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局外人」的社會觀察:從兩段「非典型」的異國婚禮說起

一個「局外人」的社會觀察:從兩段「非典型」的異國婚禮說起

前陣子有幸受邀參加兩位朋友的婚禮,一個在義大利,一個在阿爾巴尼亞。它們在時間上相差一周,在距離上相隔了一個亞得里亞海,說近不近,說遠不遠。

局外人的社會觀察:兩段「非傳統」的戀情

在兩場異國婚禮上,我幾乎可以被稱為是個 100% 的「旁觀者」,可憐一點的稱呼就是所謂的「局外人」。既不會義大利文也不懂任何阿爾巴尼亞文,對兩樁喜事的參與,我所能做的就是積極微笑以及偷問身旁的朋友:What’s happening now? 

不過就「當局者迷,旁觀者清」的社會觀察精神而言,文化與語言上的距離給了我機會,以社會學的角度抽出身來,觀察所見與所聞。其中,最有趣的是兩場婚禮各自所體現出的社會與文化內涵,以及其中顯現出的各種「社會事實」(Social Fact)。

著名的法國社會學家涂爾幹觀察人類社會的方式,就是試圖透過實證的方法與客觀的研究,來解釋各種的「社會事實」。「社會事實」這一個不怎麼具體的詞彙,其實指的就是一些普遍存在於社會中,且在不知不覺中影響著社會的各種現象。

組成社會的一個個「個人」,都會在一定程度上被種種「社會事實」所影響、約束。然而,對於社會中的個人來說,「社會事實」是相當「外在」於自身的,無法從個人的經驗或意識中來解釋,只能從一個「集體」中尋找答案,而這一個集體,就是社會。

長久以來,婚禮在人類社會中一直具有相當多面向的功能。由於文化的異同,以及社會價值觀、經濟環境等因素的變遷,各地的婚禮都隨著空間與時間產生各式的「變異」。因此,這個結合一對佳偶的社會儀式,其實可以被視為一個能夠再現出許多「社會事實」的載具。

單就這次婚禮的主角來說,義大利與阿爾巴尼亞的兩對佳偶在其自身所身處的社會中,皆可被視為是相當非傳統的新人:

義大利夫婦在舉辦這場婚禮前已同居了十幾年,育有兩個女兒,婚禮當天也順便舉行了小女兒的受洗儀式(baptizing)。阿爾巴尼亞夫婦則是小鎮的第一對異國戀人,男方是在一間挪威籍電力公司工作的英國工程師。這間電力公司在阿爾巴尼亞中部的德沃爾河(Lumi Devoll)取得工程標,建造了一個大壩供水力發電。這大壩不僅提供河川附近小鎮的居民難得的工作機會,也讓這位工程師成了小鎮的首位外籍新郎。

阿爾巴尼亞中部的格拉姆什鎮(Gramsh)與德沃爾河(Lumi Devoll)河床。圖/盧乃卉 提供

新舊世代的婚禮拉鋸戰,與全球化下的異國戀

非傳統狀況就得有非傳統的應對方式,而婚禮本身便成了世代拉鋸戰的戰場。在過程中,哪些習俗被保留了,哪些被省略了,相當程度的顯現出了婚禮所處的社會脈絡。

義大利夫婦選擇保留了天主教儀式(雖然神父現在身兼結婚法律登記官還得念法律條文)、幸運星期天、撒米、沿街的汽車喇叭聲、捧花、禮金袋(La Borsa)、婚禮小物(bomboniere)等;婚前一晚的小夜曲演唱(La serenata)、剪新郎領帶、筵席後的眾舞(La Tarantella)則不復見。

傳統版義大利婚禮的另一大亮點就是教堂儀式結束後的古羅馬式大餐,一道菜接一道菜不停地上,大家吃到塞不下甚至滿出來為止。這次婚禮在吃方面以簡單的自助餐解決,顯得相當含蓄,很不「義大利」。

另一方面,阿爾巴尼亞這場異國戀婚禮上,有相當明顯的世代與文化元素較勁。這場婚禮辦得十分盛大,整個格拉姆什(Gramsh)小鎮一半以上的人都成群結隊地到了,不過新娘卻出現得很隨興,禮服也相當樸素,甚至有人把新娘認錯人。

傳統阿爾巴尼亞婚禮最重要的部分,就是一種具一定腳步節奏的多人舞蹈,配著震耳欲聾的音樂,以及眾人向新人撒錢的儀式。兩位新人在西歐文化的薰陶下覺得撒錢實在是太野蠻,便將之省略,不過保留了舞蹈與音樂的部分,以免老人家抗議。

