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考試文化下的「速食學習」、理論得分,培養「終生學習」力──我如何克服「好學生症候群」(上)

打破考試文化下的「速食學習」、理論得分,培養「終生學習」力──我如何克服「好學生症候群」(上)

寫完「好學生症候群」系列文章(請見上篇〈輕微患者「急功好利」,在乎「動腦」勝於「動手」〉和下篇〈習慣了(狹義的)成功,便不知如何失敗;最嚴重的是「自我價值」失調〉)後,覺得只是深入分析問題,卻沒有提供解決辦法的話,實在不負責任。

攻讀博士班的過程中,我很努力地在克服自己的「好學生症候群」,雖然並不是次次都見效,但確實減輕了部分症狀。因此在接下來新系列的文章中,想繼續跟讀者們分享我嘗試過的解決方法。以下,為了刷新讀者們的記憶,就先大綱式地回顧一下所謂「好學生症候群」的 5 個症狀:

輕微症狀:行為與思考習慣造成的束縛 
症狀一:動腦勝於動手。
症狀二:急功好利的讀書。

嚴重症狀:價值觀導致的心理困境
症狀三:靠成績定義自己的價值。
症狀四:害怕失敗的固定型思維(fixed mindset)
症狀五:追求他人定義的成功,缺乏自我探索。

看下去之前,不妨先自我檢測一下,你曾碰過什麼症狀?又是如何克服呢?

症狀一:動腦勝於動手,重理論勝於實務

邏輯上的理解能力和實作的技能,幾乎是兩碼子事。考試文化極度重視前者,畢竟改考卷比評學生作品來得簡單快速,如此訓練出來的人,缺乏動手習慣與實作經驗。說來慚愧,我求學階段一直有「理論優於實作」的偏見,認為讀懂了理論,考試表現好就足夠了。

等進入研究所開始做研究時(或是進入職場開始工作)之後,我才意識到「東西做得出來」或許是更重要的實力,也是職場上衡量一個人價值與薪資報酬的方式。發現自己此方面實力的缺乏,使我不得不在讀博過程中訓練自己「動手」的習慣。

我認為「動手的技能」根據其功效與目的可分為兩個層次:第一個層次的「動手」,目的在增進學習與理解,具體的做法主動式學習與自我檢驗。從小到大,「課堂聆聽式」的學習模式,使我養成被動接受知識的習慣,有聽有懂便滿足。為考試練習做題其實就是動手的過程,補強並測試自己的理解。但脫離考試進入研究或職場後,面對沒有教科書的知識疆域、沒有習題與解答的輔助測試,傳統的被動學習方法不再管用。

解方一:視覺化資訊、寫下評論、自己出題

因此,第一層次的動手,就是主動式的學習,簡單的說就是自己編寫教科書和出練習題。我的具體作法如下:第一步是建構自己的知識地圖,在白紙上用自己的話摘要所讀的資訊,並將其連結到以前學過的觀念,最後畫出網狀的「心智圖」,甚至附上自己的註解與評論。視覺化資訊與寫下評論有助於我內化成知識並記憶。

第二步是透過實作來測試理解。出題考自己比單做練習題更難,但絕對是終身受用的習慣。測試可以是自己推導公式、重寫一遍算法、嘗試教會別人觀念。從過程中得到的反饋會更真實地反應理解的缺陷。當然,更好的測試,是解決實際的問題,也就是動手的第二個層次。

解方二:學以致用,反覆練習

第二個層次的「動手」,目的在掌握實作的技能,具體做法是透過不斷地解決實際的問題來學習。這點我來美國之後深受啟發──可能是美國相對地廣人稀與勞工昂貴,多數美國人必須自己動手解決生活大小事,例如自己修車、修房子、修整庭院,所以我的美國朋友們從小就擅長實作,工作學習之餘喜愛做各種小計畫(side project);像是在自家切木板組家具、幫車子裝重低音音響、或是在後院蓋狗屋或樹屋等。這些實作習慣也反映在學習與研究上,雖然他們考試題不見得做得出來,但能夠把他們會的知識學以致用,因此期末計畫(final project)表現不錯。

美國大學以「計畫」為主(project-based)的教學與評量模式,或許反映其對「學以致用」的重視。再舉個例子,我的實驗室有個日本研究員,哲學與心理學訓練出身的他,熱愛鑽研與組裝音響。為理解音響的運作原理,還自學訊號處理、電路學、焊接等;這些知識與技能,令他也成為非常優秀的工程師,在研究領域運用工程思維。

小結:看清學習的一體兩面,相輔相成

為何動手很重要?在《如何學習》(How We Learn)一書中,作者 Benedict Carey 提出動腦與動手相輔相成的底層邏輯:從神經科學角度來看,學習就是塑造大腦中的神經網路(存儲資訊),使其在需要使用時能快速反應(提取資訊)。因此學習包含了存儲與提取兩個元素。聽課或閱讀等動腦吸收知識,是在存儲資訊;做習題、畫心智圖、解決實際問題等動手學以致用,則是在提取資訊。兩者相輔相成,共同強化記憶與學習成效。

因此欲破除症狀一,或許得先明白動腦與動手、吸收與運用、存儲與提取,是學習的一體兩面。再藉由動手第一層次的主動式學習(畫知識地圖、出題自我測試),到第二層次的學以致用、解決實際問題,逐漸養成動手習慣並累積實作技能;這能力一定會終身受用。

