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先生 / 太太」,是怎麼變成「虐傭惡徒」的:淺談「權力控制輪」與「路西法效應」

「好好先生 / 太太」,是怎麼變成「虐傭惡徒」的:淺談「權力控制輪」與「路西法效應」

寫完「冷凍櫃謀殺案」和菲律賓籍僱員在科威特受虐的文章之後,突然驚覺有必要點出,「虐傭」事件當然從來不僅在科威特等中東國家發生而已── 2014 年「印尼移工 Erwiana 赴港工作遭女僱主虐待事件」,登上了國際頭條。美國《時代周刊》更以顯著篇幅報導:「印尼傭人是香港的現代奴隸」。

Erwiana 工作 7 個多月沒有領到一分薪水,還被衣架、拖把打得片體鱗傷,幾乎奄奄一息才被送上飛機。事情發生之後,打算離境潛逃的女雇主在香港機場被逮捕,之後被判刑六年,現在服刑當中。 Erwinana 向前僱主求償 81 萬港元,法庭也在 2017 年 12 月判她勝訴。香港總算還了Erwiana一個公道。

不單單香港,幾乎每個國家都有家庭傭工受虐的案件,以下單就最近,亞洲幾個經媒體報導的重大「虐傭」事件,做個簡單整理:

──2016 年 7 月, 24 歲的緬甸籍女傭在新加坡遭雇主母女聯手施暴身故。
──2017 年 2 月, 20 多歲的印尼籍女傭在台灣台南遭虐打,經警方救出。
──2017 年 3 月,印尼籍女看護被雇主性侵,女看護試圖逃離反被打斷 6 根肋骨。
──2017 年 6 月, 20 歲的緬甸籍女傭在新加坡跳樓身亡。
──2017 年 10月, 18 歲的緬甸女傭在新加坡跳樓身亡。
──2017 年 12月,一個 60 歲的印尼籍女傭遭受雇主虐待,馬來西亞雇主 2009 年起便不曾發放工資但女傭仍然持續工作。警方據報後救出女傭並送往醫院。
──2018 年 2 月,一個在馬來西亞的 23 歲印尼籍女傭長期遭受印度籍的雇主虐打,全身受傷、手腳生瘡,最後一個月還被趕出屋外,跟狗一起睡在門廊。鄰居報警把女傭送往醫院,但女傭已經傷重不治死亡。
──2018 年 2 月, 30 歲的印尼籍女傭被將近 80 歲的香港女僱主辱罵及毆打,婆婆並且說「如果斬死你唔使坐監,我實斬死你!」。影片被外國媒體轉載至Facebook。
──2018 年 4 月,一對新加坡夫妻被控在 2013 到 2014 年間虐待菲律賓籍女傭──沒有休假日、沒有發薪水、經常沒有食物吃、不准用家裡的洗手間上廁所和洗澡、該女傭由 49 公斤暴瘦為 30 公斤。

上述資料目的在點出虐待行為的「多發」,當然並非亞洲各國近年「虐傭」的全貌──事實上各地均有遠比此為多,罪行甚至更為嚴重的案件正在偵辦中。

虐待的「權力控制輪」

無可否認地,雇主提供薪資給家庭傭工,在家裡自然享有較高的權力。然而,為什麼這樣的權力關係,卻常常會衍生出嚴重的虐待行為?

在心理學研究中,對此有所著墨:「施暴者」通常選擇以傷害對方的行為,來強調自己的權力地位 。在施暴的過程中,同時也不知不覺享受了「優越感」;於是不斷的施暴,不斷地強化了作為「主人」的絕對優勢。

研究家庭暴力的主要文獻「權力控制輪」(Power and Control Wheel)
指出了 8 種權力控制的方式:

強迫和威脅對方:恐嚇將傷害或離開對方,強迫對方撤銷控訴、或做違法的事。
使用恐嚇:以表情、姿勢、動作等讓對方心生恐懼,例如砸東西、虐待寵物、或拿出兇器等等。
精神虐待:貶抑、羞辱對方,讓對方產生罪惡感,或覺得自己精神不正常。
孤立對方:控制對方所有的言行舉動。
小事化、否認和責備:將虐待小事化、否認有虐待情事發生、強調所有的虐待行為都是被害者自取的。
利用小孩:讓對方為小孩感覺內疚、威脅將小孩帶走。
經濟控制:讓對方無法工作、讓對方開口要錢、只給對方少量津貼。
男性優勢:把對方當成僕人使喚、顯示自己是家裏的老大。

