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微患者「急功好利」,在乎「動腦」勝於「動手」──「好學生」症候群(上)

輕微患者「急功好利」,在乎「動腦」勝於「動手」──「好學生」症候群(上)

要撰寫這樣一篇文章,我構思了很久,因為它對我有很深的影響,涉及的層面也很廣。我把題目稱為「好學生症候群」,當然這個「好」是要加上引號的。

寫這篇的動機,源於在國外留學、做研究時,碰到的種種挫折。當然每個研究生都會碰到挫折,但是面對挫折的態度卻迥然不同。多年的留學過程中,我發現自己面對挫折的態度很不健康,尤其相較於歐美的同事,更為明顯。這個現象引發了我的思考,為什麼我會養成既有的態度和習慣?又該如何改變?

接下來,我要為讀者們介紹的,就是我稱之為「好學生症候群」的態度與習慣、為什麼這些態度不健康,以及這些習慣究竟是如何養成的。

什麼是「好學生症候群」?

這裡指的「好學生」,是在台灣的考試與升學制度下的「既得利益者」。通常各科成績很好,在班上、系上、全校名列前茅,也從國中、高中、大學一路名校。之所以稱為「好」學生,是因為這樣的表現在同儕、家長、教師甚至社會的價值觀裡,代表著成功、有前途。

那麼作個被看好的「好學生」有什麼問題嗎?哪來的症候群?

如果這名「好學生」留在台灣工作,基於社會價值觀對好成績、高學歷、名校光環的偏好,或許能有不錯的(第一份)工作,不過當「好學生」離開課堂進入研究、離開學校進入職場,或是離開台灣進入歐美,就會迎來劇烈的價值衝擊,出現諸多不適的身心反應,此即本篇所謂「症候群」所指。

所以這篇雖名為「好學生症候群」,其實我想探討、分享的是,台灣的考試與升學制度下勝出的佼佼者,在留學美國、進入學術研究(不知是否適用於工作職場)之後,在不同文化價值觀的衝擊之下,所遭遇及必須面對的心理困境。

相似的情況與論述,或許也適用於華人或亞洲受儒家教育影響的社會,只是筆者只有台灣經驗,因此談的是自己過去身為台灣學子的切身觀察和體會。

本文以我的個人經驗出發(希望讀者不介意我把自己當「好學生」的例),希望透過分享我在留學期間遭遇的「好學生症候群」以及自己辛苦克服的過程,對其他「好學生」有所啟發與借鏡。更重要的是,進一步去反思台灣的考試與升學制度,是否只培養出了「狹義人才」;又,身為這樣的「人才」,要如何突破某些思考習慣與價值觀的束縛?而若有機會改進制度,又該如何執行?

圖/Dema30@shutterstock

「好學生症候群」包含了哪些症狀?

現在讓我們進入正題,我認為此症候群的症狀,可依嚴重性粗分為二類:輕微症狀包括一些行為與思考習慣造成的束縛,可分為兩種;嚴重症狀則涉及個性與價值觀導致的心理困境,又可分為三種:

輕微症狀:行為與思考習慣造成的束縛

症狀一:動腦勝於動手

「萬官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思想及以此建立起的考試制度,造就了一種「動腦勝於動手」的價值判准。

在台灣,技職學校總被視為次於高中與大學的。學校成績、升學考試也多取決於紙筆測驗的結果,而非動手實作的能力,前者較後者容易評量與比較,社經地位上也比較受到認可。長期動腦而非動手的訓練,導致實作經驗匱乏,與理論知識產生鴻溝,更嚴重的是,「好學生」們並沒有意識到這件事情──畢竟成績還是名列前茅嘛。

動腦而非動手的習慣和實作經驗的匱乏,讓我在博班研究階段吃了不少苦頭。邏輯上的理解能力和實作的技能,幾乎是兩碼子事。然而,進入研究後面對的不再是解題目,而是解決真實世界的問題,所以不只要瞭解理論、提出點子,還要能快速、正確地實踐,不論是工程師寫程式還是科學家驗證假設皆是如此。

麻省理工學院的座右銘:"Mens et Manus (Mind and Hand)" 就強調了動腦和動手同樣重要。這樣的 prototyping(原型、雛型方法)、experimenting(實驗)、getting your hands dirty(親力親為)的精神,在美國的教育中很被重視,但台灣的教育似乎少了這些元素。

症狀二:急功好利的讀書

我從國小開始,就發現如果成績要好,必須掌握「準備考試的策略」。這樣的策略有幾個特點:第一,花在不擅長科目的時間會多於擅長的科目,畢竟排名是看各科平均。所以從國小到高中,我準備國文的時間總是比準備其他科目加總還多(但還是考得最差⋯⋯)。

第二,每個科目和項目都有規劃要完成的時間。例如數學每一單元只能花一個小時複習,否則會縮減其他科目的時間。

第三,通常是短期策略,是為了達到短期目標(段考)制定的最佳化的任務與時間分配。

這樣的念書策略,幸運地讓我的成績維持地不錯,從國小到大學,把這套策略練得爐火純青,但因此積累下來的學習習慣和做事態度,卻讓我留學研究的日子飽受折磨──為什麼呢?

第一,習慣「截長補短」會導致自己擅長領域或技能的優勢逐漸消失,變成「樣樣通、樣樣鬆」。雖然「好學生」在平均 GPA 表現亮眼,但進入了重視專精領域和專業技能的研究之後,就會發現自己已經遠遠落後於在某領域或某技能長期耕耘的人。

第二,追求讀書「效率」會壓縮思考時間。如果要在時限內完成預定進度,那勢必沒辦法追根究柢、仔細咀嚼,使得知識不容易內化。更甚者,如果像大學時期,一學期修八門課又全部一起期末考,那做練習題就直接看答案,不懂也直接背起來──長期下來這些「速食知識」不易累積,使得許多大學基礎科目都沒有學好,到了研究所必須砍掉重練。欠的債還是要還的。

第三,如果每次最佳化的都是短期目標,那麼因為每次努力的方向不盡相同,成效也無法累積。長期以來,以考試為目標的「短視近利」的讀書,使得我忽略了做學問要靜下心來、向下扎根的重要性,也很少思考我的長遠目標是什麼。這使我在進入博班要自己尋找題目、自學知識、長期規劃的時候很容易迷失方向,亦缺乏以成就感為前提的動力。

說完「動腦勝於動手」、「急功好利的讀書」這兩個輕微症狀,較嚴重的好學生症候群,就留在下一篇分享。

(未完待續)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molaw@shutterstock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