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社企如何生存?──《大誌雜誌》總編李取中:找到「商品價值」,才能永續回饋社會

台灣社企如何生存?──《大誌雜誌》總編李取中:找到「商品價值」,才能永續回饋社會

文:張珉

隨著全球思潮改變,大眾、各國政府追求的目標,從經濟利益極大化逐漸轉向重視資源與利益的分配,「社會企業」這個以商業模式來解決社會或環境問題的新興企業型態,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目前在教育、環境、醫療、弱勢就業、經濟發展、公民社會等方面都有許多社會企業投入其中。

社會企業在台灣

社會企業起源於微型信貸(microfinance )。1970年代後,社會企業在歐美國家發展成熟,並衍伸較完整的商業模式、法律規範與價值系統。二十一世紀初,台灣經濟、社會發展穩定,但也衍生出許多社會問題,因此掀起一波社會企業的風潮。

對台灣而言,「社會企業」是一個陌生的名詞,不同世代間對企業的定義不同,例如我們的上一代可能會將企業與營利畫上等號;但在這一世代眼裡,除了營利,商業也能為社會帶來更多正面影響。台灣目前並存這兩個世代的價值觀,社會企業這個新興但較模糊的組織模式,難免會遭質疑,因此如何展現本身價值和定位,以及相關法規的制定與規範,都是台灣社企走向成熟必須面對的問題。然而,社會企業的模糊定位,也使台灣社企發展出許多不同樣貌。其中,大部分台灣社企都扮演「通路」的角色,連結上游的原料生產者、中下游的加工包裝到最終的銷售管道。已有 25 年歷史的《大誌雜誌》,便是透過不同於雜誌既定銷售管道的商業模式,在社會企業當中脫穎而出,且持續擴張其規模與授權海外。

給街友的不只是工作,而是機會

《大誌雜誌》於1991年成立於英國,並授權的方式發展到其他國家。大誌目前在台灣已營運 8 年,與其他社企相比,大誌定位明確:賣甚麼、怎麼賣、販賣的過程中有哪些影響、解決甚麼問題等,都能在大誌的商業模式中獲得解答。然而,在英國運作二十多年的商業模式是否能順利在台灣社會運行?我們採訪大誌雜誌的總編輯李取中先生,讓我們更深入的認識《 The Big Issue 》Taiwan。

《大誌》引入台灣的動機,是為了解決街友問題,正也說明為何街友是大誌販售流程中最重要的參與者。李總編提到,「我們與街友的關係不是聘僱,而是提供一個機會。」透過不定期在街友服務組織舉辦招募說明會,《大誌》希望招募有工作意願的販賣者,讓他們了解,這份工作不只賺錢,更重要的是讓他們能夠與人相處、安定生活。重視與鼓勵販賣者想要工作、生活的意志,是大誌雜誌始終不變的精神。

台灣《大誌》目前為月刊,其中四分之三的內容外包給長期合作的外稿作者,編輯部則負責構想每月的主題。「我們要去追求這本雜誌的價值」李總編說,以往雜誌只要滿足內容的需求,但現在網路發達,很多東西上網搜尋即可取得,大誌需要思考如何呈現這本雜誌,如何抓住並符合目標客群的價值觀,是決定商品本身是否能吸引並留住消費者的關鍵。

核心價值很重要,但無須時刻掛在嘴邊

由於街賣倚靠人流量,所以大誌選定交通密集或是學校出入口販售,而最常出現在這類地點的多為20~35歲的大學生和社會新鮮人,也因此大誌雜誌的內容及傳達方式,自然就要貼近他們的價值觀。若以上個世代的觀念去和這個世代溝通,他們對雜誌內容就不會感興趣,讀者會慢慢流失。李總編在訪問中說,「這個世代接收資訊的方式也與上一代不同,這一代對圖像、影音的感受力較強,因為他們已習慣處於這個環境。」從文章長短、圖文配置還有圖片品質,甚至紙質都需要不同於以往的設計,因此大誌致力於雜誌內容的挑選與設計,讓街頭雜誌能夠跳脫傳統的想像,結合生活資訊與藝文時尚,貼近消費者閱讀的風格。

由於 Y 世代(目前 20 ~ 35 歲的族群)對於家庭、工作、社會的排序以及社會價值的彰顯,和 X 世代(目前約 35 ~ 50 歲)所重視的國家、民主價值以及對於財富、物質的渴望,有極大的不同。因此如何吸引目標客群購買,除了雜誌的設計與規劃外,內容本身的價值觀以及傳達訊息的方式,也要符合消費者口味,才能透過大誌與消費者溝通。李總編說:「如果在雜誌中一直強調社會企業的價值,並不是一個好的接觸點。太常拿出來講的核心價值,就不像核心價值了。」

對他而言,好文章是要能吸引讀者主動關心一些議題;因此,大誌透過政治、社會、文化、藝文等不同的主題,讓讀者發現有趣的議題並主動關懷;他認為,直接的呼籲反倒是「說服了不需要去說服的人」,並不會讓更多人主動關心這些議題。面對這個開放的世代,應該用更多元的面向讓讀者去發現其中的價值。

用商業模式解決社會問題,台灣社企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大誌雜誌經營至今,也有不少質疑與批評,如評論雜誌內容商業化、銷路成效不彰等。面對這些疑問,李總編說「我們的確有一些目標,像總販售人數達到多少人之類的,但從來不是為了商業性的擴張,而是希望我們的存在讓大眾持續注意街友議題。」現行很多社會企業面臨最大的課題,即是如何在資本結構存活,所以社會企業更需找到「商品存在的價值」。社會企業的本質是期望透過商業模式去解決社會問題,如果企業在這個結構中無法生存,那應該先解決自身問題。善心不是一個企業能持久營運的方法,唯有定位自己的價值,才能更永續的回饋社會。

對於台灣的社會企業環境,李總編有自己的看法:「我覺得所有企業都能是社會企業,只要他能照顧到原料生產者、企業員工甚至消費者,那他也算是社會企業了。」社企在台灣的發展,除了政府立法保障、鼓勵,其實更需要的是寬廣的心態;他認為大眾應該調整觀念,社會企業雖然陌生,但也因此可塑性更高,有無限發揮的可能。台灣的社會企業不需要箝制或歸類於外國已有的模板中,而是用自己的方式,發展出屬於台灣社企的樣貌。

給學生的話

圖/台大國企系學會 提供

李總編認為,其實社會企業是一個組織分類,而不是一種產業。因此他認為對有志往社會企業發展的學生而言,重要的不是刻意培養甚麼能力,而是「找到自己喜歡的領域,趁大學多去摸索,然後慢慢篩選喜歡的東西,並更深入的了解。」能發揮自己專長的價值,並且將其價值實踐在理念上,自己也會做得更安心、快樂。

對於商管學院的學生,他認為還是要不斷的在工作或學習中摸索。「商管是比較中性的學系,所學的可以是未來在職場發展的方向或技能,但如果能在興趣中培養出一個專才,那還是有很多可能性的。」

台灣的社會企業除了需要看見問題的敏銳度,更重要的是解決問題的創意與挖掘價值的視野;而如何消弭社會對於盈利與公益的偏見,並且在商業結構中找到利益與分配的平衡,讓社會企業能夠透過善良以外的力量永續的運行,是我們必須反思的問題。

執行監宜:張詠晴
核稿編輯:關卓琦

Photo Credit:台大國企系學會 提供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