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清亮又充滿魔性」的聲音,引領我攻克無數個人生的「第一次」── 一段因打電動開始的緣份

一個「清亮又充滿魔性」的聲音,引領我攻克無數個人生的「第一次」── 一段因打電動開始的緣份

文:光小狼/狼眼看世界

2014 年我第一次用自己的薪水,買了剛出爐的電子遊戲機,索尼的 Playstation 4;雖然不是第一次擁有一台電玩主機,但從來沒有在主機發售的第一時間就擁有。當時正逢職涯的低潮,利用這個理由「奢侈」了一下,卻也沒想過一台電玩主機,讓我和換日線結下不解之緣。當時才第一次體會到隨著科技的進步,以往只能用文字和不認識的網友溝通,或是必須安裝額外的電腦軟體才能語音交流,在這一台當時剛推出的科技玩具上都變得更簡單,只要插上網路線就行了。

隨著當時萬眾矚目、備受期待的 IP—Destiny 發售,我也隨之栽入這虛擬的宇宙空間。就在遊戲發售不久,便開放了多人副本 Raid(遊戲科普時間:多人副本 Raid 通常需要複數玩家組隊進行解謎,想成打群架也是可以)。本來認識幾個一同遊玩的網友,可惜時間總是配合不上又缺乏默契;驚喜的是,就在某個夜晚,一位比我年輕許多的網友把我拉進一個據說「年齡層比較高」的線上派對之內組隊。

我和這派對內的幾個網友一拍即合,或許是因為我們年紀相仿,也有可能是我們的反應都比年輕人慢一點,但我們總是能一起消滅五大行星來的怪獸拯救地球。那段時間常常和這群肝已經不是很新鮮的大叔們一起熬夜打群架,當然我們在遊戲的過程中也會閒聊分享各自的人生經驗,和對各類議題的看法。

網友阿飛少時在酒店當少爺,後來轉念開始學寫程式,現在在某間遊戲公司擔任資深工程師。很奇妙的是,一位奧米加大大從來沒有跟我們玩一樣的遊戲,但卻常常愛跑來跟我們聊天,聊著聊著總是會聊到兩岸遊戲公司的發展、某款遊戲賺不賺錢、做得好不好,甚至哪個政治人物根本是稅金小偷之類的話題。語氣很狂暴、內容很深入,原來這位大大真的是兩岸遊戲圈的大腕,當然後來也成為了換日線的作者之一。

一個清亮魔性的聲音,引領我成為「換日線」宇宙的一份子

在語音聊天時,有一個清亮的聲音叫做歐弟,只要聊到鋼彈總是異常興奮。平時宛如各種惡搞派對中的小屁孩,但只要聊到財經議題,就又顯得萬分「溫文儒雅」、講到各類八卦內幕更是繪聲繪影,讓人實在好奇這人的真實身份。

當然我也會在派對內分享我自己工作上的心得或是碰上的各種困難,職涯遇到的困難雖然只能自己面對,但有一群和自己年紀相仿的同儕可以互吐苦水,甚至可以從不同的角度提供看法,這比虛擬的遊戲抒壓帶給我更多的收穫。

就這樣和這群大叔們在宇宙奮戰一年多以後,有一天那個叫做歐弟的大大突然說,「小狼我最近在搞一個新的平台叫作換日線,你有沒有興趣來這平台,寫你去復仇者聯盟工作或是職涯的心得?」乍聽之下,我的第一反應是:我這麼平凡一個上班族,有什麼東西或是資格可以拿出來說嘴的?但那個清亮的聲音開始帶著魔力鼓勵我,就這樣掙扎著交出了第一篇稿子,那個聲音清亮的歐弟也開始被我叫做老編或是總編。
    
本來只是義氣下答應朋友的作文,變成了我生命中的一部分。工作和生活一樣,不是只有陽光和彩虹,而是常常伴隨著醜陋和打擊。而在心情低落工作不順遂的時候,寫稿變成情緒宣洩的管道,更常常變成自己內心的對話。
    
三年前第一次參加作者聚會,還不太習慣人群。其實習慣躲在虛擬世界背後的我,很難得可以認識許多在各領域圈最傑出的工作者。然而隨著時間,共同在換日線宇宙(Crossing Universe)寫稿、在換日線薩諾斯老編的威力之下,來自世界各地的作者們總是能瞬間一見如故,總是可以找到機會一起在台灣甚至國外吃頓飯、聊上幾句。

害羞工程師,第一次上台演講

自從進入了換日線宇宙,視野就不停地被迫撐大,也結交了更多淡如水的知己好友,有在職涯上給我非常多寶貴意見、讓我有機會去世界頂級顧問公司喝咖啡的彥廷兄(請見拙文:換日線神文套用手冊)、充滿爸氣的顧問 Roger、也有心思細膩文字間充滿感情的天光咖啡閣主 Euphie逆襲的田橋仔侯大、親如舍妹的誠涵小妹妹等──就在這些好友們,滿足了作為一個偽文青小小的驕傲時,那個熟悉又清亮的聲音再次發出魔力:

