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我出走的,是父母那過於沉重的愛」──定居泰國 3 年,我才明白何謂「自由」與「人生」

「使我出走的,是父母那過於沉重的愛」──定居泰國 3 年,我才明白何謂「自由」與「人生」

撰文:彭湘芸/泰妹日記

2015, 5 月。我一邊整理行李,一邊將工作交接給下一位店員,準備開啟未知的旅程。 3 年前的我是師大某知名服飾鞋店店長,在輔大織品行銷系畢業後,似乎理所當然地開啟銷售服飾的職業生涯。銷售服飾這職務對我來說並沒有不好,每天看著自己喜歡的美麗衣服,一面協助客人穿搭、和客人談心,同時擁有好的同事與老闆,薪資條件其實也不錯。那時的我工作順利,有一些存款,也可以每天將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

當時,和交往 6 年的男友感情穩定,因為本身和父母同住,更沒有房租水電的煩惱。
生活日復一日,每天在早起瑜珈、吃飯、上班、下班、睡覺間循環,假日和家人好友出門,和大多數的台北人差不多。

然而,在我內心深處卻像是有棵等待萌芽的種子,一直希望自己能走出台灣看看外頭的世界。從幾年前初訪泰國、愛上泰國以後,便對這個國家念念不忘,那種心情從沒停止過,3 年前的 5 月底恰好是我工作最後一天。在正式離開工作崗位後,看著手中老早就訂好的機票印著「 6月9日 」。還有一週的時間,手邊事卻不間斷。

6月初因緣際會,和朋友到了某位老師的住所。他像個慈祥的老爺爺般泡茶聊天,誰知道竟在那日,開啟我的身心靈之旅。自幼,與父母之間該如何相處,一直都是我的人生課題。
 
啟程前往泰國前幾日,成為我人格最分裂的一週。與友人們把握在台僅剩的時間聚餐、認真嚴肅地交接工作,然後,四下無人時,再淚流滿面地回想自己這些年來與父母間的相處。其實當時的我心想:「再怎麼尷尬反正我也要出國了,該說的就說吧!」

怕尷尬、沒有時機點說、不好意思說、怕說了父母給予負面回應或潑冷水⋯⋯等等,心情就在如此五味雜陳的情況下,和母親聊了許多內心話,也是第一次感覺父親捨不得我離開家,畢竟我從小到大別說是離開台北了,連家都不曾離開過。

離開之際,父親也緊緊擁抱我輕聲告訴我:「爸爸真的很愛你。」

3 年後,我多了許多未曾想過的新身份

2018,5 月。現在的我正坐在清邁一間咖啡館裡,一邊悠閒喝著泰北手沖咖啡,一邊提筆寫下這篇文章。感謝換日線給我這個機會在這段流浪的時間裡,能剛好靜下心回頭看這 3 年來一路成長的自己。

目前的我正在泰北流浪,剛從半個月的山上義工老師結束回到山下開啟一個人的清邁悠閒小日子。這 3 年來,我從一位服飾店店長搖身一變突然多了許多我過去想都沒有想過的身分。

我成為一名環遊泰國流浪者,七十七府準備跑透透體驗不同人生。
我成為一名旅遊作家,在台灣出了一本書《泰妹日記》,寫下一年多的流浪日記。
我成為公司的行銷與社群負責人,每天和大家分享泰國美麗的人事物。
我成為一名瑜珈老師,在泰國的帕岸島研習海島瑜珈整整一個月,拿到瑜珈教師執照。
我成為一名泰國旅遊行程設計者,流浪三十餘府與諸多海島,讓我對泰國觀光文化略為精通。
然後,今年 5 月底,我成為一名教授泰北當地孩子繁體中文的義工老師。

這些頭銜與經歷, 3 年前的我從來沒有想過會有這麼一天。當時只是順從內心的聲音,抱著流浪玩一年就回台灣再開服飾店的心情來到泰國。誰知道生命竟如此神奇,如今我定居在這個迷人的國度裡,與泰國人共生。也成為一個只要有網路,哪裡都能成為行動辦公室的工作者。

3年間,不是只有一般人看到的光鮮亮麗

很多人會問我怎麼走到這一步?現在到底做甚麼工作?千言萬語難道盡這三年來看似光鮮亮麗,實則吃了不少苦的背後。從 3 年前初到泰國,即使已經放下不是來觀光的而是準備「生活」在這裡的心態,還是面臨許多挫折。一句泰文都不會講,英文能力也很差,更別說來自他國的獨身女子一名,該如何在曼谷尋找落腳處。

