──但我觀察到,許多人直覺式地認為我「成績一定很好」、「是個乖學生」、「從小就是人生勝利組」⋯⋯。

事實上卻是完全相反的:小時候我曾經作弊、蹺課,考不到高分、從未得過班上前幾名,當然也沒有念名校,更絕對不是大人們口中的「乖乖牌、好學生」。

可想而知的,當我揭露了自己的「真實身份」後,在這個還是講究學歷、成績優先的社會與校園中,家長、同學們免不了在我接下來的分享中,開始對我出現很大的質疑。

甚至有學生直接告訴我:「原來你也只不過是高職跟私立大學畢業而已,憑什麼站在台上對我說著一堆道理?」

也聽過家長小小聲地説:「這樣的『老師』,會不會把學生給教壞了?」

非當事人。圖/Hung Chung Chih@Shutterstock

看見「尊重不同、為自己負責」的生活

不過,雖然我不是個「好學生」,還是希望能分享自己在美國校園和職場中,真實體驗到的種種經驗與想法:

我體驗到的是生活,是開心、認真地過生活:下班後的他們不管是種菜、 DIY 家庭用品、朋友聚會烤肉、小酌等,通常都不會將自己的生活,以工作填滿。

人們做事情不是為了「別人怎麼看」,而是「自己喜不喜歡」:若以穿衣服來說,我們常會在意他人的眼光,而不敢穿較另類或緊身的衣服,但在國外卻隨處可見各式各樣的穿著打扮,不僅沒人投以奇怪的眼神,也沒人因此受到排擠。

我更看見他們從小就在學習獨立、培養社交能力、為自己決定的事情負責:高中年紀赴美交換時,我身邊已有許多同齡朋友在打工、自食其力──不論家庭背景是富裕或清寒。而我們很習以為常的「家長金援支持,一路念到大學」,在美國也不盡如此:很多人是高中畢業後先工作段時間再唸書,抑或從軍賺取學費、加入 ROTC 等。

在美國唸書期間,印象中沒聽過師長、同學指著我說「你做錯了、你做得不好」;也沒有人說「你講的不是標準答案」。而是用鼓勵與引導的方式,讓我下一次能更進步。也因此那一年我嘗試了很多過去不會的事物:打鼓、演戲、演講⋯⋯等──都是因為他們認為我「有興趣,就應該試試看」、「不真的去做,怎麼知道行不行?」

也許,正是因為我不愛唸書、不是標準的「好學生」,所以我的生活從來就不只有唸書這件事情──但我卻能從生活的體驗中學習到很多,不只是出國看見當地與台灣不同的地方,也讓我學會去反省自己。

我不是個好學生,可是請你也聽我說

我想說的是,有些事情不一定非要名校畢業的好學生,才有「資格」分享──正因為我不是那樣的完美,求學生活中也犯過錯、存在著許多後悔,所以比起一路順遂的頂尖人才,我想我的故事更平凡、卻更容易引起共鳴。畢竟大部分的人在其他人眼中,都算是個普通人。

現在許多家長和學生,會叫我一聲老師。但在我的認知中,「老師」要是個頂尖人才,我不敢當。我只是盡可能地以自己的經驗,分享我認為 17、18 歲年紀的台灣學生,會需要知道、但學校可能沒教的事情。

或許,也提供一個抒發的窗口、一點點方向上的建議,和很多鼓勵、很多勇氣、很多經驗與故事──剛好學校的老師們大都沒有太多的時間做這件事情、家長也多忙於工作,我則恰巧喜歡這件事情。

我不敢說自己有多大的影響力,抑或是我總是對的。但看著學生出國前後的差異,我感到驕傲──不是他們成績考得多高,而是他們看見成績之外的事情,開始思考著未來、培養自己的興趣、觀察這個生活中帶給他們的啟發。

我喜歡聽他們分享故事,討論著大人們總說「不可能」的夢想;我喜歡他們來問我經驗,討論著怎樣可以不浪費這出國交換的機會。

我想至少在這一部分,我不會將學生給「教壞」了。

若有這麼一天,你問我孩子蹺課了怎麼辦?我會說他蹺課,就要有能力不因此被當,「對自己負起責任」比「不蹺課」重要。

孩子考不好怎麼辦?作弊怎麼辦?我會說重要的是他是不是真的盡力了,每個人都有擅長與不擅長的,重點是找到自己的專長和興趣。至於作弊這讓我自己十分後悔的經驗,則實在沒有必要:不欺騙自己、全力以赴,知道即使努力也會有可能失敗、但仍然願意為夢想付出──我想這些都比分數重要。

當然,我了解學歷很重要,它常常是台灣社會中,許多人對你的第一印象。

但出社會後我也發現,學歷從不等於「能力」、也不等於「實力」;它能給你一張門票,但無法給你一個永久保障的未來。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非當事人)michaeljung@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