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莫雷風波的真相與難題:商業籃球要跪著打?

NBA 莫雷風波的真相與難題:商業籃球要跪著打?

我是一名重度 NBA 愛好者,談一下這次 NBA 風波。但在開始之前,我想要談一個真實而嚴重的社會現象。

NBA 的真相

黑天鵝效應一書作者塔雷伯(Nassim Nicholas Taleb)說道:

我們生活在一個「極端世界」。在這個「極端世界」中,競爭非常激烈,結果非常不公平。努力和報酬之間通常非常不對等,少數幾個人就可能瓜分掉了絕大的利潤,而少數的幾件事情,就有可能產生非常大的影響。

NBA 就是一個典型的極端世界,它是少數人的聯盟。

NBA 正式的球員名單大概有 500 名球員,這 500 人,是集結了全世界各路天才好手。因為市場龐大,連帶的效果就是殘酷的競爭,競爭的結果,是讓大球星跟小球員的影響力不成比例。

一個詹姆斯,就能帶隊連續打進總冠軍賽 8 次;幾個大球星轉隊,就可以改變整個聯盟的強弱生態;而真正的 S 級球星,有改變聯盟態勢影響力的個體,不到 10 位。

真實的 NBA,是由寥寥可數的大球星所累積起來的聯盟;薪資水平也是殘酷的,NBA 年薪中位數為 432 萬美元,還不到一個頂薪球員的零頭(頂薪從 2,000 萬到 4,000 萬美元不等,視球員年資及成績)。跟真實的世界一樣,球隊把最多的資源,放在少數最重要的球員身上。

我看 NBA 超過 10 年了,各式分析、預測、花邊、訪談等 NBA 新聞我都常觀看。不過 10 年來,我發覺到一件事:真正對 NBA 球賽重要、對勝負重要、影響到年度總冠軍的消息,其實真的很少。99% 的訊息就算整年都沒看過也無妨,小咖轉隊又如何,只要知道現在真正的大咖在哪,你對該年度的最佳球員以及總冠軍球隊的預測,也不會偏差太遠。

NBA 教會我的是,真正的好手很稀有,而重要的事情,也比想像中少。

多數的資訊終究是垃圾。

我舉個例子,最近一場湖人隊與勇士隊的熱身賽,因為有詹姆斯,還有最強大前鋒 Davis 加盟,熱度炸開,媒體報導也瘋了。我實際去統計數字(只含一家外電翻譯文字報導):

比賽本身內容──8 篇。教練讚美球員──4 篇。詹姆斯評論隊友表現──4 篇。每個隊友比賽完的採訪感受──6 篇。湖人隊未來表現的預測──10 篇。

總結:一場 NBA 季前熱身賽,共報導了 30 篇。

看完這 30 篇,到底哪些是重要的?

答案是,一個都沒有,因為現在只是熱身賽,只要發生任何內/外部因素(球員受傷、轉隊、新隊友化學反應不佳),所有的分析跟預測都將失去意義。

而我們平時,看了多少「熱身賽式」的訊息?

NBA 的難題

讓我把話題帶回火箭隊莫雷總管,他的一則挺香港反送中運動推特,引爆一連串效應。這次 NBA 莫雷風波無疑是重要的,這張貼圖的份量,絕對超越一個 S 級球星轉隊;令我訝異的是,它甚至可能牽動到中美兩國的未來。

引起風暴的一張貼圖。圖/莫雷推特

不只對球迷而言是一記震撼彈,它更掀開了中美貿易戰的深層矛盾。在我看來,這是民間版的中美貿易戰。

自莫雷於 10 月 2 日發文以來,每天有海量的新訊息傳來,簡單回顧一下:

一、封殺──中國網友暴動,中國媒體、籃協封殺火箭隊
二、一連串道歉──火箭官方、火箭隊王牌球員哈登、NBA 聯盟(中文版道歉被視為跪舔中國)
三、NBA 籃網隊新老闆蔡崇信緩頰──最終籃網隊也被中國封殺
四、美國民意代表反擊──譴責中國以商業力量要挾言論自由
五、NBA 聯盟總裁 Sliver 二次聲明──強調聯盟不會要求任何成員因為表達自己價值而道歉,並飛往中國希望跟姚明以及相關單位說明

但我認為,《南方四賤客》帶來的訊息,才是真正的核心。

讓我解釋──首先,近日引起爭議的一集《南方四賤客》嘲諷短片,是在 NBA 風波發生前沒幾天公佈的,大意就是美國人一窩蜂跑到中國淘金,而且在當局嚴厲管控言論自由的狀況下,仍樂此不疲,包括主角們去中國唱歌,還有賣大麻。

