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禁性?摩人另有對策!──大談摩洛哥的性、愛與婚姻

婚前禁性?摩人另有對策!──大談摩洛哥的性、愛與婚姻

大家對老掉牙的「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窘境應該不陌生,猜想兩人來電,但又沒人敢開口。這時出動的關鍵對話,在近幾年被稱為 DTR(Define the Relationship,定義兩人間的關係),但只要是有談過「跨文化感情」的人就知道,不同的文化背景,時常讓這本就艱難的任務更難以處理了。

異文化戀情,愛情觀大不同

「我的前男/女友結婚了」是我在摩洛哥最常聽到的分手原因。聽聞此訊的埃及朋友也只是看著我張大的嘴,聳聳肩,告訴我她對這種事早就習以為常。

老公、老婆、男女朋友、好朋友、砲友、一夜情等等,都是台灣社會中,常被用來定義關係的詞語。多數人對「男女朋友」的定義,包含「你是我唯一的情人」。

然而,在摩洛哥等北非阿拉伯國家卻不然。和多位當地朋友討論過後,我發現在好一部分人的認知中,「未婚夫妻」才含有「不可以劈腿」的道德規範。這不是因爲摩洛哥渣男滿天飛,而是因為當地許多長輩並沒有「男女朋友」的觀念。和台灣家長一樣,年輕人每逢年過節被長輩關心,但被問的絕不是「什麼時候交男朋友?」,而是「什麼時候才要找個丈夫嫁了?」

此外,不同於台灣多數的新人訂婚之後便開始策劃婚禮,若一對摩洛哥情侶訂婚了 3 年都沒有結婚可是件非常正常的事。當然,對他們來說,訂婚後也有結婚的規劃,但那是長遠的。目前訂婚最主要的意義就是「我確定你是我想要共度餘生的人了」,這樣簡單一點不也挺甜蜜的嗎?

說到這,你腦中是不是浮現出頗具特色的「一夫四妻制」呢?其實在這裡,幾乎沒什麼人實行。即便合法,卻頗具難度。丈夫除了要家財萬貫,還要取得第一位妻子的同意,更要公平對待每一位妻子。

圖/flickr@Anwar Shaikh CC by 2.0

「婚前禁性」與處女情結

具摩洛哥特色的愛情文化不僅限於此,在多數穆斯林眼中,婚前性行為是禁忌,也違反國法。即便是大城市的年輕人,也只有思想較開明的那群對此較不忌諱。國有國法,家有家規,然而,慾望與好奇心仍為這個社會塑造出了幾種不同的管道。

傳統的「落紅」依然被視為處女的象徵,就算在全國第一大城卡薩布蘭卡,也可以見到婚禮上人們高舉著被新娘染紅的床單歡呼慶祝。然而,荒謬的是,原本為遵守伊斯蘭教義而定的禁忌,卻讓世人駛出了更得罪教義的道路。

不少發生婚前性行為的摩洛哥人選擇肛交或口交來代替,他們認為自己還保留著貞操,也認為自己盡力將錯誤降到最小。不過,陰道性行為的目的是繁衍後代,而前兩者卻是純粹為了達到愉悅感,反而更違反教義。

宗教本是自我與神之間的事。一路上我遇到了近百位穆斯林,他們面對著同種宗教卻保有不同的態度,有人認為與異教徒交往是件可恥的事,也有人決然相反。或許這不該被拿出來公審,但當我接觸了越來越多種聲音,我的心態從完全聆聽和尊重,漸漸變成困惑和不知所措;或許我完全沒有立場理論,但不得不承認,對於貞操的約束造成了不少悲劇:

照理而言,這約束不限於女性,但通常被檢驗的卻只有女性,這輕則延伸出處女情結,有些男人婚前拒絕和未婚妻發生性行為,卻在外和多位娼妓歡愉;重則導致 200 多位阿富汗女孩單純因為在貞操檢驗上失敗了,而被囚禁在監獄中。當事態危及性命和人生自由時,國際人權組織是該站出來施壓,好比本月阿富汗政府已禁止公共醫療單位執行貞操檢驗。

一位穆斯林面對性的心態,在無神論者面前可能既複雜又多餘,甚至在另一位穆斯林眼中可能極其糟糕,但這並不代表我們必得改變他們的想法。我們不應該讓文化帝國主義併吞不同社會的特色。在五顏六色的文化背景中,除了那些已被大做文章的傳統,我們也在傳統中找到摩登社會裡難見的真誠。

觀念看似保守,卻保留了最原始的愛

這讓我想起了去年的一部電影《以你的名字呼喚我》,為什麼原著作家安德列·艾席蒙會將主角設定為一對同性戀情人呢?在這段訪問中,安德列承認起初這對戀人設定為異性戀者,但是當代的異性戀戀人在「勾搭文化」(Hookup Culture)的影響下,總是讓一切發生得太快,甚至對他而言,「要他們不馬上做愛貌似是件極其不自然的事」。

交往過程中失去了曖昧和剛開始的不知所措,失去了那種「雙方都想親吻對方,卻強忍著」的溫度,更失去了最後兩人終於表露情感、坦誠相見的感激與舒放,「那才是人與人之間最原始、最自然的愛。」

而在國情特殊的摩洛哥,那些談慣「速食愛情」的異性戀者似乎在這裡得到了全新感受愛情的方式:街道上雖有隨時準備剷除恐怖份子的武裝軍,但被粉紅泡泡沖昏頭的人更要注意的可是一般著藍制服的波麗士大人。男女不能在公共場合接吻,太親密的舉動也時不時會驚動警察。

或許兩人在海裡玩累了,沒把泳衣換下,一人坐在沙灘上,另一人躺在對方的大腿上做日光浴。如果正巧碰上警察想找麻煩,他倆就會騎著棕馬來警告你,「這裡是私人海灘嗎?」,並要求你們分開。所以摩洛哥人約會時,也頂多牽牽小手,絕對不會像台北捷運上一樣,看到情侶抱來抱去。

這個外界規範對於許多慣於「速食關係」的人而言,無疑多了一層拘束,宛如《以你的名字呼喚我》的艾里奧和奧利佛。你開始不那麼在意肢體的歡愉,更在乎當下與對方在撒哈拉沙漠談星,在大街上共舞歡笑的快樂。這份好感不是自私的,而是純粹又真誠的喜歡。

《Call me by your name》電影海報劇照。圖/IMDB

我慶幸深入美國高校的「勾搭文化」尚未吞噬摩洛哥。當男孩被灌輸征服越多女人越有尊嚴,而女孩被洗腦認為要裸露性感才具魅力時,生活在「勾搭文化」下的人們以毫無意義的性填滿心中的孤寂,但這其中除了性,哪來的愛?

台灣的大城市也在「勾搭文化」的影響下,有些大學附近聲色場所興盛,更招攬學生為錢入行。男人用女性堆積出的尊嚴,也反映在近期數件因分手或單戀被拒而殺害對方的案件上。

此外,夜店外常見的「撿屍文化」也令人髮指,去年夏天首訪台北的菲律賓朋友就被深夜的信義區嚇傻了,「我都不知道台灣人竟能如此具侵略性!」那不僅剩下赤裸裸的性,更剝除了身為人的自尊。回頭看看傳統的愛與摩登的性,你身邊又瀰漫著何種氛圍呢?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Jacob Lund@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