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創業失敗的故事:對於青年創業的各種陷阱提醒,與我從中學到的四個教訓

這是一個創業失敗的故事:對於青年創業的各種陷阱提醒,與我從中學到的四個教訓

作者前言:寫作這篇文章的目標有兩個:一是對過去夥伴致意;二是透過「家醜外揚」,如果能夠讓我的這次失敗經驗「反向激勵」讀者你,我會覺得很有意義。

如果你是一位想創業不知從何開始的創業新兵,這是個反面教材,請避開以下的坑洞,提高你的成功機率。

我是 Donchi 的創辦人,我和夥伴們成立的這家公司,在 2014 年秋季開始發想,中間歷經起落、轉型,最後在 2016 年春天劃下休止符。

這場創業的故事是怎麼開始的?回憶起來當時的背景是這樣:

2014 年,我是一個熱血的大學生,這時間點也是一個路跑開始風行、全民運動潮流風起雲湧的初端──當時「森林跑站」還沒開始,Nike + 在台灣上市沒多久,「一休」也只是個剛起步的部落客。

Why & How to start ?

那時有兩個原因,讓我下定決心,投入結合「運動健身相關產業」與「網路服務」的創業:

1. 當時健身的資訊其實不比現在:網路資訊混亂、提供健身或營養服務的水準良莠不齊。台灣也沒有專業的人願意分享影片,「館長」、「兆佑」、「kosmofit」、「Tao」等 youtuber ,都是到後來才比較頻繁發片的。
2. 嗅到全民運動、全民慢跑熱潮,接著會延燒到健身產業上。

在這樣的背景下,我開始思考在健身產業,有沒有可以切入的創業方向:我記得一開始找幾位有興趣的朋友聊天,想說或許可以做健康或健身外膳便當(類似於今日的「肌肉海灘」),但想到我們要弄一個中央廚房來,覺得超級困難,經費上、執行上的門檻太高就打槍了──在此時,也真正意識到如果要「創業」,怎麼開始、錢從哪來?

後來看了很多國外美國澳洲的健身、健美教練,早已開始做那種線上教練,在台灣一方面線上教練不發達,從事的型態有比較傳統、不科學,便從這個方向思考創業方向。

當時目標客群(TA)的設定,很簡單地從自身出發:自己是學生沒啥錢,因此希望以沒有太多閒錢、請不起一對一教練的對象為 TA 來想像──同時我自己減肥多次,深受亂節食所苦,私心地想找個營養師,因此「健身教練、營養師的組合」,成為 Donchi 創業的主角,並希望透過線上服務的方式,來進行這件事。

「透過創業競賽檢視商模、募集資金」,然後呢?

Donchi 參展攤位。圖/果殼先生 提供

「創業競賽」,是我選擇的方式。兩岸的比賽,不論學生型的、商用型的都去,拼了命去準備 pitch 、準備好的故事、準備好的體態⋯⋯。

我上台的起手故事,是拿我自身減重、重量訓練的例子,從一開始減肥失敗,到經過專業人員協助後,體態改變了,體脂率從21%到11%,並附上一張高度對比的照片。

一個切身的故事、一個有衝擊力的對比,或許是創業競賽評審樂意看到的,每次照片一亮出來,會聽到一點點的驚呼聲,我猜想這一招的確對於我們獲獎有幫助,包括在廈門、三星、還有其他創業競賽上。

廈門創業競賽。圖/果殼先生 提供

當初是想,藉著這樣的比賽,去檢驗自己項目的可能性,同時也能獲得知名度和實際的獎金──但我現在回頭想,這些競賽後來真的讓我們拿到獎、得到媒體採訪,也賺到不少獎金,但然後呢?

競賽ppt。圖/果殼先生 提供

2015 年上半年,我抱持著這個疑問,卻也不打算處理它,就是不斷地比賽⋯⋯,在一次次的準備、參賽過程中,耗費了許多精神與時間。

創業就是「面對現實」

時間快轉到下半年。

2015 年下旬,重要夥伴 S 離開我們,去做法國高端女用商品代購。心裡很不捨,但也沒有立場阻止。而 S 的離開,也逼迫我去面對我們當時的團隊方針:「參加比賽」之目的與意義為何?

