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子的抉擇:從精通 5 國語言的外交官,到「菊花王朝的囚犯」

雅子的抉擇:從精通 5 國語言的外交官,到「菊花王朝的囚犯」

日本「令和」元年剛剛開始,小和田雅子(Masako Owada)由雅子妃升格成為雅子皇后(Empress Masako)。她升格成為皇后,連帶讓我這個八竿子打不著的粉絲也雀躍不已──她是我的女神,我追蹤她的新聞已經至少 10 年了。

新秀外務官,化身日本王妃

第一次注意到小和田雅子是逛書店的時候,澳洲記者 Ben Hills 寫的《Princess Masako: Prisoner of the Chrysanthemum Throne》剛剛出版。封面上她穿著日本傳統結婚禮服,臉上帶著謎樣的微笑。書裡有許多她的照片,其中一張是她穿著白色西式禮服向群眾揮手的照片,帶著鑽石皇冠的她氣質優雅,「東方黛安娜」稱號當之無愧。

書封上介紹她是牛津和哈佛畢業的高材生,精通英、法、俄、德、日等 5 國語言,而且是日本外務省的新秀外交官;初出校門開始工作時的她,一頭短髮帶著燦爛的笑容。她的背景和結婚照裡那個一襲綠色花飾大褂、像是從歷史裡走出來的日本新娘太不合襯了。

我不禁暗想:她能在傳統與現代之間找到平衡點嗎?

為了找到答案,我把精裝本買了回家,不眠不休地在幾天內把書看完 ──那應該是我看過讓我嘆息最多次的書 。記得第一次讀到林黛玉在賈寶玉成親時去逝、一邊冷澀孤寂,另一邊張燈結綵,也曾讓我嘆息了很多次;但畢竟《紅樓夢》只是個虛構故事,而小和田雅子卻是個真實人物。

圖/截自 Youtube

「不情願的新娘」、「牢籠裡的王妃」

印象最深刻的故事就是她在宣布訂婚的記者會上侃侃而談,發言時間比太子德仁多了 28 秒,而被主管皇室內務的「宮內廳」下達禁言令。之後她發言的機會與時間就越來越少,也難怪被 Ben Hills 形容為「菊花王朝的囚犯」。

最近《紐約時報》針對日本皇室改朝換代系列報導中,以雅子妃為主題的文章就佔了兩篇,第一篇標題為「不情願的新娘」,另一篇標題為「牢籠裡的王妃」,大致不脫 Ben Hills 書裡的架構:

哈佛高材生抵擋不過皇子的癡情追求加入皇室、結婚後皇室「宮內廳」對太子妃百般刁難、日復一日全國人民聚焦於她身上傳宗接代的壓力,於是她的活動漸漸少了,臉上的笑容漸漸淡了。好不容易過了幾年,總算生了個小公主,輿論仍然抱怨沒有男嗣,而她身心不適的消息卻越傳越盛。

經過了 10 年,這幾天報章媒體的報導所寫的雅子妃,跟書裡的沒有太大分別,只不過多了愛子公主成年後的生活照。

我欣賞她的才華與樸實。她沒有追求「美魔女」般的不老容顏,多年來歲月在她身上留下了清楚的痕跡,皺紋多了、肌肉鬆弛了,可是她看著女兒和丈夫的表情時總是那樣全心全意、那樣溫柔。

雅子和丈夫舉辦國宴招待美國總統川普,2019年5月。圖/維基百科

家庭與事業的抉擇,我的看法

剛開始知道小和田雅子的故事時,我還是個十足的女權主義者,對於她放棄職業生涯選擇步入婚姻,之後 10 餘年被宮廷官僚和日本傳統壓抑得身心俱疲的經歷,覺得扼腕不已。

年輕的我無法理解她因為丈夫「會用全力、用一生守護妳」這樣的承諾,而放棄自我實現的目標。在那個追求個人成就的階段,我無法認同她放棄個人事業的決定。

每次看到新聞裡關於她受憂鬱症困擾的消息,我的心就沉一次,想著要是她當初選擇事業,也許現在已經是外務省的要員、甚或像她父親一樣是個駐外大使,也不會病痛纏身。

但在職場奔走多年之後,重新回顧有關小和田雅子的新聞報導、還有她自 1993 年結婚之後歷年的照片,我卻覺得她當初選擇步入家庭其實是個非常正確的決定。

當然,如果事業與家庭可以兩全最好,但在二者只能選其一的狀況下,選擇家庭卻是個極有智慧的決定。事業成就固然值得追尋,但再大的成就只要一離開職場就立刻歸零,頂多留下一些「白頭宮女」閒話家常的追憶。但一家和樂、深情的丈夫和健康成長的女兒,卻是永遠帶不走的,比什麼都珍貴。

當然,雅子的一家和樂和我們升斗小民不同。她不但沒有個人自由,得受宮廷禮節的規範,還有守舊派對她從未停止的批評。宮廷壓力之巨大,連她同為平民出身的婆婆──美智子皇后都得了失語症,也難怪雅子妃多年來飽受身心症的折磨。

1993 年結婚到現在超過 25 年,在一個保守、充滿束縛的環境裡生活,那是何等的韌性與耐力!

圖/維基百科

後記

「令和時代」的開始,將是雅子新的開始。看她在接受民眾祝福時一臉神清氣爽,主持紅十字會議、與最近會晤美國總統川普夫婿一副神閒氣定。相信新的身份可以帶給她新的環境,掙脫束縛、展現真正的自己!

祝願「東方的黛安娜」真正發熱發光!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截自 Youtube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