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慣了(狹義的)成功,便不知如何失敗;最嚴重的是「自我價值」失調──「好學生」症候群(下)

習慣了(狹義的)成功,便不知如何失敗;最嚴重的是「自我價值」失調──「好學生」症候群(下)

前一篇提到「好學生症候群」的兩個輕微症狀:動腦勝於動手,以及急功好利的讀書方式,而這篇就來和大家談談我覺得相對來說比較嚴重的症狀:

嚴重症狀:價值觀導致的心理困境

症狀三:靠成績定義自己的價值

從小到大的教育環境,不論是家長、老師、補習班、媒體,幾乎都以成績作為衡量學生優劣的標準,所以學校升旗典禮時,會特別頒獎給各班段考前三名的學生、補習班的跑馬燈上宣傳某某人數學考了幾分或校排第幾名、媒體爭先恐後採訪學測滿級分的考生──當整個社會都聚焦於學業成績並為之瘋狂,長期下來,對學生(無論成績好壞)而言,都是個侵蝕入骨的毒瘤。

成績不好的學生無法在這樣的升學體制下獲得好的「資源」(同儕與師長的關注、校方賦予的機會),對其學習成長與自信心的建立,都有負面影響,這點就不必多說。但更弔詭的是,這樣的價值觀和體制,對看似「既得利益者」的「好學生」來說,卻也有著深遠的負面影響。

成績好的學生通常獲獎無數,受到師長甚至社會的關注,尤其是得到「很厲害」、「很聰明」、「以後一定會很有成就」等讚美,這些過度的正向的回饋,會灌輸好學生一個錯誤概念,那就是得出一個「成績好=有成就=成功」的「恆等式」。但是這個邏輯的兩個等號都有問題,可惜我們的教育系統和社會價值觀,未能讓學生們瞭解並深入思考這件事。

第一,成績好只是成就的一種形式。成就的定義很廣,涉及的範圍與種類也很多,例如成為代表國家參加田徑、電競等國際賽事、兼好幾份工作達到經濟獨立、擁有做菜、修車等一技之長、以音樂和藝術宣揚自己的理念、有個美滿的家庭並愛自己的家人、自己創業做出改變世界的產品、致力於義工服務他人等等。

但是我們的教育與社會價值把(被獎勵的)成就限縮在學業成績,除了壓縮了對其他(不受重視的)領域有所熱忱與專精的人的發展,更讓「好學生」有種錯覺,認為成績好就代表一切,而失去追求其他成就與探索熱忱的機會──但事實果真如此嗎?

這就來到了第二點,成績好所獲得的成功與成就感終將消逝。升學與考試制度到了大學便逐漸式微,在大學或研究所畢業之後正式結束。從小靠著好成績一路受到關注並自我感覺良好的好學生們,便會陷入一段「自我價值空窗期」。畢竟畢業出社會後不再有考試和成績,要靠什麼來證明自己的能力與價值?

症狀四:害怕失敗的固定型思維(fixed mindset)

考試常滿分,便不知哪裡不足;習慣了成功,便不知如何失敗。「好學生」的求學與升學過程通常很順遂,反之面對失敗的經驗卻十分有限。當一個人缺少失敗的經驗,將導致幾個嚴重的後果。

首先,會害怕挑戰,並想避免做可能會失敗的事情。這狀況影響學習的許多層面。小至上課不懂不願發問(怕被看不起)、沒有正解便不願嘗試答題;大至面對不會的事物會下意識排斥、不願全力以赴地努力面對挑戰(失敗才有藉口)。

其次,面對失敗與承受挫折的能力差,認為失敗就是對自己的能力甚至價值的否定。碰到挫折的第一反應是自卑或是放棄,面對別人的負面批評會格外敏感,甚至面對別人的成功會感受威脅。因為缺少失敗的經驗與策略,覺得失敗是件壞事(或許華人社會的文化如是),反而不願也不會將失敗看成一種學習的過程。