這才發現到,目前做的事──「未經真實市場檢驗、只是紙上談兵」,對我們的創業項目來說,絕非最重要的。經過夥伴討論,我們總算開始嘗試要將項目真正實踐出來,也正式開始面對「現實」。

美麗的名片(遺憾如今已不再使用)。圖/果殼先生 提供

於是接下來,我面對到的是「外在環境的變化」、「執行面的困難」、還有自己的決策錯誤與「心障」:

1. 內在先天不足

分享經濟是我們的創業題材之一,也是個難以挽救的商業模式,仔細研究後發現,用分享經濟來切入健身營養項目,需要解決的問題太多,解決了也不一定滿足市場。

舉例來說,一般健身教練與健身俱樂部會綁約,契約內容會要求健身教練不得在其他場所兼職、同時也會禁止私下拉課,讓我們能夠選擇的教練大幅限縮。

2.外在環境的變化:

當我們正式開始執行創業計畫時,台灣健身產業開始發生劇烈變化,讓我們自我懷疑,市場是否還需要我們?

從大陸及美國風行的「吃到飽俱樂部」( Class Pass )模式開始引入台灣(繳交月費後,可以去任何簽約的地點健身、跑步、上課、找教練)。來自馬來西亞的 KFit  於 2015 年 7 月獲得紅衫資本領投的 325 萬美元融資後進軍台灣( 2017 年結束台灣地區營業);本土廠商 17Fit 也在同年度加入戰場。

頓時,許多俱樂部或健身房的駐點教練,同時可以在線下接觸到更多外界客戶,教練是否還有需求加入一個線上模式?

3. 執行面的困難:

團隊成員難尋,尤其是我們需要開發 app 的工程師,除了給足夠的報酬外,能不能讓工程師信任你、讓他認同這個夢,是最困難的。

雖然我們後來找到兩位優秀的團隊工程師,也開發了部分 demo 功能卻難以全面投入市場,我內心所想的計畫與藍圖與工程師從工程語言呈現的部分往往有很大的落差,這可能是因為彼此背景、使用語言與學經歷有很大的不同所致,也拖慢了開發行程。而開發成本也壓得我們喘不過氣。

4. 決策錯誤與心障:

「將帥無能累死三軍」,我就是那個累死工程師、無法善用資源的人。總歸我的決策錯誤為一句話,就是:把心力投注在對我們並不那麼重要的事情上。

我最大的心理障礙是,身為一個法律背景,有律師執照的人,常自問是否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在健身營養或是法律這兩條路上,我不敢下賭注二選一,結果是兩頭燒。現在回頭看,我的敗筆在於,並沒有善用自己的優勢背景,我的背景沒有為創業項目加分。

在 2015 年夏天,我們於是決定暫停原本項目的開發。

陸續嘗試兩次轉型

為了讓 Donchi 繼續走下去,我們嘗試了兩次的「轉型」,嘗試走線下活動為主的商業模式:「戶外溯溪」與「 TRX 課程」。

開線下活動的開心與酸苦冷暖自知,也碰到很多困難,中間還曾經發生在溯溪的隔一天,發生颱風海上警報襲擊的事件;台灣業界更曾發生過溯溪學員死亡的憾事──雖然不是我們團出事,但也深刻感受到創業中無法測量的外在風險。

半屏溪溯溪的線下活動。圖/果殼先生 提供

這邊故事太多了,其實以實際營收來看,也勉強能夠維持公司的繼續營運──但老實說此時的「轉型」,已經與原先創業的設想有段距離,反而是以「為了活下去」的成分居多,我因此始終無法對此產生拼勁與熱情。

當你發現,這非你所想,事情非你所愛,每天考慮的是如何活下去,而不再是夢想時,就知道該離開了。

此為招生照片:線下朔溪、TRX課程。圖/果殼先生 提供

在 2016 年春天,我決定讓 Donchi 正式落幕,也為我這趟創業旅程,正式劃下句點。

從創業失敗中,深刻學到的四個教訓

這趟過程中,如果問我學到什麼,我可以簡單歸納成幾個叮嚀:

1. 創業競賽適可而止
——創業競賽無法讓你步入成功路途,最多只是延緩失敗。
2. 你是想創業,還是想賺獎金、拿補助?
——我們曾經做了半年的「獎金獵人」,除了「錢」,對項目幫助根本不大。
3. 資源請投注在最重要的「一件事情」
——花大量心力、資源經營粉絲團拼按讚數?省省吧,除非你沒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4. 慎拉朋友、慎交朋友
——朋友不一定是適合的創業夥伴,創業過程的爭執可能會毀了你們原本的友誼。此外,創業相關場域總有各種「江湖人士」。但在江湖上跑跳的,有真本領的少、多的是膨風者與江湖術士。

如今沈澱了許久,已經要踏上新的旅程——如果你問我後不後悔,我絕對說一點也不。

因為這個選擇,雖然以結果來論是「失敗」的,它卻讓我的眼界因此開啟:原來法律以外的世界,是如此寬廣。

我唯一遺憾的事,是無法讓 Donchi 變成我們創業夥伴們原本心目中的樣子。

最後,一路走來的那八位夥伴,衷心地謝謝你們。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果殼先生 提供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