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趟因迷惘和焦慮而開始的上海行,看見一群「不甘心、不放棄的人」──那些「年輕有成」學長姐教我的事

一趟因迷惘和焦慮而開始的上海行,看見一群「不甘心、不放棄的人」──那些「年輕有成」學長姐教我的事

圖/Roxy Wang 提供

這是一趟因著迷惘和焦慮而開始的旅程。

距離大學畢業剩下最後一年,隨著脫離「學生保護傘」的時間愈發接近,找到心之所向也愈發急迫。

然而,愈積極接觸不同產業,愈忍不住感到自己是一個「積極但迷惘」的人,時常自問:如果我成功進入夢想中的公司工作,真的會感到快樂嗎?這真的是我要的嗎?

日本人將恆常幸福的人生觀,定義為"Ikigai"(生き甲斐):如果將世界上的職業分成四種性質,那麼分別會是「你享受的事」、「你擅長的事」、「別人會付錢請你做的事」以及「世界需要的事」──而這四者的交集,就是"Ikigai"。

"Ikigai"若以英文來解釋,意思則接近" The Reason for living",它是生存的價值,每天早晨起床的理由。

我的 Ikigai 是什麼呢?當我做什麼事時,眼睛會充滿光彩? 

踏上尋找答案的上海之旅

在偶然的機會下,知道台大學姊 Rosa 的名字。Rosa 學姊年輕有成、經歷豐富,並且和朋友 Louis 創辦了"Oversea Study Trip",旨在縮短台灣青年職涯目標與現況的差距,帶著青年們走往世界、參訪各式產業與公司。透過旅程中密集的學習與談話,作為打開眼界的「奇點」(singularity)。

於是,我報名了參訪系列中的上海行。我想看看這些學長姐們的闖蕩之處,我想知道他們是怎麼做、怎麼想的,他們在追求什麼,又為何追求?

圖/Roxy Wang 提供

這兩天一夜,我們接觸了智慧新創、投資銀行、跨國科技業、顧問業、互聯網創業等不同產業,並聽見了 15 位年輕有成的學長姐,極為真誠的分享。

若要總結我眼中的他們,撇去聰明、認真、擁有強大執行力這些特質不談,我會說他們站在世界的風口浪尖,是一群「內省」、「不甘心」、「願意給予」的人──最重要的是,他們都已經走在自我實現的道路上。

站在風口浪尖,探究自己的人

Mu 是一位在上海創業的台灣人。台大資管畢業,創辦微信智慧旅店,希望提供人們更方便、直接的訂房服務與旅程照顧。

他認為上海將他的視野,從「我要(將商品、服務)賣給台灣人」帶到「我要賣給全世界」。

在今日上海這個產業快速變動的地方,他的工作哲學,是不斷拓展自己的極限:「當你在這個環境中感到舒服,那也是時候將這個做事方法教給下一個人,然後走向讓你覺得不舒服的地方了。」

站在「風口」上,要如何不斷適應新領域?他笑著說:「在一個新領域要問對問題是不可能的,但要時時分析自己為什麼『問錯問題』。你要紀錄,不斷檢視自己,將它內化成習慣。」透過時時的內省,將這些生活上、事業上的錯誤化成不貳過。我認為這件事是很有意義的,一日又一日過去了,有多少時光我們沒有把握住,深入的探究自己為何如此?如何不再如此犯錯?」

本次上海行。Andy 和大家分享在上海的創業歷程。圖/Roxy Wang 提供

大學畢業就來上海闖蕩的連續創業家 Andy ,則提出另一個「探究自己」的方式:他說在工作中,如果每週每個人都給彼此一個回饋(feedback)、而對方也接受,這個組織的動能會有多強?