以上說的兩點後果都屬於固定型思維(fixed mindset)的心理。之後有機會再來談固定型思維與成長型思維(growth mindset)的差異,「好學生症候群」有許多症狀與固定型思維相似。

症狀五:追求他人定義的成功,缺乏自我探索

從古代的科舉制度到現今的考試制度,皆以考試成績作為衡量當官、升學的唯一標準。古代考四書五經,今日考國英數自社,成功僅定義成這些科目(還有限定範圍)的總平均分數。症狀三已經討論過狹義的成功與狹隘的目標造成的價值觀偏差,但我認為更深遠的影響是缺乏自我探索。

排名高的學生需要各科成績都好,而各科成績好代表願意花時間讀所有科目,即使自己不擅長甚至沒有興趣。症狀二提到長期地截長補短,會導致擅長領域的優勢與技能逐漸消失,但症狀五更可怕:長期壓抑自己天性喜愛的興趣與能力,逐漸迷失自己並失去熱忱。

好學生在升學時面對的困境是,「每一科都很好,我到底要選什麼」、「我不知道我對哪一科比較有興趣」;好學生在出社會後面對的困境是,「我每樣都會一點,但沒有一項特別厲害」、「我不知道我喜歡做什麼工作、我的人生要追求什麼」。

在學習的階段,我們很少自問或被鼓勵探索自己的興趣、思考人生的意義、擬定策略來達成這些目標,只是被動地追求家長與學校所定義出來的短期的成功(好成績與升學)。到了大學、研究所畢業之後,仍繼續被動地追求同事與社會塑造出來的狹隘的成功(薪水、房子、車子、配偶、孩「五子登科」的人生溫拿組)。

追求這些他人定義的成功,長期壓抑自己天性喜愛的興趣與能力,不再探索與追尋自己的「天命」及熱忱,最後結果便是不知為何而生活、為何而工作。而我認為這個狀況根源於成績為上的教育系統與社會價值,也是「好學生症候群」最嚴重、影響最深遠的症狀。

老實說,至今我仍留有這個症狀的影子,你呢?

圖/Kvitka Nastroyu@shutterstock

結語:現實社會與職場,不適用升學時的「成功法則」

縱觀而論,由輕至重的五個症狀,也是由淺至深的問題根源。

問題源頭是在學習成長階段,我們的教育體系和社會價值定義了「成績與升學至上的狹義成功」,告訴學生只要用功讀書、考上好學校,就能成功、成為有用的人。

「好學生症候群」即是長期求學階段以來努力的目標,太過侷限與偏離現實造成的心理困境與思考束縛。正因為求學過程一路順遂,「好學生」較晚發現單純追求學業上的成就,並不能帶來美好的人生,也鮮少探索與追尋自己其他可能的興趣與專業(症狀五)。

而一路上來自社會、學校、家長過度的獎勵,不自覺成為成就感來源,便以成績定義自己(甚至別人)的價值(症狀三)。在這條追尋自我價值、成就感、成績之路看似成功,卻越走越窄、越來越害怕失敗(症狀四)。

當人開始害怕失敗,會容易迷失、忘記自己真實的價值,只想盡辦法達成目標。於是變得急功好利,求效率不求甚解(症狀二);考試升學重筆試不重實作,所以習慣動腦勝於動手(症狀一)。

這些症狀會在學校畢業、結束升學循環、踏入社會之後開始發作,長期以來為了最佳化成績發展出來的心智模型和思維習慣,將不適用於現實社會與職場。此時「好」學生便會經歷一段艱難的「自我價值空窗期」,並不得不開始改正自己的價值觀和行為思考習慣。對我來說,留學念博班做研究最重要的修練之一就是治療自己的好學生症候群。

至於如何治療,且在往後的文章中再與讀者們分享,也希望這篇文章對相同「症狀」的讀者有幫助。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molaw@shutterstock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