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 71 屆世衛大會現場:五大焦點觀察,與會議落幕後才要開始的「戰鬥」

我在 71 屆世衛大會現場:五大焦點觀察,與會議落幕後才要開始的「戰鬥」

作者前言:上週(台北時間 21 日),筆者隨全球衛生 NGO 至瑞士日內瓦,參加第 71 屆「世界衛生大會」(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A),在會場關注了今年的數個重要議案。為了讓中文讀者──尤其是無緣在世衛大會上被代表的台灣民眾,也可以了解本次大會討論到的幾個重要衛生議題,謹撰寫本文投稿換日線,希望對讀者們有幫助。

今年的「世界衛生大會」有不少值得注意的重點。首先,這是新任總幹事、來自衣索比亞的譚德賽(Dr. Tedros)上任後所召開的第一次大會,且要通過代表世界衛生組織施政重點的「未來五年工作總計畫」;此外,今年稍晚將舉辦幾場重要會議,而這些會議的主題,也影響了此次世衛大會上的討論焦點。

焦點一:GPW 13 未來五年目標:跨部門合作,與「3 個 10 億」

通過第 13 期工作總計畫(13th General Programme of Work, GPW13)可以說是這場世界衛生大會最重要的任務,也就是前面提到的 5 年工作總計畫,將定調世界衛生組織未來 5 年整體政策的大方向,乃至於影響其他全球健康治理組織、各個國家與非政府組織的施政焦點和資源分配。

GPW13 的執行時程為 2019 到 2023 年,其核心任務是「讓人類更健康」,並幫助世界達到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這樣的用語展現了世衛組織進一步認清自己的職責,不能僅限於衛生部門,而要從社會各層面著手,達到「提升全人類健康福祉」此一更宏大的宗旨。

從 GPW13 的紀錄草稿,可以發現其中特別強調「整體政府」(whole-of-government) 、「整體社會」(whole-of-society) 的「跨部門」(multisectoral)合作──即要達到上述目的,不能只專注於衛生政策的變動,還應配合一國之內的貿易、賦稅、教育、農業、都市發展、食品及藥品等政策;以及所有利益相關者──包括個人、家庭、社區、跨政府組織、宗教團體、公民社會、學院、媒體、志願性質之協會,甚至私人企業共同支援、參與,才具有完整性(更詳盡的釋義可參考本文)。

值得注意的是,GPW13 還設下了一個看似充滿「雄心壯志」的目標:3 個 10 億──亦即要在 2023 年前,讓 10 億「尚未享有健康照護服務」的人口得到健康照護、促進 10 億人的健康與疾病防治,讓 10 億人免於健康急難的傷害──明確定義出 3 個目前最受關注的議題,並認知到三者的重疊,也說明了世衛組織希望透過更精準的測量與紀錄,以更有效分配資源並獲得成效。

世界衛生組織第十三期工作總計畫將「促進健康」設為首要任務,並立下「三個十億」的具體目標。圖/世界衛生組織網站

焦點二:從 40 年前的「初級健康照護」,到如今的「全民健康覆蓋」

如果說今年的世衛大會有一個最重要的關鍵字,那就是全民健康覆蓋(Universal Health Coverage, UHC)。全民健康覆蓋有 3 個目標:讓所有人享有健康服務、讓健康服務的品質盡可能提高、讓需要健康服務者的財務風險盡可能降低。這個概念說穿了,直指世衛組織憲章及聯合國人權宣言所揭櫫的「健康是基本人權」觀念。

因為這樣根本上的重要性,加上過去數十年來的嘗試與摸索,已奠定了它的效益和可執行性,全民健康覆蓋除了在新的工作總計畫裡佔據核心地位,總幹事譚德賽也在今年 1 月的執委會會議上直言:全民健康照護會是他任內世衛組織施政的基礎。

與此同時,今年還是 1978 年世衛組織與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在阿拉木圖(哈薩克第一大城)通過的「初級健康照護宣言(Alma-Ata Declaration on Primary Health Care)」40 週年,該宣言象徵世衛組織第一次開始具體推動「人人健康(health for all)」的概念。因為「初級健康照護」,也就是奠基於社區,最基本也最唾手可得的基本健康服務,正是達成「人人健康」的首要手段。

今年稍晚,全球社群將要簽訂 40 週年的新初級健康照護宣言,故各路的學者官員無不趁這次大會,卯足勁地推銷自己對於這兩個議題的想像,包括推動全民健康照護的政治效益、公共財政支持(public financing)、弱勢族群照顧、新興科技、基層健康人力培訓的重要性。

瑞典衛生部長 Bent Hoie 在會議上講得一針見血:「我們已經有非常充足的證據和實例,推動初級健康照護來達到全民健康覆蓋,早已不是技術性問題也不是財務問題,而是有沒有政治意願的問題!」

焦點三:非傳染性疾病的「本命年」

分析推特上關於今年世界衛生大會的推文,發現最常出現的 hashtag 包括全民健康覆蓋(uhc)、人人健康(healthforall)、非傳染性疾病(ncd)、和全球健康中的女性(womeningh)。圖/Twitter@Maike Voss

有趣的是,熱心的網友還整理了今年世衛大會上,最多人在推特上使用的 hashtag,發現除了穩坐第一名的「全民健康覆蓋」之外,另一匹黑馬當數「非傳染性疾病(non-communicable diseases, NCDs)」。

NCDs 在全球健康界長期得不到應有的注目,已經是「公開的秘密」,全球每年死亡人口中有 70% 與 NCDs 相關,但世衛組織卻只撥出不到 3% 的預算給這個領域。

