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開始,可能是台灣 20 年來最好的時代

現在開始,可能是台灣 20 年來最好的時代

貿易戰火持續延燒,我卻認為,現在正是自「中國崛起」以來,台灣最好時代的開始。

有二個原因:第一、中美貿易戰帶來轉變,當中包括貿易與生產鏈上的轉機;第二、台灣有能力在大國博弈中持續獲益。

當然,我知道標題這句話,必然有很多人不會同意。首先多數股市投資人大概都會反對:因為「投資不怕價格跌,怕的是不確定性。」在中美貿易戰下,光是川普的 Twitter 就已經無法掌握了,遑論預測貿易戰如何發展、何時結束;

檯面上已經「成功很久」的大商人們,應該也不會同意:雙方貿易總額高達 6300 億美元(約新台幣 19 兆)的世界前兩大經濟體間,大量直接或間接的進出口貿易將重新洗牌,對商人來說這種巨變多半不是什麼好事。

舉台商為例:許多製造業台商正在加速「出走中國」潮,並急著尋找世界其他製造基地,以重構生產線。在美國禁止晶片輸入華為子公司海思後,更需要重構全球貿易路線。這對商人們帶來了巨大衝擊 ── 規模越大的企業、衝擊也越大。此外隨不動產市值的大幅波動,過去在中國置產的佈局、廠房的投資等,也可能隨之泡湯。

但為何我還是這麼說?

因為這一切,對於一個「除了熱血與拼勁外,擁有不多」的年輕人來說,代表的意義就完全不同了:

變動,往往帶來財富的重分配,而這次的機會,更不僅是重分配這麼單純。

台灣,有能力在大國博弈中獲利

提出「一萬個小時的努力」的作者葛拉威爾(Malcolm Timothy Gladwell)很強調一個觀點:天賦與努力對於成功來說是重要的,但不能忘掉時勢。

例如披頭四和比爾蓋茲,他們都跟很多專業人士一樣花了至少一萬個小時培養專業,也分別對音樂和電腦工程有天賦。但真正讓他們「創造歷史」的關鍵,是他們都「生逢其時」── 在世界需要他們的時候,站了出來。

努力不懈的英雄,當然可以影響、創造時勢;但多數情況下,好的時勢,更可以造英雄。

而現在,歷史機運已出現,我們正站在關鍵交叉口上,世界某方面來說「遠比過去更需要台灣」。我會說這或許是自中國崛起以來,台灣最好的時代,原因既是「機運」,也是台灣「有能力在這個機運中有所發揮」。

我知道看到這裡,已經對台灣許多面向喪失信心許久的人,心中一定有個很大的疑惑:「台灣,真的行嗎?」

確實,目前中美貿易戰很可能走向「全面開戰」,影響將是全球性的、且難以預期其衝擊,目前不只對美國股市有所影響,中國各種救市措施與中央財務槓桿,也是拼了命地穩住陣腳;至於台灣方面,也面臨短線上的衝擊:

從數據上來看,貿易戰在短線上已經衝擊台灣的出口。今年一至四月台對美出口年增率將近 20%,但台灣整體前四個月的出口卻衰退了 4%。美國規模 2000 億的對中增稅涵蓋了「蘋果供應鏈」產品;對華為的禁令,預計也將對台灣相關產業造成影響。

但從長線來看,一場兩大國的博弈賽局下,台灣在這場卻能佔得有利位置 ── 憑什麼?我以下提出數據資料逐一說明:

1. 曾為「東亞經濟典範」的韌性

圖/果殼先生 提供

自 1970 年起,幾個東亞地區以土地改革、大量出口製造及國家資本主義三大因子驅動,以台灣、日本、韓國為首,完成驚人的經濟成長,人民的購買力計算人均 GDP 直追美國。