而要做到這點,在「接受回饋」時,要相信對方擁有好的意圖(Good Intention):「如果你不帶著這樣的信念,職涯中會有很多的掙扎。」

對於追求事業的心態, Mu 説:"You should run business as your life."試著走出去,才能如「以色列模式」般,將創新帶回台灣;而 Andy則笑著說:"You have nothing to lose."給自己一個機會站在風口上,你才能看見一些難以想像的事。

「當我待在家鄉,一眼就看見未來了」

或許如同《後來的我們》所說的:「當我待在家鄉,一眼就看見未來了。」如果今天我在其他地方,會有更好的未來嗎?這裡有著一群「不甘心的人」,不甘心於現在的產業環境,不相信自己只能做到這個地步。

投資銀行家 Samuel 說,當他來到上海,「將自己放在這環境中,會有更多的 exposure(指受環境刺激)。例如這裡人流動速度很快,因此領導(指老闆、主管)只會 check 節點,不做 micro control,所以自己也學得很快。」他認為,若只將眼界和生活經驗限縮在台灣,會是一件很可惜的事,並鼓勵年輕人到這裏(上海),或是到新加坡、馬來西亞看看,將眼界放在華語區。並且要常自問:「我的能力,能不能符合市場所需?」

台大畢業,待過跨國顧問公司、設計顧問公司,現職於科技業的 Louis (編按:即《換日線》作者劉庭安)也說:「上得了船,就讓船推你。你是要在大公司求穩定呢,還是要賭一個完成 A 輪融資的新創,賭他五年翻 100 倍?」

或許就如同他所創立的 Q School 教育組織──他要找的學生,是一群和他一樣「不甘心的人」:「與其坐著抱怨,為什麼不去做點什麼?」

科技趨勢不斷變化,資訊流通的速度前所未見,也因此 Louis 說:「這個時代不缺乏系統性的知識,缺乏開眼界的奇點。」

人應該要追求的標籤,是自己的名字

談到「成功」,這些學長姐都符合世俗的條件設定,年紀介於 25~34 歲,都靠著自己的能力,在世界的風口浪尖站得穩健。不過更值得一提的是,他們不但認真打拼未來,但也保有「自己」:

這其實是一件很有趣的事,身為社會科學院背景,但對於商管世界有興趣的我而言,發現其實很多人答不出自己為何「追求」──是為了社經地位、經濟條件嗎?但是當我們今天剝離這些加諸於身上的文化符號,一個真實的人是什麼樣子?

當我們認真深究他們「為何追求」,連續創業家 Andy 說:「我時常在想,身邊的人、我所接觸的人們,是信任我這個人,還是我所代表的企業品牌?人追求的『標籤』,應該要是自己的名字──到頭來還是你有多少能力、專業,你有多善良,別人才會真的喜歡你、信任你。」

在 Google 工作的 Alvin 認為,人們應該要放下比較,專注在自己的學習歷程,因為「世上有太多強者,你不可能每個都贏的。」他笑著說:「每一個光鮮亮麗的 move 背後,都是努力和痛苦。」能不能有一天,我們都能不依靠名片,以身為「自己」這個人,就擁有價值和故事?

旅程的終點,人生志業的開始

或許也如同科技業的 Louis 所言:「我們通常不會去嫉妒那些遠在天邊的人,卻會嫉妒在我們生活中的人──但最終我們都有自己的功課要做,自己的路要走。」

旅程來到終點,於是回到當初的自我詰問:如果我真的到夢想的公司工作,真的會感到快樂嗎?這真的是我要的嗎?要如何才能夠找到人生中的"Ikigai"?

經過兩天一夜,我想當我們能夠實現自己、追求自己想要的改變、讓自己的名字成為受到信任、並且能夠帶來正面效應的品牌,應該就是所謂的"Ikigai"了。

這已經不是「比較」後的成就,與達成「世俗的成功目標」如此簡單──時時內省自己,更認識、喜歡自己,站在風口浪尖上看看世界的模樣,找到在世界中立足的位置和定位,我想,這就是件值得好好奮鬥的人生志業,這就是我心目中"Ikigai"的模樣。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Roxy Wang 提供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