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很少台灣人來這裡,對嗎?」──11 歲那年,我第一次想好好向世界介紹台灣

「所以很少台灣人來這裡,對嗎?」──11 歲那年,我第一次想好好向世界介紹台灣

2011 的夏天,我第二次去瑞士,在少女峰上準備體驗從繩索溜下去的刺激感。當時,因為 11 歲的我還不夠高,教練擔心等溜到目的地時,我將無法自己拿下勾著繩索的安全繩,所以拜託前面從烏克蘭來旅行的姊姊,到了目的地後等一下我跟弟弟以協助我們。

當他滑下去後,換我站在預備台上,心中充滿雀躍與緊張,一邊聽著教練的指示,一邊幫小我 2 歲的弟弟和後面的中國遊客翻譯。看見怕生的我帶著些許緊張,教練開始與我搭話," Do you like here? "(你喜歡這裡嗎?)、" How old are you? "(你幾歲?) ,還有不免俗一定要問的 " Where are you from? "(你來自哪裡?)

當下的我,其實不是很想回答這個問題。雖然不過小學五年級,但因為爸媽的工作關係,經常與中國人有接觸的我,也知道這是兩岸之間有點尷尬的問題。我被教導在中國人前說我來自中國、在其他國家人前表明我來自台灣──這個說法可能會遭受很多人抨擊,但會為自己省下不少麻煩。

最後,我還是跟教練大聲的說出了我來自台灣。這下換教練感到困惑了,從他的表情看得出來,他壓根不知道台灣在哪,所以他用我的外觀判斷:" Asian country? "(亞洲國家嗎?)

對這些問題習以為常的我告訴他:台灣是一個在日本與中國隔壁的小島,他思考了一下,問我一句讓我到現在依舊印象深刻的話:" So, there were few Taiwanese people came to Swiss, right? "(所以很少台灣人來過這裡,對嗎?)

當下,我只答得出「呃⋯⋯?」畢竟每年都有許多旅行團會來瑞士啊!雖然不是所有旅行團都會安排到少女峰的行程,但是眼下我才剛在火車上遇見一團台灣人,就連投宿的青年旅館中,也有遇到幾個一樣來自由行的台灣女孩──說「少」似乎不太符合自己的經驗,但若說「多」,卻又確實與他的經驗不合──還來不及想好答案告訴他,我就出發了。

在繩索上的一分鐘,我反覆思考著所有可能,卻依舊想不到任何答案,或許是很少台灣人花錢來玩繩索吧?我這麼想著。

而早在終點等我的烏克蘭姊姊,親切的幫我解開安全繩後,便也開啟了尷尬的對話──我們彼此都不知道對方國家的位置,也都努力理解對方的意思,度過了尷尬的兩分鐘後,我弟終於也到了目的地,結束了這「最漫長的兩分鐘」。這是第一次,我想好好告訴別人,我來自哪裡。

阿根廷女孩。圖/shutterstock

阿根廷女孩對台灣的認識,來自日本

時間來到 2018 年,我第一次去中國,跟我弟兩個人去了上海,在青年旅館裡,隔壁床鋪的姊姊來自阿根廷,正在日本東京作交換學生,趁寒假就近到中國當背包客。得知我來自台灣時,她很開心直呼著很想去九份,我除了驚嘆她對台灣的了解之餘,也才發現她對台灣的所有資訊及美好想像,都是來自日本同學口中。

去日本當交換學生前,她也不知道台灣這個國家;事實上,我是她第一個認識的台灣人,而我卻沒有在第一時間為台灣做詳盡的介紹。我唯一做的,是當他認為拿中國的旅遊簽能入境台灣時,告訴她恐怕還需要再另外辦一張台灣的旅遊簽證。

我們與世界,是否真的彼此了解?

我究竟該如何告訴別人我來自哪裡?其實很早就習慣別人不理解的眼神──歐洲人不知道台灣在哪、中國人認為台灣也是中國,甚至還有些外國人把台灣聽成泰國。另一方面,許多台灣人也不知道我待過的東歐國家在哪,對歐洲的認知好像只有「完美進步」的西歐跟「熱情洋溢」的南歐,剩下國家自動省略。

在寫出這篇文章的當下,我依舊很疑惑:誰真的知道如何好好的在第一時間讓別人了解台灣呢?

在我申請大學的階段,我看到許多學校,都主打著與國際接軌、國內外姐妹校多麼知名等宣傳標語,但當我們真的離開這個島,到其他地方時,是否有人真的知道台灣?又或者,我們是否了解世界上的其他國家?學校引以為傲的國際化是否真的存在?當我們想被世界看見時,該做出什麼樣的努力?這些,都是我依舊在尋找的答案。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Alex Tor@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