今年 NCDs 卻得到如此重要的關注,與今年年底聯合國即將招開第三度的「非傳染性疾病聯合國高階層會議」(United Nations High-Level Meeting on NCDs)有不小的關係。這場會議由聯合國舉辦,與會者自然不限於衛生官員,因此被視為是幫 NCDs 爭取到跨部門政治支持的絕佳機會。

另一方面,今年的世衛大會通過了身體活動全球行動計畫(Global Action Plan on Physical Activities),致力於打造一個鼓勵人們運動的社會環境。其他獲得甚高聲量的議題,包括心理健康、針對香菸、糖分、酒精課徵「罪惡稅(STAX)」、健康的商業決定因子(commercial determinants on health)、禁用反式脂肪、空氣污染等環境因子,以及子宮頸癌等等。

本次大會的另一個歷史性成果,是世衛組織和華盛頓大學的健康度量估計研究所(Institute of Health Measurement and Estimation, IHME)簽訂協議,承諾將透過更詳細的數據分析,協助資源分配決策。

IHME 長期為全球健康提供各種數據,其中最有影響力的,當屬全球疾病負擔報告(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這份報告中直指非傳染性疾病對人類健康的損害,超過其他任何疾病。長期被相對邊緣化的 NCDs 倡議人士期待這份協議可能代表世衛組織將投入更多資源在 NCDs 上。

世界衛生大會進行到一半,主席忽然喊停,讓瑜伽老師進來帶世界各國衛生部長做瑜伽,身體力行運動對於健康的益處。圖/鄭凱元 攝影

焦點四:「傳染性疾病」的進展,與「全球健康安全」的鞏固

從上面的推特 hashtag 整理看起來,相較非傳染性疾病受到的高度關注,傳染病在這次的大會上似乎稍稍被「邊緣化」,但其實仍不乏重要的進展。

最受矚目的,無疑是今年稍後同樣也要舉行聯合國高階會議的結核病。本次會議除了討論高階會議的策略,世衛組織秘書處也提出跨部門問責框架(multisectoral accountability framework),建議透過強化資訊監控、揭露和檢討,提昇疾病防治成效。

世衛組織跟另一個全球健康的重要管理機構──世界銀行(World Bank)則簽訂備忘錄,成立全球防範監控委員會(Global Prepardness Monitoring Board),透過獨立監測和定期報告,強化各國、聯合國機構、乃至於企業和民間團體面對疾病流行爆發的防範和應變能力。

小兒麻痺目前已經在 4 個區域被宣布根除,僅有非洲和東地中海 2 區還在努力。因此世衛組織正逐漸將「根除計畫」轉型,並將重點放在「確認根除後的策略(post-certification strategy)」。

過去,世衛組織有幾次「差點根除」疾病的經驗,例如雅司病(也稱「熱帶肉芽腫」,是一種生在皮膚、骨骼及關節的熱帶感染病);為了不要重蹈覆徹,世衛組織這次非常謹慎地強調這最後一哩路的重要性──如何維持資金投入、監控系統和藥物、疫苗的可近性等等。

焦點五:進步之聲──性別平等與青年參與

這幾年來,全球健康領域越來越積極地檢討結構中的「性別不平等」問題,不斷有呼聲要求「講台上不可以都是男性(no all-men panel)」。Women in Global HealthGlobal Health 50/50Women Deliver 等組織,更是直接以提振女性在全球健康界的地位與聲量作為主要的「與會任務」。

今年的世衛大會上,幾乎每一場座談中,主辦人都會對該場的性別組成進行分析。而譚德賽總幹事更自豪地宣佈,他所組成的高階主管團隊,是世衛組織史上第一次出現女多於男的情況。不過根據 Women in Global Health 提出的統計數據,各國「全球健康」管理階層中的女性仍然相當稀缺。

根據非政府組織 Women in Global Health 的統計,世衛組織的 11 位助理總幹事中有 7 位女性,但世界各國派往世衛大會的代表團絕大多數仍由男性擔任團長。圖/Twitter@Women in GH

青年參與則是今年另一個世衛組織嘗試做出長足進展的領域。今年世衛組織首次舉辦了青年公聽會(Youth Town Hall),打造一個完全將話語權交給青年的場子。這場會議上也有不少來自台灣青年出席交流,並和國際學生組織建立新的伙伴關係。

世界衛生組織一直有招募青年實習生的傳統,這個計畫也被很多對有志於全球健康的年輕人,當成未來進入相關全球組織的敲門磚。但這個計畫也一直被批評為「世代、階級不正義」的剝削,因為整個計畫並沒有給予薪資或補助,不但說穿了是讓年輕人無償地為世衛高官工作,更直接讓很多中低發展國家的青年(當然,也可能是高度發展國家中,經濟能力較不足者)完全沒能享受這個機會。

今年世衛大會通過的實習制度改革決議文決定徹底改變這個現象,除了將開始對實習生給予財務補助和有系統的訓練課程,更承諾在 2022 年實現招募 50% 以上來自中低發展國家的實習生。

小結:真正的戰鬥,在會議結束後才開始

全民健康覆蓋、初級健康照護、非傳染性疾病、全球健康安全、性別平等和青年參與──這次世衛大會展現出全球健康社群對諸多普世價值的追求──諷刺而遺憾的是,台灣仍然在這次大會上缺席。

也或許,這正具體而微地說明了為什麼世衛大會的紙上談兵、國際舞台上的決議或話術,終究只是「全球健康管理」的一小部分,卻不能直接等同於實際能讓人民有感的健康改善。全球健康的真正戰鬥,是在走出「萬國宮」後才真正開始。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世界衛生組織網站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