關於最現實的生活費,也是後悔當年在服飾店上班時怎麼不多存一點?只帶了 5 萬台幣便勇闖天涯,現在想起來,也替當年的自己捏一把冷汗。從剛到泰國看一切都很新鮮有趣,過著人人稱羨的泰國旅居生活,直到看到泰國菜就有點反胃、被計程車司機耍了不下 10 次、在風水不好的租屋處碰到髒東西還去廟裡拜拜收驚、總是擔心下個月房租付不出來的窘境⋯⋯種種困惑、矛盾,期間不是沒有問過自己:「我到底幹嘛來泰國?」

更慘的是,在泰國不健康飲食與自己心理壓力下,身體健康逐漸亮起紅燈,身型也開始走樣、容易感冒生病,我的臉也因為嚴重內分泌失調整張潰爛,當時的我每天帶著口罩出門(泰國人很少帶口罩),在路上成為奇葩,也沒有自信更不想與人社交。回顧看出發泰國前的照片還覺得自己那時是個妹,不到半年我怎麼已略顯老態、面色蠟黃還發爛的可怕老婦?多少個夜晚在崩潰痛哭下度過,卻又因為撐著面子,告訴自己沒有滿一年絕對不回,這除了是對自己的賭氣,更是不想讓遠在台灣的家人擔心。

擦乾眼淚,收拾行李,我換了嶄新的家,也認識新的朋友,開始調整飲食,讓自己保持放鬆的心情,當一個隨時倒數返台的觀光客,在健康逐漸改善之際,我也跑遍了泰國好多個小島和特色外府旅行。

2016 下半年返台後,幾場演講的邀請機會讓我萌生出書分享的念頭。在還沒有找到店面之際,坊間也都是觀光客專用的泰國旅遊工具書,遂決定把自己這一年的歷程,包含如何找房子、如何辦簽證、如何突破語言障礙、如何從一個搭飛機都不會到現在要去哪都不成問題的流浪日記好好書寫下來。

離家後,我渴望自由但內心仍愛著家人

一年內,我過著沒有收入的生活,一邊埋首寫書、一邊找店面。卻也發現要在台北街頭開店已經沒有過往容易。直到書終於順利出版,我卻一心只想回到那個我心中真正的「家」——泰國。沒想到出走一年再回頭,已沒辦法過著被父母綑綁的生活,寧可自己支付所有生活費,也難以再和家人居住一起。

不是我不愛他們,而是生活裡的小摩擦往往卻是造成一個家庭分裂的主因。既然如此,獨居的自由與小別後重聚的欣喜似乎是最圓滿的狀態。於是,母親那些言猶在耳的話:「我只答應你去一年,不准再去了!」、「以後去旅行就好,去那麼遠要幹嘛?」、「在台灣你做甚麼工作都可以,就是要給我待在家裡!」、「愛你的人都在台灣!」這些沉重的「愛」,促成我們之間第一次的家庭革命。
 
我還記得車上狹小的空間裡,父母雙方正爭吵不休,上演我二十多年來看膩的戲碼。我則不斷接收滿點的負能量。然後,我也無法再多忍受一秒。在南京東路上跳車,身穿高跟鞋與洋裝在台北街頭滾了好幾圈。手機裂了、膝蓋破了,父母與我的心,也都跟著碎了。

接著,我以為自己會頭也不回帶著憤怒離家,畢竟這二十多年來,每一回和母親激烈爭吵後,都在家人的隱忍下,或像我一樣與她大吵之後和好間重覆上演一樣的戲碼。只是這一次,除了遠走高飛之外,我寫了一封很長的信,告訴母親這些年來,我如何承受她滿載壓力的愛,也告訴她,我需要自己的人生。

「總有一天,你會老、會走。身為父母最大的期待,應該是未來孩子能獨立自主的生活?」我向她解釋按照以往的教育,我很有可能只會成為一個花瓶或生活白癡。

然後,28 年來,母親第一次向我道歉,並且明白我在說甚麼。終於,她答應放手讓我去飛。如今我與父母的關係就像是朋友,一年回台灣 2 次吃飯聊天,每天用通訊軟體報平安,甚至前些日子我的生日,母親第一次傳了:「做你選擇的事,讓媽媽以你為榮!」這些字句,都讓在泰國的我深深感動。

這 3 年間,我徹底感受到何謂「自由」。自由安排時間、自由前往想去的地方,
發自內心把喜愛的事與工作結合,那麼工作一點也不辛苦,也能樂在其中。

這 3 年,是我人生最劇烈的轉變,但同時我也深刻體會這世界的美好,也才明白如何熱愛「人生」。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陳太陽

Photo credit:彭湘芸    提供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