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有人能上天堂,跟上帝照個 selfie 給我看,今晚就辭職!」──菲律賓主教:請大家多為總統禱告

「要是有人能上天堂,跟上帝照個 selfie 給我看,今晚就辭職!」──菲律賓主教:請大家多為總統禱告

前幾天參加了週日彌撒,坐在莊嚴的教堂裡,卻開始聞到了煙硝味!菲律賓總統杜特蒂跟天主教會之間已有多年嫌隙,最近兩方唇槍舌劍,有白熱化的趨勢。

去年杜特蒂以一句 “ Catholic Church is 'full of Shit' " 成為經典語錄。天主教會則說他掃蕩毒販「寧可殺錯不可放過」的作法,是草菅人命。

「什麼神這麼笨?」引爆主教們的怒火

舊仇未解,新仇又到,這次是衝著「上帝」來的:

幾個星期前,杜特蒂講到聖經《創世紀》裡,上帝創造了完美無瑕的亞當和夏娃,然後又跑出一條蛇來引誘他們吃能分辨善惡的禁果,以致於被逐出樂園的故事(這也是聖經裡說人類生來就帶有「原罪」的來源)。

杜特蒂說:「什麼神這麼笨?創造出完美的東西,但又製造事端來引誘他們犯罪,自毀作品。」接著又道:「你的父母做了那件事,你根本就沒有參與,莫明其妙地就背上原罪了,他X的。這是什麼宗教?我無法接受。」引發輿論一片譁然。

被罵了之後,杜特蒂第二天立即改口:「我沒說過我的上帝是笨蛋。你的上帝不是我的上帝:你的上帝是笨蛋,我的上帝可是講道理的(Mine has a lot of common sense.) 」。

接下來他又對耶穌「最後的晚餐」嘲笑了一番,說在座的的那些聖徒都是「白癡」。

菲律賓有 80% 的人是天主教徒,說天主教會是最重要的意見領袖也不為過。不僅天主教會的主教們隨即發言譴責,國會議員也很不高興。

有的主教說,杜特蒂這種神學觀點沒有任何理論根據,並且教年輕人千萬不要被杜特蒂的言論所迷惑,要堅定信心、多禱告、多懺悔、多參加彌撒領聖餐。

另有些主教說,杜特蒂明顯在成長的過程中缺乏愛與關懷,以至於長大成人之後有這樣多充滿仇恨的偏激言語。要民眾為杜特蒂禱告,希望上帝可以原諒他。

而《華盛頓郵報》的新聞標題,則諷刺的指出:「杜特蒂的毒品戰爭殺死數千人,菲律賓人依然愛他。然後他就辱罵上帝『笨』。」(Duterte's drug-war killed thousands, and filipinos still loved him. Then he called god 'stupid')

質疑上帝的存在,連神父都忍無可忍

杜特蒂 6 月 26 日宣布成立一個三人小組,專職與天主教會溝通。三人小組成立以後,杜特蒂也沒收斂。

大剌剌地說,沒人能證明上帝存在,「要是有人能上天堂,跟上帝照個 selfie,拿照片回來給我看,我今天晚上就可以立刻辭職」(杜特蒂經常重複相同的造句,上一次的「親吻爭議事件」,他說的是:如果有夠多女性抗議,他願意請辭)。

而這一次,不只是大主教,所有的神父都生氣了。

我們教會的 Bernarte 神父,平常斯斯文文的,我認識他大半年來,從來沒見過他發脾氣。上星期天主持彌撒的時候,他卻忍不住發火了;他叫我們自己看報紙、看杜特蒂說了什麼歪理,然後語重心長地勉勵我們,作為一個教徒,要捍衛自己的信仰。

那天 Bernarte 神父唸了一封我們黎牙實比教區 Joel Baylon 主教寫的信,信的題目是 “ The President Is Wrong "(總統錯了)。

菲律賓教區大主教的反擊

隔了一天(7 月 9 日)杜特蒂和菲律賓天主教主教團達成和解,說它會停止攻擊天主教會。

原以為可以耳根清靜一番。沒想到不到 24 小時,杜特蒂就控制不住了:他說他不能忍受那些披著神職人員外衣批評他的人。

上星期天(15 日)所有在菲律賓天主教堂做彌撒的人(菲律賓有一億人口,80% 是天主教徒,上教堂的沒有幾千萬也有幾百萬人),都坐在教堂裡聽了神父們朗讀菲律賓教區大主教 Romulo Valles 寫的公開信,標題是 " Rejoice and Be Glad! "

 


信裡面沒有對任何人指名道姓,但內容講到了「我們該怎麼面對那些認為殺人沒有錯、聽到『上帝』被褻瀆時大笑、還有參與宣傳「假新聞」的「基督徒」同胞?」

完全是罵人不帶髒字的最高境界。

畢竟杜特蒂的別名是「菲律賓的川普」,在人多的場子經常興奮過度,總是管不住自己的嘴巴;而隨便拿「上帝」開玩笑,也的確不是個基督徒該有的作風,也怪不得主教和神父們會生氣。

我有預感,有煙硝味的週日彌撒還會持續一段時間:杜特蒂可以透過媒體報導,讓民眾知道他的想法;大主教可以透過教堂的講壇,對成千上萬的教徒進行現場心戰喊話。

每次彌撒結束的時候我們總是互道 “ May Peace Be With You! ”──現在是真的很需要這句話啊!

執行、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Rody Duterte 臉書專頁、換日線編輯部後製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