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堅決留美工作,如今卻經常懷疑:如果我們回家,會不會更快樂?──那些比薪水更重要的事

曾經堅決留美工作,如今卻經常懷疑:如果我們回家,會不會更快樂?──那些比薪水更重要的事

文:黃普辰/轉轉角度看世界

3 年前,大學剛畢業的我,剃了一碗土氣的光頭準備入伍,並滿心期待地規劃著退伍之後到美國求學的生活。不知道哪來的自信,雖然我大學 GPA 極低,排名倒數,但總覺得自己絕對有能力接受國外的挑戰,在美國闖一闖。

我甚至規劃一到美國就要開始海投工作,希望畢業後可以在美國找到工作,正式逃離低薪的鬼島。想必現在螢幕前的許多讀者,肯定都對我當時的天真嗤之以鼻,心裡懟著:知不知道在美國找個願意幫忙申請工作簽證的雇主非常困難!是不是傻?

3 年後的現在,在美國工作了將近一年。我對鼓吹留美工作的態度不若從前堅定。曾經覺得出國唸書,若不先在國外工作幾年再回台灣,好像有點遜;況且台灣薪資環境那麼差,即使回去才能也不得施展。但畢竟是去生活,考慮得或許不該只有金錢,像是:未來發展、生活品質、社會環境、政治因素、感情生活等等似乎也該被納入考量,於是我動搖了──或許回台灣工作並不壞。

曾經「崇洋媚外」,如今不曾停止想家

其實以前到現在,對回台灣工作的討論從沒停過,回台灣的理由也不外乎對家鄉的思念及在外的不便與融入社會的困難。

回想在台灣求學的時候,我一直認為自己足夠作為「崇洋媚外」的代表:追的是美國影集,聽的是美國告示牌的百大熱門音樂。但工作後,我發現縱使語言能力不成問題,仍難把自己的個性帶入英文世界中。在中文的世界,我可以暢所欲言,句句使人發笑,主導聊天的方向。到了美國我變得有點邊緣,雖然同事相約時仍會叫上我,但聊的都是工作,而講不出令人捧腹的段子。

曾經受邀參加了美國台灣同鄉會辦的過年活動,會場都是年過半百的資深新移民。我聽李伯伯訴說他的故事,原來 60 歲的他是一直是個資優生,從建中一路讀到台大,之後來美國芝加哥大學取得物理學博士,畢業後受聘於 NASA 一類的研究機構。

他在美國建立家庭,如今孩子都已成家,在不同的州工作,一年可能回家一、兩次。可能因為平時也無聊,才積極參加同鄉會這樣的組織。我不禁想問,在他心中,會不會有種哪裡都不是家的感覺呢?在美國,即便功成名就、成家立業,但畢竟難以打入美國人的社交圈中,始終被當成外國人。在台灣,離鄉 40 多年,台灣還是他所熟悉的樣子嗎?

工作一段時日,有時候忙得昏天暗地,因為時差的關係,也沒能常常與家人通上幾句話,總會很想家。有時候跟同樣是離鄉背井的同事聊到這事,她說:「一定是一個人在這新城市生活,又沒有朋友,才會想家。快點找個對象,這樣就不會想家了!樂不思蜀好不好?!」──然而,真的只是這樣嗎?

仔細一想,一年就只能趁著聖誕長假回家一次,每回見到父母,總覺得他們臉上的紋路又多了一條、頭髮又白了一點,家裡似乎又斑駁了一些。算算若一年只回家一次,還能見到爸媽的次數,大概就剩 20 幾次,見一次少一次,似乎有點可怕。

美國工作薪水高、福利好,然後呢?

在美國工作薪資確實比較高,但這工作是自己真正想要的嗎?還是為了取得工作簽證先將就?很多理工背景的同學,目標就是來美國攻讀資工碩士,畢業後去矽谷找個軟體工程師的工作,大賺年薪 10 多萬美金。

我常問他們,這樣的生活真是他們所嚮往的嗎?他們總冷冷的回說:「台灣科技業沒有發展,薪水低又沒有未來。在美國即便不是真正熱愛寫 code,至少錢多。況且工作就是工作,又有誰真正熱愛的?」

我不敢說那些同學有什麼錯,但我擔心他們會錯過──錯過尋找熱情的機會、錯過追逐夢想的過程。另外,隨著工作年資的增加,薪資也上升,想要轉行或是回台灣的機會成本就越來越高。也許為了家庭、為了穩定就只能勉強繼續待,而錯過了能燃燒青春追逐夢想的那 10 年。

有一個社會實驗:社會學家問受試者,「在一個社會裡你可以領 10 萬月薪,但其他人領 20 萬。或是你領 5 萬,但其他人領 2 萬。一切物價相同,你願意活在哪個社會裡?」出乎意料地,大多數人選擇後者。可見金錢與物質未必是衡量選擇生活的唯一標準。很多時候,我們只是在意自己是否相對被重視。

然而,在美國身為一個外國人,礙於身份限制,即使薪水不差,總體來說我們也很難被社會正視遑論重視。例如,我有個可以改變產業的創業點子,由於我沒有身份,我就不能辭去工作去創業。或者,我很不同意某條法律,我想改變它,但不是公民,我們不能投票、不能選舉、不能擔任法官,因此要做出改變比較困難。以這層意義而言,在美國其實不見得能夠過得比較快樂。

根據主計處統計,105 年國人在海外工作的人數達近 73 萬人。其中有很多人抱著「不得不」的心情出走,心底是想留在台灣的,無奈薪資環境低迷,被低薪推著出走。但會不會其實還有其他辦法呢?我不夠聰明,我一個人決定回台或許不能改變什麼,如果有 10 個人決定回台呢?又 100 個、1000 個人呢?一群人集思廣益,有沒有機會想方設法扭轉低薪的窘境?

現在,聽到法學院的畢業生跟我說,「我找到一個移民律師的職缺了,還有贊助 H-1B 工作簽證喔!」我不太能夠像從前一樣興奮地對她說,「太好了!恭喜!終於要實現美國夢了。」現在的我會反問她,「妳真的想做移民嗎?回台灣或許不是條壞的路。」儘管我們都沒有答案。

時空膠囊

1. 與換日線「相識」的過程:在國外生活,與台灣的社會連結減弱了、變得似乎有些疏離,對自己的定義有點模糊,不如以往清晰。帶著探索自己的心態,我開始寫一些文章,試著重新建立起與社會的連結,所以才有機會從換日線的讀者變作者。

2. 對一年後的自己,我想說:嘿,26 歲的你,好嗎?有沒有變帥,還是胖了哈哈?是不是依然朝著律師的夢想前進?還是換了方向?還記得大學畢業時,你自信又驕傲的說過,「GPA 什麼的都不能定義我,才不要讓別人衡量我的價值,成功失敗我說的算。」我現在很努力堅持這個原則,我放棄了人人稱羨的機會,為了好好準備入學考試。希望你沒有白白浪費這個堅毅又任性的決定。

3. 對一年後的換日線,我想說的話:哇~生日快樂!4 歲了!你是不是成為訂閱戶超過 40 萬的網站了?謝謝你不停的努力,讓更多人看見發生在世界各地的故事。曾經,在新聞博物館看過一句話"Journalism is the first rough draft of history. "(新聞是歷史的初稿)」突然覺得很幸運能夠參與歷史書寫。希望我們能繼續保持平台的多元,讓被主流忽略的聲音有機會被聽到。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黃普辰 提供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