能突破「中等收入陷阱」(國民年均所得在 1000 – 12,000 美元之區間)的經濟體並不多,但在這段期間,台灣突破了中等收入陷阱,並成為世界上近 30 年來「唯二」,從「貧窮」走向「富裕」(購買力計算人均 GDP 達美國的50%以上)的典範型經濟體,台灣的出口型經濟發展模式,甚至成為其他新興市場國家模仿的對象。

其實,台灣人在面對變局(台灣「開始」經濟起飛、突破中等收入陷阱時,對外正面臨台美斷交、退出聯合國等諸多變局考驗)時的韌性,是十分強大的。

2. 台商的「真正實力」

中國自台灣的進口規模,近年約為 1776 億美元。但 2018 年,中國對台灣的貿易逆差,卻達到 1290 億美元之譜 ── 也就是說,台灣貨出口到中國大陸的數字,遠遠大於中國貨進來台灣的。

這個數字有多誇張?中國對韓國與對日本的貿易逆差,分別是 958 億美元與335 億美元 ── 也就是說中國對台灣的貿易逆差,幾乎等於韓國加上日本的逆差總額。

什麼?原來對岸中國人一直都在用台灣貨、吃台灣水果(誤)嗎?── 並不是的。其實這高額的貿易逆差背後,多數是來自行之有年的「三方貿易模式」,這個模式連結了台、中、美與全世界。

我們看看中國自台灣進口的前五大商品,即可分曉:機電設備及零件共 1286 億美元,佔比高達 72.4% ;其次為光學及醫療儀器( 151 億美元,佔比 8.5% );精細化工製品( 101 億美元,佔比 5.7% );塑膠製品( 100 億美元,佔比5.7%)及貴金屬製品( 56 億美元 / 佔比 3.2%)。

換言之,中國大陸對台灣的科技產品(半成品與高階零件)有著高度依賴 ── 這些產品都將先裝配到「Made in China」的各國品牌筆記型電腦和智慧型手機上,接著出口到歐美各國。

至於這些「Made in China」的貨品,是由誰來裝配?答案,還是台商。

根據中國海關信息網資料顯示,中國對美出口前幾大企業,幾乎全部是台商:鴻海(鴻富錦)、廣達(達功與達豐)、仁寶及和碩(昌碩與名碩)等台灣四大電子集團,就占據中國對美出口前十大出口企業的八名之多。另外兩名呢?則是美國公司戴爾與偉創力。

 

圖/截自 中時報導

上面這張圖解釋了一件事:大批零件產品從台灣進口到中國,接著並不假他人之手,還是由台商大規模組裝,運到國外。

現在,這些企業必然先面臨一波大衝擊:因為以後以這樣方式間接出口到美國的商品,將面臨遠比過去更高的關稅等成本 ── 但若把眼光放長,有實力在身的台商,換個地方一樣能夠接到訂單。

美國打這場貿易戰,真正不滿的是中國盜取智慧財產權,並且在許多領域限制美國的投資,同時利用國家補貼來進行不公平競爭等等。

但台美之間,並沒有上述的問題:多數台商早已學會在不侵害美方智慧財產權前提下,透過授權、結盟等方式,專注於中高階的電子產品及關鍵零件製造。除了關鍵技術與專利外,台商也有能力囊括科技產品的中高階零件生產,以及中下游裝配的生殺大權。

這,才是台商多年來磨刀霍霍的成果(沒有升級轉型的,大概也都死光了)── 產業升級後,台商在全球高科技產品供應鏈扮演的角色,可說更為吃重。

3. 未來 – Made in Taiwan台灣製造

過去,台商利用了中國便宜的勞工成本、及政府補貼,在中國建立中下游的裝配生產鏈。但如同前述,未來因美國對中國加重課徵關稅,將讓這個做法不再行得通:這些「西進」台商,都可能因此被列為貿易戰中加稅的對象。

這就是台灣的良機了 ── 這話,可不只是我一個人說的。

171 期彭博商業週刊封面。圖/果殼先生 提供

最新一期美國《彭博商業週刊》(Bloomberg Businessweek)中文版封面故事,就聚焦中美進行貿易戰下,部分台商已部署把廠房搬離中國大陸,「班師回台」,將可能再次帶來 “ Made in Taiwan ” 浪潮。

