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特蒂的期中考:若國會支持者過半數,將能「宣布戒嚴」、橫行無阻

杜特蒂的期中考:若國會支持者過半數,將能「宣布戒嚴」、橫行無阻

前陣子跟朋友討論 5 月份的旅遊行程,他們第一句話就說:「5 月中不行,我 5 月 13 日要投票!」4 月份來報到的家庭助理,上工的第一天就問:「5 月 13 日可以請假半天嗎?我要回家投票!」

街上出現了許多大小不一的競選海報,有些明顯超出規定的大小(最大 3 呎 X 2 呎)、明顯貼在不合規定的地方例如電線桿、政府建築物外牆,但候選人仍然與選委會玩著「你撕我貼」的遊戲,熱鬧非凡。

這些都在提醒大家:在菲律賓這個千島之國,今年 5 月最重要的一天,可不是我們心目中 5 月 1 日勞動節、也不是 5 月 12 日母親節,而是 5 月 13 日的選舉日,政府已經宣佈當日不用上班,方便民眾出門投票。 

民眾的投票意願高,也難怪每 3 年一次的菲律賓選舉,投票率居高不下:1992 年起到 2016 年間的投票率,最低為 70.56%,最高紀錄是 1998 年的 86.38%。2013 年的期中選舉投票率為 77.31%,2016 年的總統大選(含國會選舉),投票率更高達 81.95%。

一般來說,與總統大選同時舉行的選舉投票率會較高,但若無意外,此次的大選投票率也應該會達到至少 70%。

候選人眾多,選民投名人

和美國類似,菲律賓的國會有參眾兩院。參議院有參議員 24 名,任期 6 年,連選得連任 1 次,每 3 年改選半數參議員。眾議院有眾議員有 297 位,眾議員任期 3 年,連選得連任 2 次。其中 238 位由選民直接選舉產生,選區按人口比例劃分,剩餘的 59 位採政黨比例代表制。

這次期中選舉改選參議員、眾議院、地方首長和地方議會,一共超過 18,000 個席次。對於選民來說,投票可不是隨便蓋幾個章而已。他們的選票長得有點像以前台灣的大學聯考答案卷,要填上很多圈圈。(見下圖)

圖/菲律賓選舉委員會

以我住的黎牙實比市來說,註冊選民得選出 12 個參議員(62 個候選人選 12 位)、1 個眾議員(3 選 1)、1 個省長(8 選 1)、1 個副省長(3 選 1)、省政府董事局委員(6 選 3)、1個市長(2 選 1)、1 個副市長(同額競選)、市政府董事局委員(14 選 10)、政黨代表票(181 選 1)

進投票所一次要圈選出 31 個名單,也的確是極大的負擔。選民也未必有精力與時間,一一分析不同候選人的政見與背景;最後往往以知名度取勝。

我問朋友怎麼決定選投給那些參議員候選人的,她說:「你就是會知道(You just know)!」她舉了 Cynthia Villar 做例子。但她雖然「知道」Cynthia Villar 這個人,對她的政見卻沒說出個所以然來。

Cynthia Villar 正正是菲律賓首富、房地產大亨、前參議員兼 2010 菲律賓總統參選人 Manuel Villar 的太太──Villar 旗下的房地產樓盤,到處都是 Cynthia Villar 的海報,這種超高知名度,當然勝券在握。

這讓我想到了一篇研究《從櫥窗到花車:菲律賓政黨體系轉變之剖析》,論文中提到:

「熟稔菲律賓政治發展的粕谷祐子(Yuko Kasuya, 2009)曾在 Presidential Bandwagon: Parties and Party systems in the Philippines 一書中,對「後馬可仕時期」的菲律賓總統選舉和政黨體系的關聯性,提出過精闢的見解。她發現相較於「獨立初期」的「兩黨輪替執政」型態,在「後馬可仕時期」的菲律賓,只要選舉的時刻一到,整個政壇就如同上演一場熱鬧非凡的花車遊行節目。

