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有 99% 的摩洛哥人信仰伊斯蘭,也不代表他們思想封閉──關於台灣人的「阿拉伯恐慌症」

即使有 99% 的摩洛哥人信仰伊斯蘭,也不代表他們思想封閉──關於台灣人的「阿拉伯恐慌症」

前往摩洛哥前,家人不免擔心一個女孩子去到伊斯蘭國家,衣著是否要受到約束、走在路上安不安全等等。摩洛哥是一個深受法國和西班牙殖民影響的國家,其文化十分多元。一個伊斯蘭與法國文化融合之地,令我難以想像,也因此決定一探究竟。

「阿拉伯社會既封閉,又歧視女性」,真的嗎?

摩洛哥和東亞社會的一大差異在於人種。我慣於生活在單一種族社會,對摩洛哥人能有著不同膚色、不同打扮風格而感到稀奇。不論你有深色、咖啡色或是較淺的膚色,你都是摩洛哥人。

圖/shutterstock

以婦女的面紗而言,我待在摩洛哥的六週裡,所見到只露出雙眼的婦女,少到用手指數得出來。大多年輕一代的女孩,都不戴頭巾,更不戴面紗。這是她們可以自由選擇的。通常只有較年長的婦女,才戴著頭巾、穿著傳統服飾。

這種群體融合的概念是台灣社會缺少的。單一種族社會侷限了我們的審美觀,也加深了我們對「他者」的定義。

在摩洛哥的第一週,我常想,多數台人認為阿拉伯社會封閉,但真正封閉是我們的想法。在台灣,是我們以膚色評斷一個人的階級,甚至當作笑話給別人取綽號;是我們在未真正瞭解他人文化之前,就以異樣的眼神看待、嘲弄。

即便如此,台人對於阿拉伯國家的刻板印象也不是全然錯誤。不得不承認的是在沒有男孩子的陪同下,女生走在街上常會被搭訕(Catcalling)。這不只是美國社會的特色,在阿拉伯國家也很普遍。

「早安!我的天啊,你真美!」、「我用 5 頭駱駝來娶你,怎麼樣?」、或是取出口中的香菸,送你幾個飛吻。這看似讚美,但都是非常不尊重人的行為。

我遇過最糟糕的狀況是一群陌生男子靠近,其中一位直接抓住突尼西亞室友的手腕。在她拽開之後,那男子還對她說:「因為我喜歡你的屁股,你應該和我說說話。」不過,這只是一部份沒有教養的人罷了,不能因此而以偏蓋全。

圖/shutterstock

友善的摩洛哥人:稱職的教徒、開明的人

我在摩洛哥,除了在當地 AIESEC 組織內遇到很多懂尊重又友善的人之外,也遇到許多熱情可愛的路人。初到摩洛哥時,我興奮地在寫有阿拉伯文的牆前拍照,一旁坐在椅子上乘涼的阿伯,便主動把他的椅子借給我當道具。還有,不論在市場裡或是輕軌上,都時常有路上提醒我把手機收好。

人們口中對阿拉伯社會的偏見,說穿了,不就是萌芽於畏懼和陌生嗎?即便 99% 的人都信仰伊斯蘭教,也不代表摩洛哥是個思想封閉的國家。

的確,大多數的情況中,一個人要不是虔誠又傳統,就是個思想開明的無神論者。這兩者沒有單一的定義,它們好比光譜,沒有絕對的虔誠,也沒有所謂的絕對開放,每個人都呈現著兩種能量,強弱不一。

只是摩洛哥人往往努力讓自己既做一個稱職的伊斯蘭教徒,又做一位開明之人。這點是我在摩洛哥一個半月的交換中最尊敬的,而這也種下了我與摩洛哥男孩的愛情種子。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黃煜家 提供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