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天安門」早了 36 年:東德六一七事件,蘇聯坦克前的「統一日」

比「天安門」早了 36 年:東德六一七事件,蘇聯坦克前的「統一日」

1989 年 4 月,舉行於北京的前中共中央總書記胡耀邦悼念活動中,主要為大學生的參與者不滿政府對於胡耀邦的負面評價,提出了重新評估的要求,活動自此發展成了反貪污與爭取自由的大規模示威活動,之後甚至獲得了其他城市的響應。

示威活動持續至 6 月,而在即將失控之際,中共當局派出了軍隊、裝甲車及坦克車進行鎮壓。6 月 4 日,一名手無寸鐵的市民用肉身擋在一隊坦克車前,這一幕被外國記者捕捉了下來,成為了天安門事件最具代表性的畫面。

然而,很少人知道的是,類似的場景也曾在德國分裂初期的 1953 年 6 月發生過,早了天安門 36 年。當時的東德工人因企業不加薪卻增加工作量而進行罷工,而協商失敗使罷工活動自此發展成了擴及其他東德城市的爭取民主與自由抗爭活動。

起初,東德政府只派出警察驅趕民眾,後來才遭到「老大哥」蘇聯介入。整起事件最終有超過 12,000 人遭到逮補、超過 1,600 人遭到判刑,更因蘇聯派出了坦克車鎮壓,造成了 50 至 125 人的死亡,但確切傷亡數字至今仍無法釐清。

圖/Carlos Huang@Shutterstock

「爭取勞權」演變成「民主抗爭」

二戰後,德國自 1949 年分裂成東德與西德,而在戰後初期,相對於東德的低迷經濟,西德則是出現了經濟奇蹟(其中的影響因素有許多,包含美國的馬歇爾計畫)。由於當時東德實施的是共產主義的中央計畫經濟,加上物資短缺與不願輸給西德考量,政府理所當然地在 1953 年 6 月 13 日至 14 日的黨中央大會上宣佈,將提高 10% 的計劃產量。

對於工人而言,這意味著工作量的增加,但薪資卻維持不變。這不合理的決議很快地便引起了廣大勞工的不滿,而在 6 月 16 日當天,柏林就有將近一萬名勞工上街抗議,並在要求政府撤回決議的同時,呼籲眾人進行集體罷工。

至此為止,抗爭活動都還算和平,人民與政府間真正的對抗要到隔天,也就是 6 月 17 日才開始,且規模迅速擴大,不僅從首都柏林擴及其他東德城市,抗爭人數也從原本於柏林的 10,000 名,增加到全東德近 100 萬名,甚至有城市幾乎是全體勞工罷工;期間東德共計有約 600 間企業受到影響,可想而知衝擊程度之大。

同時,許多對於東德政府的不滿也隨之爆發了出來,使訴求從原本的撤回增加計劃產量決議延伸至要求選舉自由、政府下台、蘇聯軍隊撤出及兩德統一。

這場原本單純的勞工抗爭,自此演變成了對抗獨裁與爭取民主的抗爭,而在得不到政府正面回應的情況下,民眾越來越憤怒,甚至開始襲擊東德共產黨的黨部辦公室、市政中心及監獄。當然,也有民眾想要藉此抒發對於東德當局長久以來的不滿。

「老大哥」出手接管

圖/維基共享

這場近乎失控的大規模抗爭活動開始使東德政府慌了手腳,但他們並不打算答應訴求,而是要硬碰硬。17 日當天,當局先後宣布戒嚴,並派出警察與軍隊進行打擊示威群眾,但成效顯然不彰。

當日下午,蘇聯決定進行插手,而當「老大哥」蘇聯一但接管,「小老弟」東德便只能聽命。過沒多久,街上便出現了坦克車的蹤影,為這場抗爭活動作出了流血與終止的預告。

自蘇聯決定以武力打擊東德人民的那一刻起,就算東德人民鐵了心要以生命與之對抗,也注定會是輸的一方。或許蘇聯當時就是看準東德政府的這項弱點才會出手干預,卻也因此造成了這場死傷數難以估計的悲劇。

「德國統一日」

歷史悲劇雖無法挽回,人們仍能從中學取教訓。德國被稱作最會反省的國家,即使這場流血抗爭當時令兩德統一連曇花一現都稱不上,只是發出了聲音,西德仍在抗爭結束後不久,將這天自 1954 年起訂為「德國統一日」(Tag der deutschen Einheit)。

至於兩德在 1990 年真正統一後,即使「統一日」(即國慶日)被改為 10 月 3 日(以紀念正式統一的日子),中央政府也不隱瞞、不扭曲這段歷史,而是將這天改定為紀念日,以紀念那些曾經為了爭取自由而失去生命的人們,並為他們留下歷史註記。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維基共享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