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台灣到底怎麼了?」──我在杜拜職場,第一次親身體會到「台灣國際地位」的真實與沉痛

「你們台灣到底怎麼了?」──我在杜拜職場,第一次親身體會到「台灣國際地位」的真實與沉痛

「我不想當中國人!」從我喉嚨努力而憤怒地擠出這五個字時,這瞬間大概是來杜拜這半年最受挫的一次。

在台灣,自認沒有完美盡到台灣公民的責任——關心所有大小社會議題,社會運動中也只參與過幾次大型的學運,但是從小到大甚或到大學、研究所,在新聞媒體素養、社會學的教育背景中,皆一直體認著民主的價值、高度關注台灣在民主體制下的實踐,對於國家認同從不帶有遲疑。

然而,離開台灣到外地工作後,我才真正體會到台灣在世界中最真實的國際地位。

聽到我來自台灣,印巴籍司機:「那個被中國控制的國家嘛」

初來杜拜時,當別人問起「你從哪裡來」時,我總會先說「台灣」。「你聽過台灣嗎?」幾乎是我接著問的下一句。深怕台灣太小,對方沒有聽過,又怕台灣與泰國的英語發音太像造成誤解,幾乎沒有停頓地再接著說:「就在中國旁邊的那個國家」。

這段對話發生的場景,最多發生在計程車上,或者工作場合的閒聊;在計程車上的印度籍或是巴基斯坦籍的司機,半數都聽過台灣,有些甚至還會補充著說:「你們就是那個被中國控制的那個國家嘛,我知道!」甚至也會說:「你們的狀況,跟我們巴基斯坦和印度的狀況很像!政治的問題啊⋯⋯」在聽我解釋更多中國與台灣的差異和歷史時,幾乎都能了解我們的相似與不同之處,對於我們的政治與無奈也深表同情。

對「兩岸政治」永遠興致勃勃的中國客戶,無理的言行讓我憤怒不已

倘若在工作場合遇到這段對話,若時間許可,現場幾乎會直接上演半小時的政治談話節目,題目為:「論國家實權獨立與統一之影響因素探討──以台灣為例」,彷彿一篇沒有盡頭的論文。

而這其中,對於台灣政治最感興趣的,無非就是中國人。

從兩年前開始,杜拜政府在經濟、政策上都積極拉攏著中國,希望吸引更多中國投資者進入杜拜。目前,光是杜拜的中國人就有 30 萬的人口,商務場合上幾乎都得跟中國人合作,而我遇到的中國人,從不避諱確認我的「國家意識」與「政治立場」,甚或是與我討論「民主制度或是共產制度」中的利弊。

曾經遇過中國人與我深度探討「台灣人民對於馬英九政府與蔡英文政府政策的感受」。他們總是超出我預期的更關注台灣政府的一舉一動,往往在長達半小時他們對我的單向溝通後,都會再以「大家都是一家人,最終都是要統一的」結束這段每次遇到中國人,必定會再現的談話。

每每講到政治話題,即便不想深入討論,快速以三言兩句帶過,對方往往不會這麼輕易放過你。「我不想當中國人」這深刻憤怒的感受,在於某次與中國客戶應酬中,不斷地被對方政治鼓吹。

酒精的催化下,揮舞著酒杯一直說著不排斥統戰的中國客戶、說著他以共產黨為榮,說著若是為了加速統一,統戰若需要他隨時可以拿起槍口對著台灣人。遑論我的感受,對著我一遍又一遍地長達兩個小時的政治思想輪姦。在商務場合我只能咬牙忍耐,第一次對這種無理且蠻橫的思想灌輸,感到噁心的全身顫抖,而我為了顧及公司利益,未來還得與這種人長期合作。

身後無法讓我強大的台灣政府,使我感到前所未有的無力——這與在學運當中,得不到政府的正面回應是不同等級的憤怒,讓人只能在現實與體認的價值中,進行安靜沈默的認知破損與重組。

另外一種體驗:讚頌台灣過往輝煌,困惑「你們現在怎麼了?」

除了以上兩種情形,在杜拜也有許多好的國民外交經驗。

例如在某著名觀光景點的摩洛哥店家,在問過我是哪裡人之後,開心地說:「我之前機械裡面的機芯都是 " Made in Taiwan " 哦」,並開始展示那些機芯來自台灣的鐘錶,說著來自台灣的產品品質多麽讓他放心。

抑或是,我的菲律賓同事們,聽到我來自台灣後,直呼「台灣曾是亞洲中心(heart of Asia)呢」,甚至可以細數台灣的偶像明星,諸如 F4、周杰倫,或是曾風靡亞洲的台灣偶像劇。

而那些台灣輝煌的曾經,也在各國籍的同事熱烈討論後,對於停滯不前的台灣現況,產生了疑問以及不解:「你們台灣到底怎麼了?」這大概是少數幾個我在杜拜,嘴巴張開了,卻不知道該從何開始回答的問題。

圖/Castleski@shutterstock

台灣最真實的國際樣貌

剛離開台灣時,對於自己的國籍沒什麼信心,深怕在中國明目張膽的打壓下,大家都認為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或是因為地理位置、國家土地大小,而從未聽聞台灣。

然而,同事在多次的國籍議題上與我提及,台灣的國際形象非常好、台灣人品行是大家有目共睹的,甚至鼓勵我在任何地方都要堅持「我是來自台灣」,「大家都知道你們是一個國家」他是這麼告訴我的。

即便近期台灣又少了一個邦交國,那些在新聞媒體上的報導,都遠遠不及我在距離台灣 4 千英里的地方,感受台灣最真實的國際樣貌。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Alexander Lukatskiy@shutterstock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