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學歷畢業,卻不知未來在哪裡?──從台灣航空到中東航空,我漸漸學會了「凡事靠自己」的堅強

高學歷畢業,卻不知未來在哪裡?──從台灣航空到中東航空,我漸漸學會了「凡事靠自己」的堅強

撰文:大齡空姐/大齡空姐的飛行觀察筆記

以前,我夢想過當公主、間諜、漫畫家、作家、教授、記者、編輯、主播等,就是沒想過有朝一日會飛上 3 萬英呎的高空,成為一位空服員。

高學歷畢業後的茫然與恐慌

26 歲那年,我自研究所畢業,準備踏入職場,內心無比焦慮恐慌。

眼見大學同學一個個都有穩定工作,還有人 25 歲便買了人生第一間房子。反觀自己,雖然頂著碩士頭銜,可 26 歲才成為職場新鮮人,是否起步太晚?

說來諷刺,從小到大我都是優等生,一路讀到碩士,順順利利無甚波折,可一想到要踏入職場,我卻感到膽怯。

我不知道自己想做什麼,迷惘與恐慌像蟻,日夜佔據齧咬我的心神。

過去我從不曾質疑父母、師長乃至整個社會的「升學主義」、「菁英主義」的價值觀。國中考高中,高中考大學,當身邊所有人都做一樣的事、鼓吹同樣的話,讀書升學就像吃飯喝水呼吸那樣平常自然,真心以為考進名校科系,前途從此光明坦然,人生至此成功一半。

當時沒有想過光明坦然的前途究竟是什麼樣子?成功的定義又是什麼?我讀了 5 年大學與 3 年研究所,有雙學士學位、學程學分與碩士學位,可學歷越高,我壓力越大,不斷問自己到底出了什麼問題?怎會讀了這麼多年書,我卻不知道自己要什麼?

想到畢業與隨之而來的工作挑戰、家裡的經濟壓力、沉重的學貸房貸⋯⋯我對前途一片茫然。我不怕工作,怕的是看不清自己,選錯方向走錯路,待要後悔卻沒時間重來。

面試出版社,反思自己真的想過「辦公室生活」嗎?

從商,我知道自己不是那塊料;吃公家飯,我覺得太無聊,還要花時間準備高普考;我喜歡書寫,但沒有自信,不認為自己能成為文字工作者並以此為生,於是我想,那就去出版社當編輯吧,與喜歡的文字、書籍為伍。

我在求職網站投出幾十封履歷,一個多月來,我忐忑不安,日日收發電郵,等待手機鈴聲響起。

記得我去一家大型出版社面試,到了最後一關,部門經理問我一個問題:「這份工作妳打算做多久?」

那時的我沒有面試經驗,不知如何回答這個標準問題,當下腦中浮現聚餐時大學同學的對話:「⋯⋯第一份工作做一年就差不多了,如果不喜歡就趕快換。」

於是我傻傻回答:「一年吧。」

想來我應該是死在這個回答上。幾天後,我收到面試第一關小主管的回信,他好心提醒我,一年只是大致熟悉工作事務,待到真正上手並對工作全盤了解、有所發揮,至少也要 3 年。

我雖然失望,心底卻隱隱鬆了一口氣。從那家大型出版社離開前,我望著偌大的辦公室,用隔板區隔成無數方方正正的辦公座位,彷彿一座棋盤,我想像自己是顆棋子,坐在其中一個棋格,朝夕工作,一成不變⋯⋯不知為何,那一瞬間我突然感到恐懼,這真的是我要的嗎?

補習班廣告,意外開啟了我的「空服路」

面試了好幾家出版社,薪水從 22K 到 28K 都有,當我開價 30K,面試官卻毫不客氣打槍,說我大學時期的採訪撰稿與編輯經歷只是家家酒,沒有實際社會經驗,沒資格開到 30K 的薪水。

我身上還背著十幾萬的學貸,每月至少要拿一萬元補貼家用,扣掉交通、餐費、手機、信用卡、保險與各項雜支開銷,28K 還剩多少?我要存幾年才能還清學貸、繳清保險,甚至買一間屬於自己的房子?

