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歐盟外交官配偶的告白:先生工時長、在異鄉舉目無親,「語言」是我重新擁抱生活的鑰匙

一個歐盟外交官配偶的告白:先生工時長、在異鄉舉目無親,「語言」是我重新擁抱生活的鑰匙

撰文:舒舒/從歐洲看世界

天空一如往常般陰霾,綿綿細雨自一星期前就飄零不斷,我走在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東北角的「舒曼圓環」上(歐盟的中心地標)。
 
外子老聶是歐盟「對外事務部門」(European External Action Service, EEAS)的官員,等同於我國的外交部。當他被派駐在歐盟以外國家時,身為他的配偶,就是所謂的「外交官夫人」,有一些難得的活動經驗:官方安排的名所參觀訪問、光鮮亮麗名人群集的國宴,以及他國外交官及其眷屬舉辦的各式活動:國慶晚會、下午茶、讀書會、外語會話沙龍、文化交流會、慈善晚會、戶外踏青、國際聯誼等等。有時活動數量之多,甚至還得趕場才行。
 
歐盟外交官:即使派回「總部」,多半也是「外國」
 
歐盟是世界最大的經濟共同體,也是許多國家重視的外交對象。托「歐盟光環」的福,舒舒得以出入各類官方活動,也總能成為他國外交官的座上賓。然,自己心裡清楚:邀請函背後肯定的不見得是我這個人,而是我的身分資格。
 
外交圈就像個私人俱樂部,而歐盟外交官則是擁有「金卡」的會員,可以享有 VIP 待遇,能使用普通會員無法進去的設施。那種「認卡不認人」的遊戲規則,恰巧也是今天國際社會現實的縮影。
 
如果將外交官比喻成國際舞台上長袖善舞的演員,那麼回到總部的外交官,頓時便成了洗盡鉛華的平凡公務員。而外交官眷屬的立場又更尷尬,尤其是歐盟。
 
歐盟外交官和他國外交官最大不同處是:他國外交官返回總部時,回到的是「母國」,眷屬們或可復職、或可接續出國前的活動,家人親友均在身邊;然歐盟外交官多來自非比利時的歐盟其他國家,即使回到總部布魯塞爾,也還是在「外國」,配偶們往往必須在舉目無親的環境中,從零開始,獨力摸索重建生活圈。
 
外交官配偶,挑戰融入比利時生活
 
在經年的駐外生活中,舒舒已經三度往返比利時的首都布魯塞爾。對於在台灣出生長大的我,回到歐盟總部布魯塞爾自然不是回家,而是被派駐到另一個外國。
 
布魯塞爾是個以法語為主的城市,除了市中心的紀念品店員,一般人的英語水平不怎麼樣。起初在此生活時,曾因為離鄉背井、又不會法語,而有被全世界遺棄的疏離感。即使開始學法語,也曾因為說的不好,導致被人誤會、歧視,甚至曾經有過不敢張口說話、不敢出門的心理創傷期。
 
在舉目無親、老公又每晚工作到九、十點的國度中,孤獨無助感曾讓舒舒流下無數滴眼淚。當然,這樣的「人生陣痛期」,隨著互聯網的發達,親友距離遙遠似乎已不再是問題。然而,如何順利的融入當地生活,仍是外交眷屬生涯的一大挑戰。
 
「語言,是掌握海外生活的一把鑰匙」
 
回首前程,自己慶幸總是遇到貴人提醒與提攜。
 
「不要小看語言,它不只是溝通工具,更是掌握妳能否順利在外國生活的一把鑰匙。」一位資深外交官夫人叮囑我。
 

從法語到德語、日語、西班牙語,一路漂泊的過程中,一路將外語硬生生的「啃」下來。無論別人的選擇為何,我的海外生涯第一要務永遠是學語言。忙碌的穿梭在語言學校、會話沙龍、社團活動間,只為多一些練習外語的機會。
 
當自己會說法語後,才發現語言能力所帶來的不僅是「實質優勢」,更是個人自信心的提升。理性的自信,能幫助自己越過心理障礙,向外伸展、擁抱世界。
 
最好的例子就是海外求職。本以為自己沒有 MBA 文憑,在歐洲必定難找工作。但實際上憑藉著歐洲的碩士學歷(舒舒專攻歐洲聯盟)和英法雙語的履歷,舒舒還是順利的在布魯塞爾的一些跨國公司裡找到了白領工作。
 
隨後即使派駐到日本、瑞士等國,也因為一開始就全力學習當地語言,而替自己找到了得以發揮長才的工作。
 
將自己歸零,擁抱未知的生活
 
最近隨著老聶的生涯新規劃,舒舒來到了法國和西班牙交界的庇里牛斯山地區,開始了「山居歲月」。對於一直習慣都市生活的我而言,鄉野山林是一種人生新體驗、也是一項挑戰。
 
南法鄉村地區的落後和不便,是習慣於台灣便利生活、及漫步在巴黎塞納河畔的遊客難以想像的。手機無訊號、蝸牛網速的互聯網、一小時一班公車的與世隔絕,曾讓舒舒氣餒的想拎著皮箱回台灣。然,在嘗試著將以往的自己「歸零」、將心和眼「全開」之後,這裡的人情濃厚、自然豐腴,令我驚艷不已。
 

晴朗的藍天、秀麗的山川、清冽的空氣,以及鳥獸蟲鳴,是舒舒沉思冥想的好環境。以前學的法語和其他外語,替我和鄉里居民搭起友誼的橋樑。
 
如今,除了常有同村友人送來當季有機蔬果外;山谷鄰居更是大開他的櫻桃園,讓舒舒終於實現了親手摘櫻桃的童年夢想。自己在異國輾轉的生活經歷,好似「人生就像一段旅程」這句話的寫照。
 
是驚喜、還是意外;是小確幸、還是大成功──端看個人如何看待。人生是否美好,其實僅憑心頭一念,不是嗎? 
  
遇見換日線,動筆寫下歐洲點滴

 
最後,與換日線的緣份,始於語言和生活都已得心應手的 2016 年,偶然看到交大教授朋友在臉書上轉貼換日線的文章,由於舒舒一直在尋找具有深度和國際觀的台灣媒體,自此成為換日線忠實讀者。隨後嘗試投稿分享自己在此求學、求職與生活的歐洲觀點,蒙張翔一主編不棄,成為換日線作者,深感榮幸。

但願一年後的自己,「一步一腳印」的繼續前進,我相信,「凡走過必留下痕跡」,今天的自己是昨日的累積。把握當下、認真生活、有夢雖好,隨緣最美。

對一年後的換日線,我想說的是:期許換日線能堅持理想,繼續提供所有中文讀者一個寬廣、多元、兼顧知性和感性的文化交流平台,讓我們的眼界更高、更廣、更遠。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舒舒   提供

我們都是移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