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投出超過 100 封履歷,「命中率」不到 10%──即使來自「北歐最好商院」,瑞典職場仍「一位難求」

一年投出超過 100 封履歷,「命中率」不到 10%──即使來自「北歐最好商院」,瑞典職場仍「一位難求」

今年 2 月的 8-9 日是一年一度的 Handels Dagarna,也就是台灣常見的就業博覽會。

SSE(Stockholm School of Economics)是瑞典知名的商業學校,擁有眾多校友分布在各大知名企業,所以這兩天在學校大廳裡,可以找得到大部分以北歐為根據地的諮詢公司、投資銀行、房地產和保險公司、四大會計師事務所等擺攤招募。

如同電影情節中常出現的畫面,學生們西裝筆挺地穿梭在各個不同的公司之間談笑風生,更時不時地會看見瑞典學生與以前的同學、現在的公司內部員工擁抱洽談。

在我的碩士項目(Accounting and Financial Management)中,同學們的平均年紀是 24,也就是正常畢業年紀再加上一年的工作或者是 Gap Year。很多工作過的人都是保留工作聘僱跑來讀書的。

因為在瑞典,雇主不能拒絕員工想要進修的意願,更不能以此為由解雇他們,反而得要保留他們的職缺,並且更加積極地保持聯繫,希望他們讀完碩士後再繼續回去為公司效力。所以蠻多人會願意在工作一陣子後重新回到學校學習他們覺得對未來有用的知識。

在 Handels Dagarna 之前,我曾跟幾位瑞典朋友聊天,他們表示這個活動是一個很棒的認識公司的機會,能夠非常近距離的接觸在裏頭工作的員工,而且這些公司都非常想要招聘 SSE 的碩士學生,他們之前有些實習就是在這邊找到的。所以我一開始還蠻期待參加瑞典的就業博覽會。

圖/Erop Xypabneb@flickr

僅管身處北歐最好商院,語言仍可能成為求職障礙

然而,我必須老實說,我覺得瑞典的就業環境對外國人並不特別友善。

首先,語言是個很大的障礙。從 SSE 是北歐最好的商學院這個陳述中,我們就可以簡單發現其衡量標準及市場需求是「北歐」;也就是說,當來學校的招聘公司也是以北歐為根據地發展的話,會瑞典語幾乎成了必備條件,尤其是當你想要進入投行或諮詢等需要與客戶接觸討論的公司。

其次,除了瑞典語,常看到的招聘條件裡,通常要會至少一種北歐語言,諸如芬蘭語、挪威語等。如果一種北歐語系都不會,另一種公司想要的人才常常是希望會至少兩種歐洲語系,像是德語或西班牙文等。因為歐洲是一個由各種不同文化、語言組成的經濟體,仍需要會說不同語言的人才。

瑞典相較於其他歐盟國家,已經算是英語非常接近母語的國家了,我遇到的每個人都可以幾乎毫無障礙的用英文溝通、書寫。然而在工作或者討論報告時,如果可以的話,他們還是非常傾向於用瑞典語交流。所以在與各個招聘公司的人交流的時候,每每詢問到瑞典語是否是一個申請的必備條件,有一半以上的機率他們會表示他們傾向於招聘一個能流利地用瑞典語對話的人。

這是一件非常合理的事。因為身為台灣人,可以的話我也喜歡講中文,交談起來更沒有障礙,而且有些慣用的俗諺、成語是很難用另一種語言表達,更遑論一些雙關的幽默。只是當身為在另一個國家的外國人,語言成為找工作的阻礙時,它就沒這麼可愛了。所以,有語言天分或有時間的人,學好瑞典語絕對是對在瑞典找工作大加分、或者說不被扣分的重要因素。

就業博覽會。圖/Christina 提供

瑞典與亞洲職場的差異:看重「個性」更勝於「學經歷」

撇除掉學校、語言等客觀因素,我覺得在瑞典找工作,雇主們很看重個性(personality)。來瑞典後,我很幸運地去過幾次面試,一開始我都會準備很多典型的面試問題與專業的回答,像是自己的優缺點、能力、工作經驗和專業知識。但就這幾次經驗來說,我覺得面試時都比較像是聊天,他們會透過問題和回答來了解你這個人,然後確定彼此的需求是契合的。

在瑞典找工作有點像是 dating,兩邊見面聊天,看彼此氣場合不合,對對方有沒有感覺,比較不存在上下級等嚴格的分界。我也遇過朋友去面試完後,嫌棄面試官無聊或者工作內容不符合期望而拒絕實習機會。

這或許某部分跟瑞典的工作制度有很大的關係:在瑞典,一旦正式聘僱了一個人,就無法隨便解雇,即使要解雇損失也很大。所以普遍來說,雇主喜歡聘僱曾經在單位實習過的人,或者會有所謂前 6 個月的 trial period(讓彼此確認適不適合,6 個月後再正式簽約,有一點點像先實習再轉正)。也因此面試時,他們相對而言更注重這個人能不能很好的融入團隊、願不願意學習新技能、能不能面對挑戰等等。

我覺得這種找工作的形式跟亞洲很不一樣。我們更習慣於「讓過去說話」,用過去的學歷、GPA、工作經驗等來顯示自己的能力。但在這邊,我想很重要的一點,是學習如何「當場推銷自己」,讓自己在半個小時的面試中展現獨特的個人特質。

目前,我還沒有正式在瑞典工作過,但是從我目前的實習經驗來說,我覺得在瑞典工作有兩個最吸引我的地方:尊重員工跟 work life balance。實習半個月來,我沒有看過我們組有人留在公司加班,每天超過 6 點半,公司就空蕩蕩的。

除此之外,從第一天上班開始,我便參與各種會議與討論,並被給予與我財務背景有關的任務。能夠做自己覺得有意義的事並且被信任,對我而言是很新奇、很有成就感的體驗。

然而,如果不想要穩定平淡的日子,追求權力與轟轟烈烈的商戰,可能回去亞洲比較有機會。

以上是我個人在普通公司實習的感想,但是如果是在瑞典管顧、投銀和事務所,加班情況依然非常盛行。投行的人因為要配合倫敦的時間,經常要加班到一、兩點,事務所的「旺季」也不比台灣輕鬆,有時忙起來甚至比台灣更慘。

雖然以上這些產業起薪較高,但卻沒有加班費,加班的時數會轉成彈性時間(flexible time),等到不忙的時候再轉休。

所有痛苦,都是必經過程

在瑞典將近一年,300 個日子,投了超過 100 封履歷,面試了七、八次才終於很幸運的找到實習。在瑞典要找到實習/工作很難,但最難的其實是在這段時間經歷的自我懷疑與不自信──不知道自己在找什麼、不知道未來在哪裡,同時還要面對學校課業、小組作業的壓力。

而且來到新環境,周遭的同學們可能都有過厲害的實習或者工作經驗,對未來有明確的目標與規劃,相形之下,一個人很容易迷失並且開始懷疑自己,但這些或許都是必須經歷的事,或早或晚。

我一直都相信幸運與能力決定一個人能否獲得一個機會,但是最終能讓機會轉為選擇的,卻是能力與個性。很痛苦的時候,可以暫時的軟弱跟大哭一場,但是哭完之後擦乾眼淚,還是得要努力往前走才不會讓自己後悔。

我的朋友 E 最近在等面試結果、我的朋友 V 最近分手並換了新工作、我的朋友 S 在準備 GMAT、申請學校──希望我們都能堅持向前,即使是在最痛苦、最不知道方向的時候。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Photographee.eu@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