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2 屆 WHA 特別專題】「不談政治拚健康」可能嗎?從剛果的伊波拉疫情說起

【第 72 屆 WHA 特別專題】「不談政治拚健康」可能嗎?從剛果的伊波拉疫情說起

編輯導言:第 72 屆世界衛生大會(WHA)在本月 20 日於日內瓦展開,許多台灣民眾對於我國再次被拒於這場全球衛生的盛事門外,均感到憤怒,但卻忘了一個同樣重要的問題:究竟這一次的 WHA 在做什麼?進不去,就真的不用關心嗎?

我們相信:哪怕台灣沒有受邀參加 WHA,我們也應該「彷彿有受邀」一樣的關注、了解全球衛生社群關注的議題,才能確保台灣與世界衛生潮流保持聯繫。

【第 72 屆 WHA 特別專題】共計 3 篇文章,分別介紹本次大會上,關於數位醫療、衛生急難,以及非傳染性疾病與心理健康等議題看點,也將說明它們為何重要、如何實際影響台灣民眾日常。

上篇:【第 72 屆 WHA 特別專題】數位醫療現正夯,但只拿出一個 App 是不夠的!

今年梅雨季來得早,5 月初開始,天氣就開始變得又濕又熱,而這樣的氣候最適合登革熱傳播。當各縣市衛生局展開預防性噴藥的同時,也開始提醒民眾檢查、清除積水,避免病媒蚊孳生。回顧 2015 年秋天,從台南、高雄爆發的嚴重登革熱疫情造成 4 萬多人感染、更有 200 多人因而病故。

事實上,類似登革熱這樣的傳染病,不斷在世界各地對人類健康帶來可怕的傷害。從 100 年前造成上千萬人死亡的西班牙流感、到這個世紀初的 SARS、禽流感、茲卡病毒,再到近年來慢慢受到國際關注的登革熱,傳染病對健康、乃至於對社會、經濟、國家安全的嚴重威脅,讓它一直以來都佔據了全球衛生場域的舞台核心。

WHO 在去年通過的第 13 期工作總計畫(詳請見筆者專文)便將衛生急難(health emergencies)列為未來 5 年 WHO 的三大戰略優先項目之一。而在今年的 WHA 上,一個預計將受到萬眾矚目的事件,就是目前仍方興未艾的剛果共和國伊波拉大流行。這場疫情從去年 8 月爆發以來,已經帶走超過 1,000 個生命,成為僅次於 2014 的西非疫情以來,史上第二嚴重的伊波拉疫情。

剛果的伊波拉疫情:衛生急難的極端現實

也許關注國際衛生新聞的讀者會感到疑惑:我記得我在哪裡讀到 2018 年的剛果伊波拉疫情,
處理得很成功?這些讀者並沒有搞錯,事實是光是 2018 年,剛果就爆發了兩次伊波拉,第一次 4 月的疫情在 3 個月內被順利解除,但不到一個月內,另一場疫情又在同一個國家再次爆發。

使這第二場疫情格外棘手的原因有許多:首先是相較於 2018 年 4 月在鄉村的疫情,這次的疫情發生於人口密度較高的都市與郊區;而它所爆發的北基伍省,更本來就是一個飽受叛亂組織騷擾的戰區。另外,北基伍省位於剛果和烏干達的邊境上,許多合法的人口移動或非法人口買賣、貨物進出與走私都讓疾病散播的風險更難以控制。

而在這場疫情中,假新聞和對醫療人員的攻擊,也成為阻礙疾病控制的嚴重障礙。伊波拉疫情被有心人士包裝成「政治議題」;他們指控外國醫療團居心不軌、阻礙疫苗的運輸和發放、甚至攻擊當地的醫院。這種對醫療人員的攻擊對士氣無疑是巨大的打擊,一些醫療人員曾表示不排除要以罷工來抗議

這場疫情種種格外嚴峻的狀況,促使 WHO 重新檢討自己對衛生急難的策略和態度:一份 WHO 獨立監察委員會的報告指出,衛生急難團隊面臨人力不足、士氣低落的問題;而 WHO 也忽視了衛生急難中維安所需的成本和人力,將醫療人力暴露於不必要的安全風險下;並且 WHO 仍然不夠積極地與其他人道救援組織合作與整合。另外,這份報告也在這場疫情中觀察到另外一個,也許是導致前述幾個問題的根本性問題:錢不夠用

圖/#WHA@Twitter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WHO 也有財務困難?

從上個世紀末,WHO 就陷入了執行效率不彰,致使捐助國不願提供資金,又因而使行政更為困窘的惡性循環。

進入 21 世紀後,隨著全球衛生地景的轉變,WHO 的主導地位逐漸被由微軟創辦人夫婦成立的蓋茲基金會、全球基金(The Global Fund)、G7(八大工業國組織)等新興的跨國組織侵蝕、取代,又加深了 WHO 的財務困境。

針對剛果的伊波拉疫情,WHO 的總幹事 Dr tedros 數次公開發言呼籲會員國伸出援手,填補目前約 8,000 萬美元的財務缺口。這個數字看起來似乎不小,但這只是富商們在 3 天內為聖母院重建捐出總額的一成。撇開捐助者乃至於公共輿論對於不同議題有差別待遇之嫌,這仍然顯示出WHO、乃至於整個全球衛生界長期面臨的不受捐助國青睞、信任的問題。

以兩年為預算循環的 WHO,今年又到了需要審查和通過 2020-2021 雙年度預算的時候;而 WHO 長期被限定用途捐款(earmarked contribution)束縛的困境自然又再次被提起:

限定用途捐款顧名思義就是用途被限定的捐款。好比說你想辦一場 100 人的研討會,預算估計邀請講師要 10 萬,餐飲 1 萬,文宣資料 2 萬。某公司決定捐助你 100 萬,卻限定只能用在餐飲──於是你就只好辦一場便當極為高級,但是沒有講者的研討會。

WHO 的處境與上面這個荒謬的例子不無相似之處。以其已結算的 2016-2017 雙年度為例,50 億美金的支出總額中,竟有超過 7 成屬於限定用途捐款,其處處掣肘的情況可以想見。對此,許多倡議者開始高呼修改章程,提高非限定用途會費的額度,讓世衛組織可以更彈性的運用這些資金。而回到這次的伊波拉疫情,這個捐款用途受限的問題同樣也在檢討報告中被提起。

想要「不談政治拚健康」,恐怕很困難

在新興傳染病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這個時代,在嚴重衛生急難發生時,統籌有效且快速的反應、整理並發布資訊,是 WHO 一個非常受到重視的功能。這場伊波拉疫情除了提供了一個衛生急難反應上重要的學習案例,更再次暴露了WHO預算結構問題所帶來的困難。

對於全球衛生工作者、學者與讀者來說,這其中重要的教訓也許是了解政治對於實務醫療衛生工作的重要性。在起先的疫情案例中,受助國的政治情勢,深深影響了衛生援助的成效;在關於預算的討論中,我們則發現政治聲量、預算、核銷項目這種似乎很官僚的政治議題竟會對 WHO 的工作帶來如此大的影響。

這正是全球衛生治理(global health governanace)這個學門關心的焦點:說穿了,不論在全球、區域、國內層級,政治議題,都深深地影響著醫療衛生政策的成效,想要「不談政治拚健康」,如同任何「不談政治拼xx」,恐怕終究都是不可能的。

圖/#WHA@Twitter

下篇:【第 72 屆 WHA 特別專題】不容小覷的「慢性病」,你的觀念正確嗎?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WHA@Twitter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