來自英國的新郎與其兄弟在盛宴開始前很「英式」地給了一段致詞,可惜致詞實在非當地文化,雖然有翻譯,大夥仍對於新郎的感言興趣缺缺,只想趕快開始跳舞。

婚禮舞蹈的跳法相當簡單,老少咸宜。一開始由新娘一家帶頭跳起,接著由來自英國的新郎一家有點笨拙地加入,一個牽著一個,形成一條長蛇,最後再由親朋好友陸續加入。整場婚禮中這種舞蹈大概重複了不下 20 次,每一次都由不同的人隨著音樂的開始帶頭起跳,特別是老人家玩得不亦樂乎,似乎怎麼都跳不膩。

唯一的違和之處,是配合此種傳統舞蹈的,有 80% 都是具有電音、嘻哈、流行等元素的現代音樂,現場可以看到老人家們硬守著傳統步伐,試圖將其塞進「動ㄘ動ㄘ」的節奏中。

阿爾巴尼亞新娘一家。圖/盧乃卉 提供

整場盛宴大約進行到一半時,有一桌老先生們拿起麥克風叫小夥子 DJ 關掉音樂。原本以為老人家們累了、嫌耳根不清靜,沒想到音響一安靜,馬上從另一頭傳出了一陣頗具層次的低鳴,伴隨著宏亮的歌聲,老先生們頓時成了一組合唱團,高歌著阿爾巴尼亞傳統農村的慶典曲。掌聲結束後,一位老太太接過麥克風,接龍出了女子版的傳統獨唱,彷彿在對入侵的現代元素展現下馬威。

若將婚禮視為一個「社會事實」的載具,那麼這兩場婚禮還真是兩個社會在文化、禮俗、價值觀等變遷過程中的縮影。這些種種儀式中的衝突與變異,再現出了各種「社會事實」,以及社會中的個人如何受之擺佈著。婚禮的進行不在任何婚宴賓客的掌握之中,甚至不在新娘與新郎自己的掌控中,眾人隨著種種「社會事實」集聚一堂,再隨之而散去。

首先,雖說是婚禮的「新人」,義大利夫婦已是對方十幾年的「老伴」,結婚對他們說有點具「給個交代」的意味、兩方的家屬多年來也早已對對方有所認識,與其說是場結合兩方、展現家世的婚宴,不如說是場親朋好友敘舊、找理由慶祝個甚麼的儀式性「集體歡騰」。當然,正式結為夫妻對於多年伴侶來說還是別具意義的,不過整個婚禮儀式的功能與涵義,早已被此種新社會形態下的伴侶模式所顛覆。

義大利夫婦與婚禮蛋糕。圖/盧乃卉 提供

再來,阿爾巴尼亞夫婦可以說是一個典型經濟全球化下的結晶,是一個前共產國家的小鎮姑娘愛上一個來自先進國家跨國企業工程師的故事。他們的婚禮成了兩個時代以及兩個文化之間的競技場。

時代的較勁體現在儀式的保留或摒棄、音樂藝術的衝突,甚至是眾人對男女交往方式的期待;文化之間的差異,則體現在婚禮形式的轉型與交融。

阿爾巴尼亞式的婚禮更是著了名的「集體歡騰」的體現,特別是舉辦在偏遠小鎮的婚禮。與英國高度發展、充滿各式活動的城市不同,重大的慶祝場合可以說是阿爾巴尼亞鄉民們平時唯一能夠狂歡、解放、脫離單調生活的機會。因此在正常狀況下,阿式婚禮應該是要狂歡 3 天 3 夜的,這次所加入的英國文化元素使婚宴拘謹、含蓄了不少,這場婚禮只生存到隔天凌晨 3 點。

台式婚喪喜慶,也是各種「社會事實」的再現

身為台灣人,從小到大也參加了不少台式婚喪喜慶。仔細想想,發現其實在台灣社會中,一場標誌著人生重要階段的儀式,或是一個能將社會中的個人與整體文化聯繫起來的節慶,也都紛紛隨著時代環境的變遷被賦予新的形式與意義。其中一個例子即為近年來愈來愈蓬勃發展、具「代辦」功能的專職婚禮公司,看似將一切打理好了,實為體現出另一股「社會事實」力量下的儀式商業化。

台灣位於東亞樞紐,過去從大航海時代以來,便與非亞洲世界有過種種糾葛,近幾十年來在全球化之下也努力找尋著自己的一席之地,台灣社會中所雜糅的跨時代、跨文化元素,比起歐洲國家來說其實更為廣泛且複雜。

「當局者迷,旁觀者清」,真想透過一雙異文化的眼睛偷窺台灣,看看究竟我們是誰?我們從哪裡來?要到哪裡去?

執行編輯:張詠晴&賴冠穎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盧乃卉 提供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