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寄人籬下、18 歲才生平第一次搭火車──我貸款數十萬,決心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曾經寄人籬下、18 歲才生平第一次搭火車──我貸款數十萬,決心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文:何則文/香蕉夢想家

換日線誕生三年了!我也在換日線寫了三年。三年說短不短,可以讓一個出生的寶寶學會說話,但說長也不長,跟換日線誕生同年進大學的同學們也還沒升上大四呢。

這三年,我在換日線寫下近 70 篇文章,超過 20 萬字,平均每兩周就供稿一篇。跟著換日線一起成長的這三年,看著歲月如梭,自己也有許多的人生感慨(?)。

三年前,我還只是個學生,在新竹清大跟交大中間的經濟部專業人員研訓中心,就讀國家專門為了培訓外派人才開辦的國際企業經營班,為了成為一個海外國際人才努力 K 書,在業界老師的摧殘下,每天為了報告跟考試忙到昏天黑地。

今天,很幸運地,我成了一個大型企業的基層管理者,帶著一個小團隊搞搞活動,這三年間也遊歷了許多地方,從以前完全沒有出過國的台北俗,到在 4 個海外城市工作過,走遍東亞跟東南亞各國。除了身分的轉變外,心境也是。

談起跟換日線的相遇,也是一場奇遇。但這一切要從更久之前的故事說起,我在學生時代就很喜歡寫東西,尤其是各種天南地北、稀奇古怪的事情。

大學以前不曾離開台北,內心憧憬「外面的世界」

因為出身低收入戶的家庭,小時候生活範圍只有台北,家裡就連機車都沒有,我國中曾經買過台腳踏車,被偷以後沒錢買新的,也就沒交通工具了。平時跟著兩個年邁的姑姑一起寄住在親戚的房子裡生活,從來沒有過什麼家族小旅行。

我國中小的生活,就像《楚門的世界》,只有台北市那幾個行政區,頂多畢業旅行坐著遊覽車去遊樂區,沒見識的我到了高一時還以為,來自基隆的同學都住在荒煙漫草中的透天厝裡。

每每暑假後返校,只能羨慕的聽著同學又去哪國玩了。中學時甚至為了看飛機長什麼樣子,特別跟朋友坐車到桃園機場,親眼看看飛機的樣子。要說那時的我是井底之蛙,可能還客氣了。

讀了大學離開家鄉,第一次到外縣市生活,卻連怎麼買火車票都不會,大一(也才 10 年前而已)第一次要回台北,還很害怕一直問同學,車票要怎麼買、要怎麼坐,深怕搞錯──很難想像吧?一個 18 歲的成年人了,竟然從來沒坐過自強號。

到了南部鄉間的同學家裡玩,同學爸媽開著車在我們在田間馳騁,我看著窗外一大片田地,連連驚呼:「哇!原來真正的田長這樣啊!比課本裡面的漂亮多了!」搞得身旁的同學驚訝又尷尬,原來台北人可以這麼沒見識。

因為那種被困住的感覺,讓我從小一直對「外面的世界」很好奇,國小就很愛看《國家地理雜誌》──那精美的照片,從亞馬遜雨林到阿拉伯沙漠、從紐約大城會到中國偏遠鄉間,這本雜誌就像我的眼睛,帶我到世界各地。

到了大學以後,我開始走遍全台每一個縣市,火車、單車、機車環島不知道幾次,也去爬過百岳、游過日月潭、單車環島等等,就是想看看這世界長什麼樣子。

但是真正到講著不同語言的海外地方,還是大學畢業幾年以後的事情。因為經濟條件的限制,我當時只能透過閱讀來了解世界,讀歷史的我,對世界各國在政經軍事的競合與其背後的歷史脈絡特別有興趣,透過文獻跟報導的研讀,建構我的全球視野。

不過因為家裡經濟情況不好,家人一直希望我能當公務員,給家裡穩定的支持。大學畢業後找到中央機關約聘人員的職缺,同時下班後讀書準備高考,但是工作一陣子後,我發現我愛冒險的性格不適合當公務員,我真正想要的是到海外看看,離鄉背井去打天下。於是在 2014 年報考了政府開辦的經濟部兩年期國企班,貸款了幾十萬繳學費,再一次成為學生。

熱衷寫作投稿,意外發現「換日線就是我夢想的媒體!」

3 年前,那是我在國企班第二年,喜歡寫故事的我,到處投稿,分享我知道的故事。幾乎聽過的媒體,我都曾經投書過,不過在起初,幾乎沒有人回覆。畢竟誰要刊登一個誰都不是的學生寫的文章呢?非名校畢業、沒亮眼經歷,還大談國際政經、全球視野。不過,我也從來沒放棄,只要有寫文章就會投出去,沒人理我就自己放在臉書上。

那時候,我在國企班組了一個學生社團,是一群有志前往東南亞發展的年輕人的組合。我們剛結束前往越南實地拜會台商、駐外代表的考察行程。回到台灣後,我的好朋友說:「你臉書寫這麼多有關國外故事的文章,怎麼不投給換日線呢?」那時候我寫的文章多半就只是在臉書上放著,文長往往數千字,點讚的人有時卻只有個位數,但我並不在意。

