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東德的「社會主義聖誕節」:古巴柳橙、西德贈品與「淺艇基督徒」

那些年,東德的「社會主義聖誕節」:古巴柳橙、西德贈品與「淺艇基督徒」

雖然聖誕節始於其宗教意義,但它如今對於許多西方民眾而言,都是一年中最重要的節慶。在德國,民眾從 11 月就會開始為聖誕節進行準備與採買。隨著相關活動與隨處可見的裝飾,早在一個多月前,四處就彌漫了過節的氣氛。直至隔年 1 月初,聖誕樹與聖誕飾品才會被收起來,也代表了聖誕節與假期的正式結束。

然而,由於宗教與社會主義的唯物論與無神論相抵觸,宗教信仰在許多社會主義國家中都是被禁止的,這也連帶使聖誕節受到了波及,例如當今將聖誕節視為西方侵略文化的中國,以及位於更重視聖誕節的歐洲大陸的前東德。

五零年代的「淺艇基督徒」

東德政府早從 1950 年代就開始打壓宗教,不僅宗教宣傳活動被明令禁止,甚至教堂欲舉辦活動也須事先申請。

對於民眾而言,想上教堂可以,但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結果就是會被記上污點,甚至求職碰壁,也因此出現了「淺艇基督徒」(U-Boot-Christen)這個名詞,指稱只在聖誕節上教堂的信徒。東德政府的立場很清楚,白話而言就是:

「信仰是個人的事,沒必要在公共場合宣揚。」

當時的政府欲淡化聖誕節的宗教意涵,並將其塑造成一個普通的年終慶典(Jahresendfeier)。加上信仰伴隨而來的政治風險,民眾也轉而將其視為一個旨在慶祝家人團聚的節日。換句話說,東德人民依舊慶祝聖誕節,只是將場所從教堂轉至家中、從公開轉為私下。

1950 年代聖誕節期間的東德家庭。圖/Hans-Michael Tappen@Flickr BY CC 2.0

物資缺乏的年代,人民如何過節?

對於大人們而言,在聖誕節不可貨缺的是聖誕麵包(Stollen),對於孩子們而言則是聖誕禮物;然而,兩者在物資短缺的東德都是問題:

製作德式聖誕麵包所需的材料中,葡萄乾與杏仁不容易買到,而柑橘皮與糖漬檸檬更是想也不用想,只能另尋其他材料代替。

當時從西德寄往東德的民間包裹上必須標明「贈予物,非銷售產品!」(Geschenksendung! Keine Handelsware!)的字樣,而這類包裹的數量在聖誕節前夕會翻倍成長,其中除了裝載如咖啡與香菸這類物品外,最重要的便是製作聖誕麵包的材料。因此,來自於西德親友的包裹對於許多東德民眾而言都是相當大的期待。

1960 年代聖誕節期間的東德家庭。圖/Hans-Michael Tappen@Flickr BY CC 2.0

對於孩子們,聖誕節最重要的當然是禮物,而他們也會列許願清單。只是,就連泰迪熊這般看來再普通不過的禮物,交貨期都可能長達數週,且當然所費不貲。因此,在聖誕節前夕的百貨公司前,往往會看見一列由疼愛子女的父母所組成的人龍在寒冬中排隊。至於買不到或買不起的人,只好親自動手製作禮物了。

談到聖誕音樂,Frank Schöbel 與 Aurora Lacasa 的《與家人同過聖誕節》(Weihnachten in Familie)會勾起許多前東德人民的回憶;至於聖誕大餐,相信許多人都忘不了古巴柳橙,畢竟同屬社會主義國家陣營的古巴,也是東德當時的貿易夥伴。

只是,對於古巴柳橙的回憶是負面的,而這些柳橙往往因為相當難吃,多會被榨成汁。對於許多人而言,若能在聖誕節幸運且意外地獲得幾顆多汁的柳橙,已是一件值得高興上一整天的事。

針對這樣原物料短缺的問題,東德政府並沒有視而不見,例如 70 年代就有政治人物提出了解決之道:頒布聖誕麵包禁令(Stollenschenkverbot),並認為,不做麵包就沒有原料需求,更不用花費金錢在上面。幸好此政策提議始終未被執行。

1950 年代東德的聖誕節。圖/Hans-Michael Tappen@Flickr BY CC 2.0

宗教影響,延續至今

顯然,東德人民對於聖誕節的顧慮在於經濟與物質層面,而政府在於宗教與政治層面。

當時對於宗教的打壓畢竟是全面性的,聖誕節只是受影響的其中一環,且影響持續至今:依據德國政府 1990 年的宗教信仰統計,西德人民以基督教的 36.9% 為多數,其次為天主教的 35.4%,反觀東德則有超過 61.3% 的人民無任何宗教信仰。

許多人都知道,兩德統一至今近 30 年,東西兩端仍存在著明顯的經濟差距。由此看來,兩者間的社會差距不僅存在於經濟層面。

執行、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1980 年的柏林圍牆。)PETERSHAGEN@Flickr BY CC 2.0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