近兩個月無消無息,我父母也焦慮不已。某天父親情緒不好,甚至衝口問我:「怎麼還沒找到工作?是不是打算窩在家裡啃老?」

我忽然可以體會,為何有人連續幾年沒考上高普考最後選擇自殺。

惶然無依之下,某天我經過台北車站,看見有家補習班打著航空培訓廣告,上頭列著空服員薪水 50K-70K、月休 10-15 天、可環遊世界、享有員工機票優惠等等。

這則廣告讓我動念了,空服員薪水這麼高,福利這麼好,我何不試試看?

我向補習班問了課程內容與價錢,一期十二堂課竟然要兩萬多元,而且所謂的航空培訓只是傳授面試技巧,並不保證每個學員都能順利考上。

我非常猶豫,但想到上一次出版社的面試經驗,我想自己在面試方面或許真有不足之處,需要專業人員指導;何況我也沒有時間一試再試,再這麼「遊手好閒」下去,只怕就要鬧「家變」了。

算算存款還夠,心一橫,便報了課程,我的空服之路於焉展開。

台灣航空的飛行生涯,因空難而告終

從參加航空培訓班到考上空服員,這段過程我大約花了 3 個月。

我算是幸運的,第一次報考空服員,便考上兩家航空公司,我知道許多女孩連續考了 3、4 年都沒考上。

因為經濟壓力,我直接進入最早放榜的台灣航空受訓。

當時的我只求有一份工作就好,加上航空公司這麼難考,對於其他應試者談論外商航空與國籍航空孰優孰劣,或是比較本國航空哪家待遇最好、哪家待遇最差,我其實都沒有太深感受。

直到受訓完畢,開始飛行後,我才發現這份工作與自己原先想像大不相同。

我花了半年時間適應環境,飛了 8 個月左右才對經濟艙工作完全上手。在此之前,每每想到要飛,我就覺得厭煩恐懼,不知今天一起工作的組員好不好相處?資深學長姊對新人是否有耐性?客人是否會乖乖的,不會因為缺少毛毯枕頭而為難我投訴我⋯⋯等等。

不僅是我,不少同事上線之初,同樣有適應不良的情況,有些人忍不下去,不在乎那紙 30 萬合約(註),索性賠錢了事,拍拍屁股走人。然而更多人和我一樣,拿不出 30 萬,只能努力適應,滿心期待 3 年時光速速飛逝,重獲自由身。

如果不是後來發生空難,我應該會飛滿 3 年再另謀生路。

空難發生的那一夜,我們全家徹夜無眠,我下了班回來,同家人一起守著電視等待奇蹟出現。當新聞發布消息全體機組員罹難,母親哭著要我辭職,說這份工作實在太危險了,不過是 30 萬而已,就賠給公司吧,沒必要把自己的命給賣了。

於是隔天我辭職了。

辭職的當下很爽快,然很快我就體會到,為了 30 萬賣命或許不值得,但當你拿不出 30 萬卻收到法院寄來的存證信函那一刻,真的想死的心都有了。

當時我雖然也找了一份校園餐廳的管理經理工作,但薪水只有過去的一半,我也清楚知道自己不喜歡這份工作。

我又回到畢業之初那道恐懼迴圈裡。

夜深人靜,有時我一個人偷偷在房間哭,才還清學貸瞬間又背了 30 萬的債務,我究竟怎麼把自己的人生搞成這個樣子?

於是半年後,中東航空來台招考,我毅然選擇報名參加。

考入中東航空,學會獨當一面

加入中東航空的頭半年,我在其他同事面前顯得安靜少言,主要是覺得自己英文不夠好,害怕說錯被人笑話,因此很少開口。

直到某個航班結束,因為我的表現極好,來自黎巴嫩的資深組員表示要寫讚揚信給我的經理,並將副本寄給我。

當我看到那封讚揚信,發現裡頭充滿各種文法錯誤以及拼字錯誤,而我的阿拉伯經理依然讀懂了信件內容,並稱讚我做得很好。那一瞬間,我才意識到,如果我的同事都能在中東航空工作十幾年並升上客艙督導,我又有什麼好害怕的呢?