那是 2015 年 9 月,換日線成立 3 個月左右,我還不大知道換日線是什麼,上網 google 一下,讀完幾篇文章,竟然「大驚失色」──這就是我從小夢寐以求的媒體啊!可以看到世界的多元樣貌,看盡大家在各地的人生冒險旅程。我立馬投了一篇考察返台在新加坡轉機時,遇到講閩南語老伯伯跟我們分享故事的文章,很迅速的得到主編翔一大的回覆,還在讀書的我,就成了換日線的元老之一。

不只是個作者,我同時也是個真愛粉,幾乎換日線每一篇新文章,我都會細細閱讀,還常常幫編輯挑錯。上班忙裡偷閒,手機打開的頁面也都是換日線,看看有沒有哪個在天涯一方的年輕人,又寫下什麼有趣的故事。你或許也能在換日線臉書 Po 文下,看到我數百字的留言。

而我自己也持續寫下我在各地的所見所聞,2016 年初,我到了華碩越南實習,也開始寫很多有關東南亞的故事,之後用 100 天上山下海遊歷中南半島各國,甚至在緬甸出家當和尚

圖/何則文 提供

這之後,我順利錄取了一家大型科技企業,派駐在越南首都河內附近的工業區,經過幾次轉調、到了幾個中國大陸的城市工作過,一年多後,在主管的賞識下幸運地晉升管理職。3 年的時間,從一無所有還負債 50 萬的苦逼窮酸學生,到人生沒事可以去學校分享、到各國探探險的高顏質帥哥。

回想這 3 年,從學生到一個大企業小主管,還出了一本書(正在寫第二本),這個過程轉變是很大的。我常常在想,要是當初沒有做出那個大膽的決定,放棄穩定工作邊讀書考公務員,反而背負對家裡經濟條件來說是巨額的貸款去進修,今天的我會在哪裡、做什麼事情呢?但不管怎樣,如果當時沒冒這個險,或許都會留下遺憾吧!

堅信人生的可能性:我不記得挫折,只記得一往無前的勇氣

去年底《天下雜誌》邀請我到中山大學跟學生分享我的故事,在我分享結束後,有人舉手發問:「聽完你精彩的故事,想問你覺得人生中最大的挫折是什麼?你當時又怎麼克服的?」

「老實說,今天的我,不覺得我經歷過什麼挫折。因為我知道在勝利的路上一定會遇到阻礙,這些阻礙才讓那個贏顯得有價值。而且你今天會在意你國小的『挫折』事情嗎?我都是這樣看待事情的,今天讓你刻苦銘心的痛,十年後多半只會讓你會心一笑,成為你成長的養分。只要你不被自己打倒,不放棄希望,你就有贏的可能。」我當時這樣回覆。

我想我是一個很叛逆、不安於現狀,也很不服輸的人吧。不想要人生就這樣,想搞出些什麼轟轟烈烈的事情,所以我其實很不能接受那些高喊「當今時代不好,青年難有好發展、階級固化了,沒有希望了」的說法。講這種話的那些人多半沒有經歷過真正的貧窮,沒有回到家打開家門,聽到的卻是,「抱歉,今天家裡沒有飯吃了」的回應,很多講這種話的人反而是在為賦新辭強說愁的無病呻吟。

我在換日線寫過很多文章,各種議題都有,從時事評論、國際政經、歷史人文到打電動這種小事,以及訪問各種人,從歷經風霜的老者到各領域含苞待放的青年都有。但我核心的目的,其實都只是想表達一件事情,告訴年輕的你,「沒有人可以限制你,你可以開拓自己的世界跟前途,外在環境不該成為你停滯不前的理由」。

我很高興小時候在圖書館看到《國家地理雜誌》,那些圖文讓我對世界有了遐想,在我心中種下了一個想看看這個世界長怎樣的種子,給我一個追求的目標。我想今天的換日線,也能成為一個屬於你的契機,讓你透過這些各地青年的經歷跟眼光,看到屬於自己不一樣的人生,不一樣的可能。

我很期待,換日線多元的觀點可以不斷地成為更多年輕人的啟發,帶來新的想法,同時你也能將你的想法,在這個平台上分享。我最喜歡換日線的,就是毫無立場的海納各種聲音,即便你是國高中生,你的聲音也能透過換日線被聽見,被看見,這也是我真心熱愛這個平台跟持續支持的原因。

我一直很謝謝當時邀請沒有什麼背景、不是名校也沒有特殊經歷的我,擔任換日線元老專欄作家的主編翔一,這 3 年跟著換日線一起成長茁壯,從零開始,翻轉了自己的人生,開創了一些過去或許從未想到的可能。

在這個換日線三歲的好日子裡,就跟你分享屬於我的這個小故事吧!在這裡,也想告訴一年後的自己:「就算工作再忙,也要一直寫下去唷!期待到了明年的今天,自己也都還能有更多的心得跟故事持續分享,挑戰在換日線超過 100 篇文章!哈哈哈哈!」

希望等換日線五周年、十周年,也能看到「你」跟換日線的故事,甚至到二十周年,我們可以跟自己的孩子說,爸爸當年也是看了換日線,有了些新想法呢!

最後,我是一個很喜歡跟讀者朋友交流的怪叔叔(才 20 幾歲的那種),如果你有什麼想法,也都歡迎你寫信給我,我的信箱在作者介紹能看到。那麼,我們就再祝福一次:

換日線,三周年生日快樂!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何則文 提供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