不過,最後選民投票的對象,往往都是那些看似(或媒體宣稱)勝算機率比較高的候選人或政黨,而非自己喜歡或支持的候選人或政黨。」

Cynthia Villar 的選舉造勢活動。圖/Cynthia A. Villar Facebook

杜特蒂爭議不斷,選票將多少反映其支持率

對於 2016 年當選總統的杜特蒂(Rodrigo Duterte)來說,這次的期中選舉等於就是他的期中考──畢竟當選人將影響他的政策運作是否順利;也因此,候選人中不乏杜的欽定人馬。

一直以來,杜特蒂言語大膽、作風強悍,引起諸多爭議,特別是掃毒行動多次出現毒販在未經審判就遭槍決的情事,經常遭反對黨、羅馬天主教會的批評。但這些批評並無改杜特蒂「好官我自為之」的態度,也不影響他的高支持度:Social Weather Station (SWS)公布 2019 年第一季,受訪者對杜特蒂的滿意度高達 79%,比 2018 年 12 月的 74% 還高。

今年 3 月,菲律賓正式退出國際刑事法院(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也可以看出杜特蒂的鐵腕作風。

國際刑事法院成立於 2002 年,菲國在 2011 年加入成為會員國。國際刑事法院檢察官於 2018 年 2 月,針對杜特蒂的反毒戰爭涉嫌違反人道罪,展開初步調查,引發杜特蒂不滿。杜特蒂憤而在 2018 年 3 月宣布菲律賓將退出國際刑事法院,2019 年正式生效。

據官方統計,自從杜特蒂 2016 年 6 月 30 日就職後,至 2018 年 11 月止,已執行超過 10 萬起掃毒行動。在杜特蒂鐵腕的反毒戰爭中,約 5 千人喪生;人權組織則表示,遭法外處決的死亡人數至少 2 萬人。

爭議頻仍的杜特蒂所支持的候選人們能否當選,相信很大程度,也要看菲律賓人對總統目前為止的政績──包括反毒戰爭是否買單。

期中選舉:杜特蒂能否「橫著走」的關鍵

除了人權問題之外,最近反對黨議員批評:政府沒有嚴格把關與私人企業和外國政府的契約和貸款協議,引起杜特蒂不滿,幾次說要取消人身保護令、進行戒嚴、成立革命政府等等。這種幾近「動搖國本」的想法,更使得本次的期中選舉變得至關重要。

首先,只要菲律賓國會有超過半數同意,就可以合法化杜特蒂「宣布戒嚴」的動議。如果反對杜特蒂的議員人數不到半數,杜特蒂就有了予取予求的機會。一旦國會通過「宣布戒嚴」,杜特蒂就可以順理成章成立「革命政府」,再加上他有軍方與警察部隊的支持,「變天」易如反掌。

再者,前總統、現任眾議院議長、目前和杜結為盟友的雅羅育(Gloria Macapagal-Arroyo)主導的聯邦憲法草案(Federal Constitution),已經在眾議院以超過 3/4 的多數決通過。這個版本的聯邦憲法有不少開倒車的條文:例如移除「反家族政治條款」、移除參議員最多連續 2 屆,與眾議員最多連續 3 屆任期的限制、移除外資參與政府單位或企業的股權限制、由目前的多黨制改為兩黨制等等──想要否決這個聯邦憲法草案,只能期待一個反對黨佔多數的參議院。

菲律賓參議院(上議院)有 24 名議員,本次改選 12 名。目前參議院裡杜特蒂的反對黨議員只有 3 位,也就是說這次改選 12 席當中,必須有至少 10 位反對杜特蒂的參議員當選才行,當然難度也非常高。

這也是支持與反對杜特蒂的民眾對這次選舉如此看重的原因,這不只是對杜特蒂執政的一次期中民意檢驗,更是未來菲律賓未來政治結構調整的試金石。

再過兩天,選舉結果即將揭曉,讓我們拭目以待杜特蒂的「反抗軍」,能否在菲律賓國會成型!

執行、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