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就是撿人家不要做的,然後把它做好」──「疾風事件」,與英倫就業市場的角落觀察

「移民就是撿人家不要做的,然後把它做好」──「疾風事件」,與英倫就業市場的角落觀察

「移民就是撿人家不要做的,然後把它做好。」

這句話,是 2 年前聽一位非裔同學 Sonika ( 註一 ) 說的。以前不懂,但在離開保護傘的「洗禮」後,現在懂了。

今早聽到 LBC 電台 ( 註二 ) 主持人 James O’Brien 在訪問「疾風(Windrush)事件」 ( 註三 ) 的受害者,感觸甚多: Windrush Generation (疾風世代)指的是 1948 年到 1971 年,從加勒比海地區抵達英國的人。當初他們坐著 Empire Windrush  (帝國疾風號),跟著父母被送來填補英國的勞動市場。因為「大英帝國」當初承諾他們安居樂業,及擁有英國公民身分。

但幾十年過去,英國政府卻突然說他們不是英國人。

有些人半夜被移民局的人破門而入銬上手銬、突然被告知無法繼續工作、原有的福利全部取消、或是需要花費單次 £2,000 英鎊(約新台幣 80,550 元)辦緊急簽證(之後仍有可能被拒絕,後續還有上訴或司法審查)。但這些都比不上每天提心吊膽的精神折磨。

事件之大,最後導致了內政大臣請辭 ( 註四 ) ,換上了巴基斯坦裔的 Sajid Javid ,試圖安撫人心。

倫敦求職、就業實況

我的經驗,當然比不上 Windrush 事件。但仍痛苦地記得,當初面臨著找工作、辦簽證的時間壓力,每天被 HR 緊盯、被 Agent 催促、等學校成績、等移民局審核⋯⋯這真的比之前在台灣準備執業考試時,還要讓我驚恐──因為所有環節緊密相連,但沒有一個是我能夠控制的。

當初找工作的策略是,只要跟「工程+法律」相關的,我就試,在台灣的一切經驗、執照必須放下歸零,先求有再求好。但拿到工作 offer 的喜悅後,孰知只是另一關挑戰的開始。

但當然,還是只能一步一步走完、走好。如同好友 Tili 說過:「沒有退路,才能留下來。」

不過,倫敦目前的就業環境,求職很大一部分都需透過 Agents ,如果 Agents 那關過不了,連雇主都見不到。若再碰到簽證問題,更是直接被拒絕居多。

我其實很不認同這種聘僱制度。為什麼雇主要迂迴地找人?有一個說法是當初 2008 年金融海嘯,雇主們付資遣費付怕了。但現在這種方式豈不是「因噎廢食」,肥了 Agents 瘦了實際工作者?

學法律的我,還是希望這套體制能保有一絲公平正義的價值,給予移民們更多機會。但這當然只是「希望」而已。

中資企業「打集體戰」的海外佈局,在倫敦

但在英國就業市場的現狀下,近年來到倫敦工作的中國人卻有增無減。原因是他們採行了另外一種模式:

因為工作關係,有機會接觸到中資的公司。他們可說是傾國家之力,把人力、物力、資金搬來英國「進行投資」:除了給外派到此地的一般員工租房、管家、配偶及小孩的補助外,中高階主管反而多聘請英、法籍專業人士擔任(向「老外」學習經驗之後,就轉為自己的資源)──他們正用此種方式,佈局自有的國際網絡。

反觀在這裡,幾乎很少看到台資公司──即使有,給的薪水在當地的物價水平下,也只是「勉強足以溫飽」的基本工資。沒有投資人才的視野、沒有充沛資金的挹注,大家只能勉強生存下來,卻很難大破大立開創新局。

我還記得當時在找工作時,心中最大的一個問題是:「為什麼這裡沒有台灣的律師事務所?」當不少國家都來設分所時,為什麼台灣沒有?如果有,我是否會有更多機會,而不必從頭開始?

堅強的移民

來英國後,特別喜歡聽移民的故事。分享一個小故事給大家:

我任職的公司在每天下班時間,都會由一家清潔公司負責打掃。而一位來自東歐 ( 保加利亞 ) 的帥哥總是吸引大家的目光──因為他穿著時髦,帶著大耳機,說是模特兒也不為過,怎麼看也不像是傳統上認知的「清潔叔叔、阿姨」類型。

有一天,我們跟他聊了一下,才發現這個勵志的故事──他說他每天案子接不完,六日也工作,專門做辦公室、住家清潔的下包商:英國大公司接到案子,就轉給他這「一人公司」做,從接案、執行到收款,一人包辦,錢也沒少賺。 ( 註五 )

外國的月亮,其實沒有比較圓──如果薪水多一點、無謂的政治紛爭少一點,有台灣的家人、朋友、事業,沒有人想要當移民。

急需擴大的市場格局

從英國倫敦的職場中看到,他們「曾經」給不同種族背景的人機會,創造整個國家的多元性。經濟第一、賺世界的錢,沒有人太在乎其他的爭執──當然,現在情況已經有所不同。反過來說,如果台灣可以善用現有的資源,認同並尊重所有種族膚色的人,將市場格局擴大,其實這也是在幫助台灣──屆時,「西進」或「新南向」都將只是選項之一,而不是擇一。台灣人,應該值得更好的未來。

當然,還是很感謝英國一路上給我機會,讓我看到不一樣的天空。倫敦是個很迷人的城市,我從來沒有想過這裏會成為我的第二個家。

但是我心裡知道,這裡仍然是異鄉。或許,「人生為了回家,終究要先離開家。」

( 註一 ) Sonika是一位Quantity Surveyor,她說女性在工程界是少數,何況她又是非裔,她只能撿白人男性挑剩的工作做,把它做好,下次才有機會。
( 註二 ) https://www.lbc.co.uk/
( 註三 ) https://udn.com/news/story/6809/3115272
( 註四 ) https://www.theguardian.com/politics/2018/apr/29/amber-rudd-resigns-as-home-secretary-after-windrush-scandal
( 註五 ) 其實英國的清潔、保全、超市、餐廳、Uber行業,幾乎看不到當地英國人。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LightField Studios@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