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巴黎選出首位「非裔市長」,美國還在實施種族隔離政策

當巴黎選出首位「非裔市長」,美國還在實施種族隔離政策

美國於 2009 年選出了首位非裔總統後,美國人為此深感驕傲,他們認為這體現了民主與自由、體現了「美國夢」:無論種族與膚色,任何人在美國都擁有成功的機會。然而,很多人不知道,位於大西洋彼岸、歐洲大陸上的法國,早就在 1879 年就選出了首位非裔市長,而且是首都巴黎的市長,他叫 Severiano de Heredia。

Severiano de Heredia 本人肖像。 圖/維基百科

Severiano de Heredia 於 1836 年出生於古巴首都哈瓦那,之後受人收養。19 世紀初的拉丁美洲並不平靜,正在經歷大規模與殖民母國對抗的拉丁美洲獨立運動。此外,黑奴貿易問題嚴重,在此社會背景下,即使是混血黑人與自由黑人也逃不過遭歧視與排擠的命運。考量到社會的動盪,加上收養家庭經濟條件良好,Heredia 的養父將他在養母的陪同下送往法國接受教育,而這時的他才 10 歲。Heredia 隨後進入了位於法國巴黎的路易大帝中學(Lycée Louis le Grand)就讀,並於 1855 年以優異的成績畢業。

路易大帝中學 。 圖/維基共享

養父過世之後,Heredia 繼承了他的財產,過著豐足的生活。他在畢業後曾當過記者、文學評論家與詩人等等⋯⋯並於 1868 年結婚,育有一子一女,接著在1870 年獲得了法國公民權。

只是, Heredia 並不滿足於安逸的生活,他積極參與政治活動,主張教育普及、政教分離、工業化、媒體自由、女權改革與廢止童工等,並於 1873 年當選為巴黎市議員,開始了他的從政生涯及共計 6 年的市議員工作,隨後於 1879 年赴任巴黎市長。

與此對比下,大西洋彼岸的美國在 1865 年才剛結束南北內戰,而黑奴制度在其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1860 年美國的非裔奴隸人口高達近 400 萬人,即使非裔民眾在南北戰爭結束後被賦予了許多權利,也淪為名存實亡。更有甚者,美國各州於 1880 年代開始施行種族隔離政策,直至 1954 年才被立法禁止。

換句話說,當法國巴黎在受首位非裔市長治理時,美國的非裔民眾仍屬於社會的「次等公民」。

1943年美國種族隔離的「有色人種等侯室」。圖/維基共享

Severiano de Heredia 於 1870 年代末期接下巴黎市長一職時,巴黎的人口已超過 200 萬,是當時歐洲的第二大城市(僅次於倫敦)。然而, Heredia 換了位子,腦袋卻沒換,他在任期內的寒冬積極為街友尋求庇護所,甚至雇用了超過 1  萬名的失業民眾進行街頭清潔與維護工作。在卸下市長職後, Heredia 於 1881 年再度獲選為國會議員,並於 1887 年接下了公共建設部長一職,而這個職位使他有機會透過建設校園與圖書館推動教育與知識傳播。直到 1893 年競選落敗, Heredia 才決定退出政壇,回歸到他最初熱愛的文學與歷史研究工作,並從大文豪雨果的手中接下了巴黎理工協會( Association Philotechnique )主席一職。

回想 19 世紀初, Heredia 的養父顧及了拉丁美洲的黑奴貿易及社會歧視問題,將他送至法國接受教育,但 Heredia 的膚色仍使他在法國受到保守派與種族歧視民眾的言語攻擊,不僅有人稱他為「巧克力部長」( ministre chocolat ),還有人指稱他為「黑鬼部長」( le nègre du ministère )。儘管如此, Heredia 留給世人的普遍印象仍是正面的,不僅充滿智慧,還富有文化涵養。法國歷史學家 Paul Estrade 甚至在 2011 年為他出版了傳記 Severiano de Heredia: Ce mulâtre cubain que Paris fit maire et la République, ministre。

圖/Amazon

Heredia 退休生活沈浸在人文科學研究中,直至 1901 年於家中安詳辭世,享年 65 歲。他長眠在距離巴黎市區不遠的墓地 Cimetière des Batignolles ,附近更有一條以他命名的街道 Rue Severiano de Heredia 。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關卓琦

Photo Credit:維基百科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