除去這層心理障礙後,我開始能夠自在地與同事聊天,態度也變得比較自信大方。

加上這份工作的特殊性質,每趟航班都與初次見面的陌生人一起工作,很快我就被訓練得獨立堅強,因為有些外國組員是靠不住的,無論機上工作或外站觀光皆然。

還記得我第一個外站過夜班是羅馬,那是我第一次到歐洲,非常興奮。我和其他組員一起搭飯店接駁車來到市區,同他們在幾處觀光景點閒晃。

後來走到梵諦岡,我決定進去參觀博物館,但另外兩位組員沒興趣,於是我們約好兩小時後在博物館門口碰面。

我一路按博物館的動線規劃走,到了出口才發現,出入口竟然不是同一個!我問了好幾個路人,總算找到方向,沿著圍牆跑了大半圈才回到博物館正門,那時已經比約好的時間晚了快半個鐘頭,同事早就走了。

當下我非常驚慌,想著我一個人該怎麼辦,手機沒有網路,電量只剩一半,我又不太記得來時所走的路線,身上的歐元也不多,要是錯過最後一班接駁巴士,我要怎麼回到飯店呢?

我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找了一間有 wifi 的咖啡廳,連上 Google map,查好路線圖,就這麼一路走回去,中途迷路就問路人,竟然也讓我趕上最後一班接駁巴士。

從那次之後,每回飛往外站,我一定會事先做功課,在地圖上標誌飯店、各大景點並搜尋交通路線,將所有資訊存在手機裡,並備妥行動電源,就算再有落單事件發生我也不怕。

與多國同事共事,「小羊也會長出角來」

除了工作上的訓練,異鄉生活也充滿很多挑戰,比如和不愛乾淨的室友鬥法、電信公司超收網路費、信用卡繳款設定錯誤、公司診所醫生誤診、搬宿舍糾紛等等⋯⋯。

起初我還會忍氣吞聲、自認倒楣,後來發現,「以和為貴」這個心態,在中東這個地方起不了什麼效用,有時候就是得表現出強硬的態度,捍衛自己的權益,才不會被耍奸偷懶的外國人瞞混過去。

幾個台灣同事都取笑我是小羊,在航班上老被外國組員欺負,吃了很多悶虧。不過時間久了、磨練多了,小羊也會長出角來。我不喜歡和別人起衝突,但旁人踩到了界線,我也會反擊。

平心而論,與各國同事工作相處的點滴,無論好壞都是寶貴的經驗,我從他們身上聽到許多有趣的故事,他們也化成我生命故事的一部份。

加上這 3 年來,在世界各地飛來飛去,見識了不少東西,思想觀念比以前開放許多,尤其面對髒亂、噪音、秩序、禮貌、效率等台灣人會用高標準對待的事物,我現在都是無比寬容,能自己處理的事絕不假手他人。

習慣了一個人的生活與旅行,我可以感覺自己變得比以前自信堅強、獨立勇敢。許多以前不敢想像、不敢嘗試的事情,現在都有勇氣去挑戰了。

做自己、獨立堅強、勇於挑戰,應該是這 3 年異鄉生活所帶來最美好的禮物吧。

時光膠囊

1. 與換日線「相識」的過程:一直是換日線的低調粉絲,某天決定投稿,分享自己在中東航空的飛行觀察。

2. 對一年後的自己,我想說: 希望我已經勇敢轉換跑道,不是繼續待在舒適圈內。

3. 對一年後的換日線,我想說:謝謝編輯團隊的戮力經營,希望一年後支持者更多、作者更多、工作人員更多、經費更是多多。

註:為保障雙方權益,在我們受訓完畢,正式飛行前,航空公司要求我們簽署 3 年工作契約。契約中有一條註明,如果空服員未飛滿 3 年便離職,需賠償航空公司培訓與裝備費用共 30 萬元。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大齡空姐/大齡空姐的飛行觀察筆記 提供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