症狀二:急功好利的讀書

此症狀導致讀書重效率而非思考,核心知識與關鍵技能無法扎根累積,以及截長補短失去自己的優勢。

事實上,讀書急功好利本身不是問題,但前提是必須清楚自己「讀書的目的」,並盡量避免因求功利地讀書而養成的「速食學習方法」。好學生症候群症狀二的癥結點在於我們從小的教育對於「為什麼要讀書」、「學了有什麼用」這類問題,並沒有深入探討並鼓勵學生反思。而從這問題出發或許就是此症狀的解法。

無奈的是,學生時代讀書的目的,常僅止於拿到好成績與升學,而忽略了讀書真正帶給我們的長遠好處,也潛移默化養成速食學習的習慣,無法深入思考及建構完整的知識體系。現下的環境,作為一個學生,可能無法改變為成績和升學讀書的事實;但重要的是理解考試成績是學習結果的評測標準之一,並非學習的目的。

圖/Mikael Kristenson on Unsplash

解方一:事「中」反饋,克服「速食學習」

在《深度工作》(Deep Work) 一書中提到,以事後結果作為衡量標準(lagging measure),會難以制定相關的行為準則提升該指標。舉例來說,若以「數學要考一百分」為學習目標,學生其實會無所適從,因為不知如何考到一百、為何考不到一百。

作者認為應該以事中反饋作為衡量標準(leading measure),才能提供學生具體可實踐的努力目標:例如,本單元數學需要搞懂哪些重要概念,學生該如何評測自己真正掌握這些概念、如果無法掌握該如何加強。事中反饋的衡量標準較即時,學生能夠趕緊調整努力方向,等到考試結果出來為時已晚。

另一方面,事「中」反饋才真正體現讀書的目的,與其將注意力放在成績與升學等事後結果徒增壓力,應該轉移注意力到學習具體的點線面上:訓練自己辨明一個個學習小觀念點,嘗試將觀念點連結起來組成學習軸線,最後思考這些學習軸線如何構成一個知識網絡。

如同解決症狀一提到的動手畫心智圖,學習目標放在中間,連結出去的學習軸線分別指向幾個最重要的小單元,而每個小單元又由諸多小觀念點組成。目標、軸線小單元、觀念點就像太陽系、行星、衛星之間的關聯。如此一來,學習變成太空探險,目的在開拓知識地圖。而考試只是在測試你能否航行往返這些行星與衛星,成績只是反映你疏漏一些星球,或對於他們之間的航線不熟。因此學習的重點應該放在建立完整的太空地圖,而非死記硬背航線。

擺脫成績與升學的功利目標,專注在學習具體的可執行指標,掌握建構知識地圖的能力,「學習如何學習」,我覺得才是我們十幾年受教育生涯,帶得出學校且具備高價值的東西。

解方二:擺脫升學壓力後,仍懂得「終身學習」

談完了如何克服速食學習法,我想探討急功好利讀書的隱性但影響更大的問題,那就是「沒有功利可求就不讀書」的可怕邏輯。快速變化的社會,我們學的具體的知識與技能很可能畢業後就無用。如何在脫離成績與升學階梯之後,持之以恆,終身學習,才能發揮讀書長遠深刻的好處。

這裡我想分享讀書對我來說的 3 種不同的目的,鼓勵和我之前一樣有症狀二的讀者,以不同視角看待讀書這件事:

第一,  建構一個領域的知識體系,培養思維模式。以吸收知識為目的的讀書我們並不陌生,但若想在出社會後成為知識工作者或是某領域成為頂尖人才,則需要對專研的領域有甚深的掌握,並能以內化的模型與知識網路,架構出這些知識與理論,最後甚至養成專家的直覺。

第二,  解決一個實際的問題。例如排除客戶抱怨的產品問題,推導研究計畫的數學公式,或自己設計室內裝潢、種植後院花草等。碰到真實的問題需要從書籍或網路中快速尋找答案。此種讀書就是以效率為目的,從海量資訊中篩選少部分重要訊息,並必須能立即應用實踐。這種主題式、計畫式、應用式學習,是帶著問題找答案。

第三,  純粹喜歡學習,對事物充滿好奇,甚或是怡情,沉浸於書中的情節,與古人思想交流。看武俠小說癡迷、閱詩詞沉醉、讀經典震撼──帶著好奇心或對美的渴求而閱讀,使讀書成為生活樂趣並修身養性。

長智、實用、怡情,這三種讀書的目的,對應到不同的讀書策略。為長智,需思考;為實用,需效率;為怡情,需熱忱。要培養對一個領域的思維模式,就不能要求效率;要解決真實的問題,不見得會有熱忱;要熱衷學習,必須瞭解自己的興趣。急功好利的讀書,表面上是在長智,但本質上是追求實用,可惜此實用僅限於成績。以追求效率的方式長智,便是速食學習,欲速則不達。

克服症狀二,需導正讀書的方法與目的。欲以長智為目的,需要的方法是思考而非效率,學習如何構建知識地圖,靜下心來玩味觀念的點線面,這或許才是教育長遠深刻的意義:培養思維能力、學習如何學習。

另一方面,若因現實所迫,以成績或升學為讀書的目的,則需謹記自己讀書與學習的侷限性,並嘗試探索與體會讀書「長智、實用、怡情」的三種目的,才能在脫離成績與升學之後繼續獲得讀書帶來的滿足、用處、享受。

繼續讀下篇:我如何克服「好學生症候群」(下)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Isabell Winter on Unsplash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