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百年來的劍橋晚宴、何嘗不是跨界激盪的「下午茶精神」?──全球頂尖實驗室「下午茶傳統」的尋根之旅(下)

數百年來的劍橋晚宴、何嘗不是跨界激盪的「下午茶精神」?──全球頂尖實驗室「下午茶傳統」的尋根之旅(下)

前文請見:《達爾文「什麼都沒做」的劍橋三年──全球頂尖實驗室「下午茶傳統」的尋根之旅(中)》

劍橋晚宴

從 TU Berlin, SCCN, Salk CNL, Francis Crick,沿著下午茶傳統一路「追本溯源」到劍橋。不知劍橋是否仍像陳之藩所述,保有「三頓飯、兩頓茶」的傳統。

參訪劍橋時正逢暑假且是假日,沒機會親眼目睹學生和教授的日常。不過聽說這樣古老的 10am 上午茶、3pm 下午茶傳統,隨著國際學者比例增加而逐漸沒落。現在只有某些實驗室或傳統的英國人還有上午 / 下午茶的習慣──此外,喝茶的人也少了,現在學生大多喝咖啡,或是 4 、 5 點下班下課後,到學生酒吧點杯啤酒。

雖然沒有目睹下午茶,但劍橋仍保留「Formal Dinner」(正式晚宴)的傳統:各學院每周會有一次晚宴,學生皆可報名,每次約有 20 個名額,用 8 – 20 英鎊即可享用正式西餐的 3-course meal。

晚宴地點多選在學院中最古色古香的房間,牆壁上通常掛滿歷代院長或傑出校友,裝飾也極其講究,使人有時代交錯之感,似乎自己正「與先賢共食、同古人共飲」──只有傳統的老學校,有這種歷史深度。

晚宴十分隆重,學生必須正裝出席晚宴,入座「Low Table」的長桌;通常也會有教授出席,入座房間深處的「High Table」(有時在小舞台上)。敲鐘後所有人起立,聆聽教授簡短發言,之後便開始用餐。我聽到這描述,腦中不禁浮現《哈利波特》裡霍格華茲的晚宴場景,原來這是真實的傳統啊!

晚宴的用餐場所是個古色古香的房間,兩旁長桌是學生和訪問學者坐的"low table",房間另一頭是教授坐的"high table"。圖/徐聖修 提供

為什麼吃頓晚餐要這麼講究?而且還一周一次?就讀劍橋大學的朋友說:「其實晚宴的目的,是認識臨座的學者或同事──建立人脈、增加知識廣度,也是練習表達自己研究和思想的機會。」

晚宴規定至多只能帶一個自己的朋友入場(好想體驗可惜暑假沒有),所以一起用餐的人,大多彼此不認識。而 3-course meal 又有一定的上菜時間,用完餐要兩小時,學生就被「半逼迫著去跟他人攀談」。

這時,劍橋不按主修分學院的制度就顯現出效應──這頓晚餐,可能左邊坐的是教邏輯學的訪問學者,右邊是研究天文物理的博士生,對面是學拉丁文學的研究生,「天南」和「地北」系被「硬湊在一起」,更考驗了彼此解釋自己研究領域的功力,和理解其他領域知識的能力。

下午時分的學術沙龍

除了穿越歷史又跨越領域的晚宴交流,陳之藩的〈劍河倒影〉 也提到「下午茶演講」和「學術沙龍」的傳統:不少學院或學生社團每周會在下午茶時間舉辦演講並準備茶點。與一般學術演講不同,一來聽眾來自不同的背景(學院有各主修的學生和學者),二來題目較廣泛但每學年會有一個主題。

在此引兩段陳之藩對「學術沙龍」的描述,讓讀者感受一番:

很多有成就的劍橋人,對於在風雨中談到深夜的學院生活,都有一種甜蜜的回憶。我實在喜歡大家團團坐,海闊天空的閒聊。⋯⋯這種聊天,在艾德學院是每禮拜三舉行一次。去年有個總題目,是『比喻』。第一周由哲學家講『比喻』在哲學上的用法,第二周由詩人講比喻在詩中的地位,第三周由生物學家講模型,第四周由物理學家講模型,接下來是天文學家說天上的大熊,藝術家說畫圖中的蘋果。各人在講自己的術語,而由更多的外行七嘴八舌的提問。⋯⋯

今年的大題目是『進步』。進步二字由這麼多人討論一年,寧非怪事?⋯⋯略加思索即發現這個詞的難懂。第一夜是生物學家談演化,第二夜是社會學家談落後地區,第三夜,物理學家說起科學觀念上的遞變,第四夜是神學家談宗教的統一,接下來是文學批評家談歐威爾的『1984』。⋯⋯你絕難聽到什麼結論,最後是把你心天上堆起疑雲,腦海裡捲起巨浪,進來時曾覺得請醒得不得了,出去時帶走無數的問題。

「下午茶精神」

雖然上午茶、下午茶是英國人的傳統,而這趟劍橋之旅,並沒有如預期中看到像我們實驗室那般的下午茶文化。但是走廊上隨興地喝茶閒聊、酒吧裡盡興地把酒談天、晚宴中相敬如賓地討論請教、下午茶演講時激烈地提問辯論⋯⋯這裏似乎仍處處散發著下午茶桌上,那種天南地北閒聊的氛圍。

陳之藩在〈劍河倒影〉裡提到英國「三頓飯兩頓茶」的傳統時,寫了這麼一段話:

走出餐廳或茶歇結束時,除了肚子有所不同,腦筋似乎也有所不同。好像有好多觀念在輻射你,有好多想法在誘引你。不知是哪位聖人創出劍橋這種制度,無時無刻地不讓你混合──比如教授與學生混和,喝茶與講道混和,吃飯與聊天混合,天南系與地北系混和,東方的書與西方的書混和。

至於行與行間的混合,更是理所當然的事。生物化學家變成了考古,工程科學家搞起經濟學,搞抽象數學地到實驗室做起實驗。與君一夕話,勝讀十年書,我以為只是說說而已,在劍橋竟真有其事。

那麼,為什麼劍橋能孕育並保有這樣自由交流、媒合的文化呢?

我覺得關鍵在於「多元」(diversity):除了學術領域專長的多元之外,更是文化價值上的多元。劍橋的研究生八、九成是國際學生,真的是從世界各地匯集而來,包括西中東南亞洲、北中南美洲、東西歐,甚至非洲、俄羅斯⋯⋯等;比起國際學生多來自亞洲、北美洲、西歐為主的美國學校,來得還要更加多元。

不同國家、不同文化、不同思維、不同價值觀的人聚在一起,就像高活性的化學物質被混和,很容易激發出火花產生化學反應──不論下午茶、晚宴、學術沙龍,其能量皆根源於劍橋的多元文化,以及長期積累下來的深厚傳統。

結語:尋訪的終點,看見「下午茶傳統」真正的價值

從 SCCN 出發,追溯到 Salk CNL、老前輩 Francis Crick,一路到德國柏林與英國劍橋⋯⋯沒想到「實驗室裡的下午茶文化」,竟有如此深的淵源。

更明白原來這個實驗室裡的「下午茶傳統」,其真正的價值是提供來自不同地方、擁有不同專業的人們,自由討論、激盪點子、媒合想法的場合與平台。

後來,我提出這想法,與德國實驗室的教授、學生們討論,認為他們的「實驗室下午茶」雖然擁有形式,卻缺少了點多元性,應該多邀請其他實驗室、訪客參加,進行跨領域、跨語言、跨文化的交流,這觀點獲得了大家的認同。

若以後自己有機會成立實驗室或帶領團隊,我一定也會繼續承襲這「下午茶」的文化與精神──吃吃喝喝邊聊天的做學問和做研究,實為心之所嚮。
(全文完)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世代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