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視訊通話逐漸母湯?杜拜遊子無處安放的思鄉情

網路視訊通話逐漸母湯?杜拜遊子無處安放的思鄉情

讓真愛零距離的,往往不是真心,而是現正以百米速度鑲嵌進你我血液中的網路。

對於異鄉遊子來說,網路通訊是命脈、是汪洋中的浮木、是跟家人朋友聯繫最方便也最省錢的方式。不論是文字、聲音或是影像,都能讓人即便隔著幾千英呎,彷彿依然能蹭著彼此的溫度般參與對方的生活。

但是,在杜拜,這件事情變得異常困難。

在中東,為何網路通話被政府漸漸禁止?

在中東地區的許多國家,包含阿聯酋、卡達在內,語音通話服務都是被嚴格管制的。尤其,在蘋果手機初內建 Facetime 通話功能之時,中東地區販售的中東版 iPhone 便直接將此功能閹割了。

而後從 2015 年開始,中東地區開始陸續禁止了網路通訊,舉凡 What’s App、Snapchat、Facebook,杜拜連近幾年唯一可以使用的網路通話軟體 Skype 都在 2017 年底完全被禁止,通話、視訊功能通通不可使用。

對於在杜拜土生土長的人來說,因為家人朋友都住在同個城市,若無法使用網路通話,自然對於生活的影響不大。然而,杜拜是個由外來人口組成的城市,許多旅居者只能花錢於政府指定合作的通訊軟體使用視訊與通話功能,或者是使用最傳統的國際電話,讓思念得以傾訴。

圖/Nick Fewings on Unsplash

初來杜拜時,我本以為禁止使用通訊軟體,是因為伊斯蘭教不可崇拜偶像的因素,但在待久之後,漸漸從政府官方宣佈得知,嚴格管制網路通訊服務(VoIP service, Voice over Internet Protocol service)有諸多原因,包含為了能更易於追蹤恐怖份子的聯繫、安全疑慮考量,甚至還有避免孩童於考試中作弊等等。但是,管制網路通話真的是因為這些原因嗎?

從網際網路快速發展以來,電信傳統產業頻頻受到打擊。這些以技術營利的通訊軟體不受傳統電信規範,在盈利的壓力下,迫使有政府背景的電信產業立法管制網路通訊軟體的使用,保護市場上現有的傳統產業──這行為與當時 Uber 要進入台灣市場,政府為了保全傳統計程車產業的立法與規範有諸多相似之處。

阿聯酋政府的專制霸行

在通訊軟體受管控的同時,若你想使用 VPN(Virtual Private Network)更換網域或是繞道管制,阿聯酋政府皆有配套措施。若是在非法令許可的範圍內,使用 VPN 在網路上收聽、觀看阿聯酋不被允許的內容,或是使用 VPN 進行非允許的通話及視訊,最高將會被罰款新台幣 1,600 萬,甚至送進監獄,種種重罰嚇退了我每個在阿聯酋想使用 VPN 的時刻。

生活上的不便,讓許多旅居阿聯酋的工作者,甚或是杜拜當地人,紛紛上到國際組織 Change.org 的網站請願,希望杜拜政府能打開使用網路通話的一道窗。然而,杜拜政府「一不做,二不休」,竟直接將此網頁封鎖,讓在杜拜網域的人上不了此網頁(如下圖);讓你上山下海,都逃不過杜拜政府的魔掌。

杜拜政府索性封鎖國際請願網站 Change.org,讓使用杜拜網域的人無法向世界傳達「網路通話」之需求。圖/洪婷軒 提供

當然,除了此網站,杜拜政府也時常無緣由封鎖一些他們認為「不合規」的網站。除了霸道與任性,對於杜拜政府,我已經想不出更貼切的形容詞了。

我身邊的同事、好友都是從外地來杜拜工作的旅居者,對於阿聯酋政府的法令甚感無奈,有的家人四散世界各地、有的家鄉距離杜拜遙遠,只有網路能讓我們重新連結;但是對於阿聯酋現階段的法令,我們都無力改變。

猶記得,初來杜拜時,為了跟遠在台灣的家人好友聯繫,嘗試了不下 5 種非主流通訊軟體的通話及視訊功能。然而隨著一個一個通訊軟體被封鎖,時間一久,我也只能告知自己:「既來之,則安之。」不如有空寄張明信片,用最傳統的方式,傳遞最簡單的感情吧。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趙安平

Photo Credit:denis harsch on Unsplash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