台達電行政總裁鄭平說:「公司計畫未來 5 年雇用台灣 7000 多名工程師,目標是降低公司對中國大陸的倚賴。」

蘋果主要供應商之一廣達電腦也表示:去年底斥資新台幣 42.8 億元購入桃園龜山華亞科技園區土地及近 8900 坪廠房,預計將作為高階產品回台生產的基地。

MIT(Made in Taiwan)的趨勢再起,將成為台灣年輕人的新機會。

目前的貿易戰,對台灣究竟是利是弊?

這問題很難計算,因為看貿易戰的發展脈絡,並不會是短時間的戰役;國際貿易如今盤根錯節,一環扣著一環,例如美國禁止供貨華為晶片的禁令,也連帶讓台灣封測廠也吃鱉。

不過另一方面,川普曾說:「每年,中國從美國『偷走了』 5000 億美元的好處。」

美國總統川普。圖/果殼先生 提供

先不論這 5000 億美金是怎麼算出來的。顯然美國當前的政策,是讓未來中國沒辦法「偷走」這些好處,那麼,台灣可能從中「分到多少」?

從最現實短淺的角度來看,台灣已經從貿易戰中獲得部分直接的好處了:

首先,是來自美國的轉單, 2019 年第一季的轉單效應已經顯現。

圖/果殼先生 提供

另外,台灣經濟研究院景氣預測中心副主任邱達生分析認為,「中美貿易戰產生的影響,是跨國供應鏈重組。」

這個「供應鏈重組」的結果之一,是西進台商回流——光是今年截至五月為止,申請從境外回台設廠的投資金額,就高達 2700 億元。

圖/果殼先生 提供

而經濟部更預估,今年台灣的海外直接投資額度(FDI)可望高達 5000 億元,未來將更多。5000 億,很巧合地跟川普說的一樣 ── 只是美金換成台幣(30分之一)。

「貿易戰」,只是美中短期較勁嗎?

最後,很多人擔心,如今台灣成為兩大國博弈的棋子,現在看似有所謂「台美同盟」,但會不會沒多久美國又以此為籌碼「把台灣給賣了」,讓台美同盟曇花一現?

我會說,貿易戰當然不會是永久的,但重點在於美國對中國的整體長期政策、戰略,已經發生質變:

智慧財產權、匯率操控、不公平貿易等種種指控只是「表面」,真正導致貿易戰的,是美中兩國自本世紀以來長期的權力競合,與彼此在價值觀上的歧異日趨重大所致。

過去,美方「以為」中國在經濟上的開放,必將帶來獨裁政治體制的改變。但如今隨著北京政府在種種管制上的日趨強硬,這個幻想已經消失 ── 北京政府近年的所作所為,均更加遠離美國偏好的「自由市場資本主義與代議民主的結合」。且這樣的價值落差,不會是短短幾次談判會議、或表面上的修法議約,就能夠改變的。

台灣在這個脈絡下,自然繼美蘇冷戰時期,美國「太平洋島鍊」陣營的一員之後,再次受到美國政府的高度重視。加上地理位置與歷史因緣,台灣地位在如今美國「圍堵中國」的策略中,自是較美蘇冷戰時期更顯重要。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因此如果沒有重大意外,「台美同盟」應不會是短期現象、也不會是川普總統一個人的決策,而會是美國國會中主要兩黨,少數有共識的亞太政策之一。

看似最壞的時刻,也可能是最好時代的序曲 ── 對台灣的青年人才來說,有中美貿易戰,帶來台灣企業(被迫)在全球貿易體系中尋找新定位;又有「台美同盟」這個新的機遇,可說是多年來難逢的機會。

接下來,就看我們怎麼選擇、怎麼把握,不讓這個難逢機遇流逝了。

執行編輯:陳慈晏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截自 中時報導、果殼先生 提供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