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張照片背後的故事:特首自稱大功告成的「少女心」,能否換來香港的「大確幸」?

一張照片背後的故事:特首自稱大功告成的「少女心」,能否換來香港的「大確幸」?

本月 9 日,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女士在其 Facebook 頁面 Po 出一段視頻,題為「2018 年施政報告,埋頭苦幹,大功告成,為香港一齊講」,影片最後還 Po 出林鄭女士在辦公室的照片:一張標記為「埋頭苦幹」、另一張是「大功告成」;在最後「大功告成」的這張照片中,林鄭女士更張開雙臂,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現年 60 多歲的她,難得向外界展露出「公務告成」後、洋溢著少女般燦笑的「小確幸」表情。這張照片隨後也被香港多家媒體轉載。

香港特區政府的 2018 年的施政報告,關乎香港未來的前途和 700 多萬香港市民的生計,究竟「特首的小確幸」,能否換來香港的大確幸?這恐怕才是香港民眾們目前最關心的問題。

特首辦公室的侷促,反映香港「寸土寸金」的生活困境

從前面所述的「經典照片」中,除了特首的「少女心」,我們也能一窺香港特首辦公室的環境:林鄭女士幾乎四面都被書架和辦公桌包圍──她面前擺放著文件和手機;左手邊是一台桌上型電腦、一台平板電腦和一台印表機;後面的書架上則放著她自己的照片——她坐在一張黑色的皮椅上,椅子的後背已經幾乎快要貼到後面書架,前後左右活動的範圍有限。

曾經有中國媒體報導了香港公務員辦公環境的狹窄,香港公務員工會聯合會總幹事梁籌庭如此介紹:「香港土地寸金寸土,一般公務員辦公面積就是一張桌子,不可能有更多地方。」

根據《香港政府產業管理及有關事務規例》的規定,公務員佔用的辦公室面積標準按職級及實際運作需要而定,首長級由 19 平方公尺至 42 平方公尺不等,其他職級則由 4 .1 平方公尺至 8 .8 平方公尺不等。香港公務員辦公地點的選址,一般在非核心商業的偏僻區域,佈局一般為開放式而無分隔。

報導:香港特首辦公室共容納 101 人 ,辦公面積才 1,580 平方公尺,換言之,人均面積約 15.6 平方公尺(約 4.54 坪)──這和中國公務員的辦公環境相比,確實寒酸了許多。中國雖然也規定了公務員的辦公室面積,但是實際情況一般不會按照規定去執行,尤其中國一些地方的村書記辦公室,可能比香港特首、甚至國家主席習近平本人的辦公室都要富麗堂皇。

香港特首辦公室尚且如此侷促,這照片更讓我聯想到香港人居住環境的極端擁擠:

香港在「東方之珠」、「世界最自由經濟體」的光環背後,向來有著許多難以承受之痛:例如香港一直是全球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之一,也是全球人均住房面積最低的城市之一。

其獨特的「劏房文化」亦由此而來:業主或二房東將一個普通住宅單位分間成不少於兩個較細小的獨立單位,作出售或出租之用 ,我們可以從《一念無名》這樣的香港電影中,一窺香港人擁擠的居住環境。此外還有令人窒息的「籠屋」、「棺材房」,不少獨居的老人甚至只能在不到一坪的空間裡吃喝拉撒睡。

地狹人稠的香港,居住空間非常逼仄。圖/Arnaud Martinez@shutterstock

填海造屋,為何香港人如今不買單?

在這樣艱困的居住環境下,「居者有其屋」一直是不少香港人奮鬥的目標,也是特區政府努力的方向。這次特區政府的施政報告第三部分「房屋及土地供應」,提到了「明日大嶼」計劃但其中「在交椅洲和喜靈洲附近分階段填海,建造合共約 1,700 公頃的多個人工島。」卻引發巨大的爭議:

根據施政報告指出,「明日大嶼」的研究和設計工作將於短期內啟動,爭取首階段的填海工程於 2025 年展開──透過填海所得的土地儲備,可規劃用作興建 26 至 40 萬個住宅單位,供 70 萬至 110 萬人口居住,其中七成為公營房屋。

事實上,香港填海造島並非頭一遭,相關歷史可以追溯到 100 多年前的港英政府,截至 2013 年 3 月,香港從填海工程獲得的土地面積逾 67 平方公里,佔香港土地總面積約 7%,可見其實際效果──然而,為什麼今天特區政府提出一個惠及社會大眾的填海造島計劃,民眾卻不買單呢?

首先,個人認為,特區政府真的要好好反思自己和人民的關係,發生了怎樣的變化:如果一個政府天天喊著「以人為本」,但當遇到「山竹」這樣的特大颱風時,卻逼著大家去上班,人民內心想必很難對政府產生信任。

而這樣的不信任,具體反應在今日香港民眾對「明日大嶼」的輿論之中,主要可歸類為下列三點:第一,該項目投資巨大、工期長,會拖累香港財政。第二,填海會造成生態災難,遺禍子孫。第三,人工島可能成為財團爭奪的肥肉,最後讓財團獲利,不能讓大眾受益。

物理上的距離進了;心理上的距離卻更遠

而香港民眾對「特區政府」的不信任,更與所謂「回歸」(或「主權移交」)後,香港人與北京政府、乃至湧入香港「內地人士」間越演越烈的矛盾,有著不可分割的關係。

如同《換日線》此篇文章所述:「2017 年香港樓價瘋升不止、越趨緊繃的教育制度(見小三 BCA 事件)、進一步受中國大陸政府緊縮的自治權(見「一地兩檢」事件、中聯辦主任聲明要與香港「行埋一齊」),連港人以往最自豪的法治系統──法院,也在全國人大接連的「釋法」下受到染指,出現自我審查的影響(見香港大律師公會對「被 DQ 議員候選人事件」的聲明)......」在許多價值的衝突和對「說好了的自治權」不斷遭到毀棄、限縮之下,正有越來越多的香港民眾,儘管表面上仍服從體制,內心對於政界、企業界菁英,卻早已不再如過去般的「買單」。

如今隨著港珠澳大橋的開通,香港高鐵和內地高鐵相連,特區政府不斷推動香港與「內地」的融合;但香港和「內地」的關係,卻只是持續漸行漸遠,更完全無法按照北京政府的意志,從過去的「前店後廠」變成所謂的「前店後家」。

不得不說,這實在是因為今天香港和「內地」的地理距離雖然變近了;內心的距離卻更疏遠了,雙方關係自然出現問題。

如果特區政府不能解決好自己和香港民眾的關係,以及「香港特區」與「內地」的關係,林鄭女士一人的小確幸,恐怕終究難以服眾,更無法換來香港的「大確幸」。

執行編輯:趙安平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截自 林鄭月娥 Carrie Lam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