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現代德國,越南人為何成為「比中國人更多」的亞裔人口?德國人又是如何看待?

在現代德國,越南人為何成為「比中國人更多」的亞裔人口?德國人又是如何看待?

近年來,難民與移民議題在德國越來越受到(理性與非理性的)討論,這從另類選擇黨(AfD)的崛起可見端倪。

AfD 是 2013 年才成立的年輕政黨,其隨著難民議題的熱度,挾著右派民粹主義,以高支持率挺進了各邦議會,更只用了短短 4 年的時間,就在 2017 年躍升為德國第三大黨,僅次於總理梅克爾領導的基督教民主聯盟(CDU)與社會民主黨(SPD)。

圖/Wikimedia Commons@Túrelio CC BY-SA 3.0

AfD 的排外主張是出了名的,不僅反移民、反伊斯蘭,也反歐洲整合,一切以「德國優先」的主張,使其獲得了「新納粹」的稱號,也使得在德國的外國人備感威脅。

德國最多亞裔人口,竟然不是中國人

在德國的外來民族中,一般人最熟悉的便是土耳其人。依據德國聯邦政治教育中心(Bundeszentrale für politische Bildung)所提供的數據,截至 2016 年,德國境內的 8240 萬人口中,有移民背景的佔了 22.5%,而移民背景佔比前三高的國家依序為土耳其(15.1%)、波蘭(10.1%)和俄羅斯(6.6%),這些都是相較於我們,離德國更近的國家。

圖/Wikimedia Commons@Raimond Spekking CC BY-SA 4.0

但若換個角度看德國境內的亞裔民族組成,佔比最大的國家可能會出乎許多人的意料(在此議題上,歐洲國家習慣將包含土耳其在內的西亞國家,視為有別於東亞與東南亞的「中東」)。

從人口組成最多元的首都柏林來看,依據柏林移民心理社會健康促進協會(Gesellschaft für psychosoziale Gesundheitsförderung bei Migranten/-innen in Berlin)所提供截至 2014 年針對東亞與東南亞移民比例的統計數據,占比最大的很明顯是越南,且遠遠超過了位居第二的中國。

柏林的越南裔德國人有 8,000 多人,而中國裔德國人僅有 2,000 多人,若將沒有德國公民身份的外國人也算進去,兩者間的差距更是超過了 13,000 人。

資料來源/柏林移民心理社會健康促進協會、圖/趙崇任 翻譯、製作

資料來源/柏林移民心理社會健康促進協會、圖/趙崇任 翻譯、製作

越南人為何來到德國?

而從德國聯邦政治教育中心所提供截至 2015 年的圖表可以看出,當今德國境內的越南裔族群雖分散在各個不同的城市,但佔比最大的前兩地區依序為前東德首都柏林,以及鄰近前東德的巴伐利亞邦──這當然不是沒有原因的。

二戰結束後,德國的各個城市因需進行重建而急需大量勞動人口,但德國的勞動力又在戰爭期間嚴重減損,加上兩德分裂後,許多東德人民逃往西德(其中以青壯年為主),使得東德的勞動力出現了巨大的缺口(所以之後才興建了柏林圍牆)。因此,東德女性也必須加入勞動的行列,而根據德國電視二台(ZDF)的統計,至東德末期的 1989 年,有 91.2% 的女性投入職場。

在國內勞動人口不足的情況下,德國只好向外求援。在西德向歐洲各國招募勞工的同時,東德由於政治意識形態的不同,尋求了同為共產陣營國家的協助,其中包含了越南、波蘭、匈牙利等。

此一時期,東德境內的外來人口多是外籍勞工,他們以合約工的形式來到德國。從德國聯邦政治教育中心所提供針對 1989 年東德境內外來人口的統計數據來看,很明顯地,其主要來自於越南與波蘭,而越南更是以近 3 成的比例高居首位。

在往後的數十年間,隨著東德的工業化發展,其對於勞動力的需求也逐漸增加(東德之後更成為了整個共產集團的經濟領頭羊),外籍勞工的數量也因此有增無減。

圖/譯自 德國聯邦政治教育中心

然而,在兩德統一後,德國自己都面臨了高失業率的問題,顯然已不再需要這些外來的合約勞工。儘管有部分的勞工被遣返回國,考量到這些勞工在德國居住已久,仍在 1997 年賦予了他們於德國居留的權利,但相較於當初來到德國的越南勞工人數,能合法留下的只是少數。

1992 羅斯托克市暴動:牽連 120 名越南移工

然而,看看當今德國因中東難民議題所產生的激烈討論與辯論,難道當初接收這些越南移工時,一切真是如此順利嗎?當然不是。

圖/Wikimedia Commons

在兩德統一後不久的 1992 年,德國北部城市羅斯托克市有一棟被稱為太陽花大廈(Sonnenblumenhaus)的大樓,其當時主要作為難民收容中心使用(其中的難民過半來自於東歐國家),緊鄰著的是居住了 100 多名越南移工的宿舍。

不大的收容中心擠了過多的人,造成了環境與衛生的問題,因此引發了附近居民的不滿。然而,主管單位對於此事的解決態度卻相當消極,使得雙方之間的緊張氣氛不斷升高,導致了日後暴動的產生,之後更遷怒於其他的外國人──包含居住在隔壁的越南移工。

圖/Wikimedia Commons@Bundesarchiv CC-BY-SA 3.0

整起暴動自 8 月 22 日持續至 8 月 26 日,而根據北德廣播公司(NDR)的報導,22 日傍晚便有約 2,000 名民眾聚集在收容中心前,之後更有約 200 名民眾開始朝大廈丟擲石塊,直到警方派出了 150 名警力才控制住情況。

然而,隔天又有民眾開始朝太陽花大廈聚集,這次更包含了新納粹與極右派份子。除了 500 名暴力份子外,還聚集了約 3,000 名圍觀看熱鬧的民眾,並於晚間開始朝大廈丟擲石塊與雞尾酒炸彈,甚至連警方都受到攻擊,直到傍晚獲得其他地區的警力支援才將情況控制下來。

收容中心的難民隨後於 24 日被撤離,但有關單位認為越南移工並非被鎖定的目標,因此未將其另外安置,卻沒料到,這天才是整起暴動最激烈的時候。暴力份子這天再度於太陽花大廈前聚集,並與警方發生衝突。

警方至傍晚已精疲力竭,只得撤守,使暴民趁機闖入了越南移工宿舍並丟擲雞尾酒炸彈縱火。大樓隨之陷入火海,但趕到的消防車卻被民眾擋在外圍,期間仍舊有人將雞尾酒炸彈丟向大廈,所幸包含孩童在內的 120 名越南移工最後都奇蹟似地成功逃生,但整起破壞與暴力行為直至 26 日才被警方完全控制與終止⋯⋯。

小結

21 世紀交通科技的革新,大大地增加了不同國家民眾之間的接觸,也縮短了不同國家之間的交通距離,隨之而來的移民相關議題,對於當今所有國家而言都是值得深思的,而其中的文化差異也是不可避免的。我們雖無法改變歷史悲劇,但能借鏡歷史避免重蹈覆徹。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