這支短片說明了一個現象:美國企業跟部分人士,為了錢,為了市場,必須要在中國跪舔,甚至不惜犧牲言論自由。

麻煩的是,大陸市場對 NBA 來說太大了。

有網友估計,NBA在中國的直接收入大概每年 8 億美元,主要有三大部分:

一、網路轉播權──騰訊剛剛與 NBA 簽下 5 年 15 億的轉播合約,每年就會有 3 億美元純利潤收入了。
二、中國賽票價和周邊商品收入──NBA 的季前中國賽年年有,粗估每年有 2 億美元以上收入。
三、企業贊助──以中國企業財大氣粗的形象,NBA 贊助費不會低。這麽多中國企業,每年加起來不會少於 3 億美元。

NBA 的壓力還不只如此,NBA 本身的贊助商,包括 Nike,其中國區的利潤佔了全球利潤的 35%,也可能因為中國打壓而削減廣告投入。

美國人、中國人的神經反射

所以,在龐大商業利益下,很多美國商人(其實大部分商人都是)就忘記言論自由的價值了,在事情爆發時,先想著的是如何息事寧人。

因此,在這件事情上,美國商人的反射動作是道歉吧,如果道歉就沒事了,錢還能繼續賺,合約還能繼續走。

圖/BBC NEWS

中國人為什麼生氣?其實就是近年中國民族主義昂揚,發起抵制是神經反射的表現。在他們的邏輯裡,香港反送中運動是對國家主權的挑戰,抗議者是暴民、恐怖主義/分離主義份子,因此任何支持香港的人,就是支持中國主權被挑戰,也是恐怖份子,這些人不該有言論自由。

中國人覺得,既然要在這邊賺錢,就該聽我的,包括說出來的話。

圖/籃球筆記

這也是為何,封殺(網民與民間媒體)、道歉、再封殺(央視)在我看來,都如同膝跳反射動作(沒什麼好討論)。神經反射完畢後,大腦才開始接手。

「爭霸」與「賺錢」的差異

中美貿易戰,本質上是一場世界第一爭霸賽,發生的理由是美國對於中國的長期策略已經改變。智慧財產權、匯率操控的指控是表面原因,真正導致貿易戰的,是美中二國價值觀的重大不同所致:

長久以來,美國以為中國在經濟上的開放可以帶來獨裁政治體制的改變。如今,這個幻想已消失,中國的所做所為更已經遠離美國及其盟邦偏好的自由市場資本主義與代議民主的結合。

中國想搶王座,美國想把可能追上來又帶有惡意的傢伙再次打趴。但爭霸是國家、民族主義在玩的百年遊戲,商人可不這麼想,商人只要賺錢就夠了。

賺錢的動機很單純,就是順應著資本主義的規矩。

政治體制不同,對商人來說是商機;不同國家重大不同的價值觀,對商人來說更是商機;因為在資本主義下,哪裡都是成長潛力股,更何況是 13 億人口的中國。智慧財產權、匯率操控或是不公平貿易這些高大上的指控,那是國家的事情,對多數美國商人來說太遙遠;有關中國的言論審查,也是螢幕後、在牆內的事情,美國人欠缺直接感受。

震撼教育

但是這一次不同,這次事件是中國直接對美國人在推特的言論進行審查。在中國周邊的很多人或許早已經習慣,但對於美國人而言,在推特這個美國社群公司(還是中國禁止國民使用的平台),在個人的社群帳號上發表民主自由的言論,居然還要對外道歉,甚至差點丟掉工作,這是美國人難以想像的。

我想這次事件震撼的程度,不亞於台灣人民第一次看到周子瑜,在螢幕上被迫公開道歉。

美國有句評論很傳神:

If the league lets itself be jerked around over one little tweet, what else will it be jerked around over?(如果光是一個小小的推特文就能搞死 NBA,未來還有什麼不能呢?)

經過思考後,才看到賺錢的代價。NBA 主席 Adam Silver 突然想起來,NBA 也是有美國觀眾存在的,因而重申言論自由價值對聯盟的重要性,未來也不會要求任何成員因為表達自己價值而道歉。

美中對抗,因為這次 NBA 風波,進入踩油門階段──它不只是政府機關、大型科技產業企業的問題了,更進到下一個階段,成為生活型態、人民價值選擇的問題。

新一輪的中美貿易磋商,將在這樣的新氛圍下開啟。

執行編輯:邱佑寧
核稿編輯:何承祐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網路共享資源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