「狼大,過陣子和台科大有合辦一個演講,你是技職體系出身,要不要去主講?」

就這樣,一個害羞內向的工程師就又被拐去突破人生了,在這之前,從來沒有想過在數百人面前吹噓自己乏善可陳的人生。儘管事前演練了很多次,但正式上場時還是腦袋一片空白,準備好串場的笑話根本就被拋到九霄雲外,滿滿 20 分鐘的演講被縮水了 5 分鐘,下台後的掌聲伴隨著緊張的手汗,滿足了我偽文青的小小虛榮心。

然後隔了一年,那個清亮又帶著魔力的聲音又叫我回母校再講一次,但明明我的母校是台北科大不是台灣科大啊。第二次的演講並沒有比較簡單,前一年的講稿全部廢棄不用,我想既然都來臺科大第二次了,萬一講跟去年類似的東西被抓包,那豈不是丟臉丟滿整個換日線宇宙?所以在自己小小的不服輸和口碑壓力之下,去年又在台科大顫抖了一次,而且這次講完以後還有讀者跑來找我合照,偽文青之魂熊熊燃燒。

文章第一次被選入紙本季刊,並用季刊成功把到妹

這近三年的寫作並不是沒有碰到瓶頸,第一次碰上瓶頸時,好友喇叭找我去泰國度假,心想那不如就順道去拜訪專科時代的同學順便找找靈感,也許可以寫寫別人的故事。

於是厚著臉皮聯絡失聯已久的同學,訪談很順利度假很愉快,所以產出的文章大概是我目前在換日線的頂峰「強者我同學」系列。當然也沒忘了拜訪在泰國的作者 Jack 萍萍;最後更不忘把身在澳洲當澳客的喇叭拉進了換日線宇宙變成我的下線,我想喇叭的輸出應該很讓上線換日線薩諾斯老編滿意才是。

人生想不到的事情比想得到的多太多了,那個清亮又充滿誘惑的聲音再次響起,這次是要編實體季刊,第一本當然沒有我這種偽文青的份,我們只有乖乖幫忙賣雜誌拉下線的活可以幹。第一本專刊大獲成功,也因此成為固定發行的季刊後,第一期就把我訪問泰國同學的文章也收了進去。當拿到印有自己文章的實體雜誌時,那巨大的成就感又滿足了偽文青之魂的虛榮心。
    
無獨有偶,當時也因為要找尋新的寫作靈感,打算從職場作家轉型成職場戀愛作家(?),但這已經是一個充滿女王、彼特蘇、肆一的藍海市場,一隻科技業跑出來的狼是要寫什麼才好?腦中轉過不少想法卻少了寫法,身為電動阿宅也單身太久了,本來也覺得自己大概會這樣老宅一生,又想觀察一下目前人肉市場的百態,所以報名了某信譽不錯的 Speed Dating,打算臥底觀察輕熟婚姻市場。

萬萬沒想到卻被某人吸引了目光,露出久違的狼性。也由於太久沒有談戀愛,缺少交手經驗著實陷入苦戰。此時清亮又充滿威嚴的聲音再次響起,換日線薩諾斯老編指出,此次季刊和誠品書店合作宣傳,在某間分店有此次季刊的作者哭牆,歡迎作者前往朝聖。戰況陷入膠著的狼狼靈機一動,某次 dating 後孤軍示之以弱,誘敵深入誠品書店直到換日線哭牆前,決戰季刊之下一戰功成。也因此有了三年後這張照片,身為電動阿宅的伴豈可不試試電動的箇中滋味,換日線宇宙真是惠我良多啊。

一年後,願我們都能拓展自己的可能性

給一年後的自己:希望你能繼續開拓自己的眼界和可能性,繼續拉下線進入換日線宇宙,繼續無法抵擋那個清亮又充滿誘惑的聲音。試著更加體會周遭的人事物,試著用更多的面向觀察這個宇宙,就像你在季刊出書時所說的「下一本換你」,寫到江郎才盡的時候,就交棒給後起之秀吧。專注本業或是欣賞他人都是一種生活。

也願換日線繼續擴大宇宙,加入各種不同的作者,包容各種不同面向的觀察和心得,不介意被外界貼標為綠媒或是統媒,畢竟換日線薩諾斯總能霸氣的將各種偏見彈指灰飛煙滅。也謝謝換日線給了我這麼多人生變化,未來的一年,我們繼續禍福與共吧。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光小狼 提供

世代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