在這 8 種暴力控制行為當中,有好幾種都可以貼切描述上面提到的虐傭案例。

受虐者往往除了遭受身體傷害之外,也遭受了心理或性方面的控制。

受虐者長期被壓抑、及孤立無援的情況下,往往逐漸封閉自己的情感和判斷力;而慢慢接受自己是權力不對等的一方,進而「視被剝奪為常態」。長久下來,更深陷於孤立無援、喪失自我意識,也失去與他人真實的關係與連繫。

這也解釋了為什麼有些虐待案件歷時多年,受害人長久忍氣吞聲的原因。

圖/pexels.com

「路西法效應」──天使變魔鬼

在上述的案例當中,每當事件爆發後,記者訪問施虐者的街坊鄰居時,鄰居往往會說,這些所謂的不良雇主平時和藹可親,「一點都看不出來像是會施暴的人。」

關於這點,心理學家也提出了解釋:

美國心理學家飛利浦.津巴多(Philip Zimbardo)在 2007 年出版的《路西法效應:好人是如何變成惡魔的》(The Lucifer Effect: Understanding How Good People Turn Evil)一書中指出:在特定情境或氛圍下,人的思維、行為、性格等等會表現出「惡的一面」。也就是說,人性中的「惡」,是可以在特定的人為控制條件下,或是在某種情境刺激下顯現出來的。

書中提到他自己在 1971 年所做的「史丹佛監獄實驗」(Stanford prison experiment)──這是津巴多領導的研究小組,於史丹福大學心理學系大樓地下室的模擬監獄內,進行的一項關於人類對囚禁反應的心理學研究。志願扮演「獄卒」和「囚犯」角色的,都是史丹福大學在校生,一共 24 名。

第一天,大家還相安無事,但「囚犯」第二天便發起了一場暴動,撕掉囚服上的編號、拒絕服從命令、取笑看守。津巴多要求「獄卒」們採取措施控制住局面,他們照著做了。這些「獄卒」採取的措施包括強迫「囚犯」坐伏地挺身、脫光他們的衣服,拿走他們的飯菜、枕頭、毯子和床、讓他們空著手清洗馬桶,關禁閉等等。

結果,三分之一的「獄卒」被評價為顯示出真正的虐待狂傾向,而許多「囚犯」在情感上受到創傷,有兩人不得不提前退出實驗。最後局面完全失控,實驗只持續了 6 天便被迫終止。

在實驗過程中,津巴多目睹了非常一致的現象︰「好人」也會犯下暴行。

這種人格的變化,因此被他稱為「路西法效應」︰上帝最寵愛的天使路西法因為驕傲,後來墮落成了撒旦。

這與雇主虐待家庭傭工的狀況極為類似。在家庭傭工未到任之前,這些虐待人的雇主可能也就跟你我一樣,是個「親切善良的人」。但家庭傭工到達之後,他們開始扮演一個以前沒有經歷過的新的角色——(權力相對極大的)「管理者」。

初嚐權力的滋味,讓他們覺得很有優越感;再加上因為覺得「付錢的是大爺」,金錢帶來的傲慢,更讓這些雇主覺得飄飄然。

於是,許許多多荒腔走板的行徑也由此而生。

但「路西法效應」的存在,僅管解釋了部分虐傭僱主行為背後的心理成因,卻不能作為犯行的藉口,更完全不代表雇主「有任何理由」虐待家庭傭工。

我們反而應該意識到,正因為有「路西法效應」的存在,才要更警覺於取得權力時,是否在不自覺中,產生了「權力濫用」(power abuse)的下意識反應。

如果每一個有家庭傭工的雇主,都能想想「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這句話,想想這些住在家裏的服務人員,也是別人的女兒、太太、媽媽,就不會做出「虐傭」、「虐待看護」的事情了。

祝願所有的海外移工們,都能遇到友善自持的雇主,一切平安順遂。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 Travis Bozeman@Unsplash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