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時尚品牌經理,到自由撰稿人──全職媽媽的異鄉轉型記

從時尚品牌經理,到自由撰稿人──全職媽媽的異鄉轉型記

女兒在今年 9 月上幼兒園後,我開始在中國嘗試接案撰寫微信公眾號的文章。去年夏天在台灣生下弟弟、返回廣州生活後,經歷了我在外地生活以來,心情最低落的一年。

這篇文章和各位分享,我從一個每天窩在台北 101、時尚產業的產品經理,到旅居中國後、窩在家的全職媽媽,再到一個努力尋找家庭與自我平衡點的自由撰稿人,一路走來的親身經歷。

辭職到異鄉育兒,高壓中失去自我

3 年多前,因為老公轉換工作,我們帶著半歲大的女兒移居廣州。當年老公投入的,是多變又快速的互聯網產業,在現實的考量下,我辭去台灣的工作,到中國作他的後盾。去年生下弟弟後,我們決定雇用住家的保姆幫忙。

雖然保姆分擔了部份育兒的工作,但是全職在異地照顧兩個尚未入學的幼兒、面對小孩的過敏問題與不穩定的保姆(保姆在中國叫「阿姨」,大多是從鄉下來城市打工,隨時可能離開,較不穩定,今年以來我已「被換」過 3 次阿姨),還是讓我感到身心俱疲。

過去的一年,我每天的睡眠時間平均只有 3 到 4 小時,早晨在睡眼惺忪中,第一件事就是想今天要買什麼菜。

去年的母親節,我終於情緒崩潰了:照照鏡子,我已經不認識面前的人是誰。婚前那個在外商工作、別人眼中總是光鮮亮麗的我早就不在,現在的我揹著孩子、打理柴米油鹽、終日因睡眠不足而恍惚,還經常被保姆提醒衣服穿反了。

那次之後,我決定要改變。之前原本考慮在女兒上學後,將全天保姆改成半天,以節省家裡的開支。後來,我還是決定繼續用全天的保姆,讓我有多餘的時間可以做兼職的工作。這個決定背後有很多原因。其中一個,是發現自己離社會越來越遠,常常和老公聊天聊到一半,沒講幾句他就睜大眼睛、用誇張的語氣說:「不會吧!你連這個都沒聽過?!」我覺得光是為了避免和外界脫節,就值得「走出去」工作!

圖/Shutterstock

心要先打開,路才走得通

一開始,我想繼續自己過去在台灣做的行銷專業,所以我準備了中國版的履歷,也去參加了相關的工作面試。花了一些心力,最後發現能夠接受在家兼職的公司,幾乎沒有。因為不放心將弟弟全交給保姆照顧,我決定選擇能夠盡量待在家的工作。

寫作本來只是我的興趣,現在要當工作,還是沒有想像中容易。在中國,人脈特別重要,對於找工作也是一樣。但人脈卻是從來沒有在中國工作過的我最缺乏的。

中國的微信上,有各種主題的公眾號。在競爭的環境下,經營好一個公眾號,往往需要一個團隊。剛開始有接案的想法時,我和一位在北京工作的台灣朋友聊天。她建議我,既然打算在異地工作,就要打開自己的心,好好了解這裡的生態,不論喜不喜歡。過去我雖然「假關注」了許多公眾號,但是很少固定去閱讀。在她的提醒之後,我才開始大量而廣泛地閱讀。

後來,在非常有限的人脈中,我找到了幾個機會。目前接過的案子,有公益類型、有商業分析類型的。要說服一個中國人眼中的「台灣妹子」寫當地的分析文,是有難度的。更尷尬的是,我過去沒有任何類似的作品。最後我思考了一下,分享我對中國市場的洞察,才說服對方。

真正開始寫的時候,才開始頭痛。公眾號的稿酬從一篇幾百到幾千元人民幣都有,有些還有閱讀率獎勵,超過該公眾號的平均閱讀量則稿費可以加乘。稿費愈高的文章往往難度也愈高。

閱讀公眾號文章有時像閱讀一篇長篇散文,長度在 4、5000 字以上的文章比比皆是。通常,內容容易些的文章,在選題上不重複切角就很難;而若是題目已定的文章,也往往因為得滿足各種限制,而不易發揮。

因為是一個團隊在運作,從大綱擬定到撰文雖然由我完成,但是來回的修改和討論是必經的過程。現在我正著手一篇難度較高的商業分析文,雖然能夠結合我過去做行銷的經驗,但是要寫成一篇很「接地氣」的文章(貼近當地讀者的想法、文化、語言),對我來說還是非常挑戰。

前幾天,現在的保姆告訴我,她因為私事,可能不能繼續做了。我想了一想,如果我像老公一樣去上班,便無法應付這些在外地的各種突發狀況。在現實的考量下,雖然目前接案的工作並不完美,但是相對給我更多彈性。雖然沒有一條路是容易的,但是,我們依然繼續前行!

圖/辣椒夫人 提供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