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夠用就好!」──菲律賓「日光族」的快樂哲學

「錢,夠用就好!」──菲律賓「日光族」的快樂哲學

家裏的整修工程進入油漆階段已經快兩星期了。

因為天氣炎熱,4 個 30 來歲的油漆師傅們工作的時候總是打赤膊,秀出不需要進健身房練出來的二頭肌和胸肌。看著藍天白雲底下曬得黑亮的身軀揮汗工作,想想自己可以舒服地在屋裡吹冷氣,覺得有些愧疚。

圖/pexels.com

沒有銀行戶頭,經常預支薪水

油漆師傅當中的工頭叫 DongDong,高高瘦瘦、留著半長不短的頭髮。因為不想剪短頭髮、又耐不了天氣熱,綁了個「沖天辮」,乍看像是個特大號的小孩。他的爸爸是木工師傅,所以他學了一身好武藝,木工、油漆一手包辦。

另一個 Xavier 中等身材,是唯一沒有二頭肌的油漆師傅。他的出席率也比較差,有時一個星期只工作 3-4 天。我猜想他的身材跟他的工作時間多少有關聯。

他們一個星期領 3 次薪水,黎牙實比的私人工程絕大多數是以現金支付的。這些油漆師傅都沒有銀行戶頭,一個星期工作 6 天,固定每星期三預支部份薪水、星期六領當週的週薪。

他們有時會在星期三以外的週日要求「預支」,變相是一個星期領 3 次薪水。這其中以 Xavier 要求「預支」的次數最頻繁,有幾次甚至要求下班後領當天的「日薪」回家。

有一次 Xavier 說第二天是他生日,預支了兩天的薪水;似乎生日趴太好玩了,他連續休了兩天假,第三天才來上班。

還有一次,說是他媽媽生日,上了半天班之後領了半天的薪水,就回家幫媽媽慶生了。

「日光族」與「月光族」

Xavier 是個「日光族」,DongDong 則介於「日光族」與「月光族」之間。但是他們的消費行為和台灣的「月光族」不一樣。

台灣的月光族需要還學貸、還卡債、還車貸、買 iPhone、付房租、治裝、出國旅遊、繳健身房月費、去星巴克喝咖啡⋯⋯。

Xavier 和 DongDong 沒有銀行戶頭、不曾出國旅行、沒有智能手機、也沒有最流行的服飾。他們搭公共交通工具 Jeepney 上下班,偶爾星期六下班去超級市場買瓶小酒,到對方家裏擺龍門陣喝上幾個小時,就夠他們樂上半天。

碰到婚喪喜慶、風災水災需要修繕工程,或是家裡有人生病的時候,他們就以「預支」工資來解決。

學校畢業之後,Xavier 和 DongDong 就這樣維持生計,也結婚、有了自己的家庭。「未雨綢繆」這幾個字從來沒在他們的字典裡。

他們每天開開心心的工作,微笑總是掛在臉上,在烈日下刷油漆的時候老是哼著小曲。下大雨的日子,就打電話跟我們說戶外工作不方便,他們決定在家休假一天。

他們的淡定,讓我這個新移民困惑了好一陣子。

「月光族」在台灣或香港得揹上「奢侈」、「愛慕虛榮」、「沒有目標」的罪名;在黎牙實比,「月光族」、「日光族」不在少數,但他們卻怡然自得。

圖/Jake Gard @ Unsplash

未雨綢繆 vs. 夠用就好

事實上,不單是黎牙實比人,菲律賓人是一群快樂的人。他們很少、或幾乎不為錢傷腦筋,對「金錢」的慾望也相對較低。

事實上,2017 年的蓋洛普快樂國家調查顯示,菲律賓是全世界最快樂的國家之一,排名第三,僅次於斐濟與哥倫比亞。但根據 2017 年 IMF 統計,菲律賓的名義人均國內生產毛額(nominal GDP per capita)只有 2976 美元,世界排名第 125。(香港是 46,109 美元,排名第 14;台灣是24,577 美元,排名第 32)。

因為對「金錢」慾望較低,他們對消費的要求也不高。因此,由「物質」帶來的同儕壓力也比較低:他們不會在意朋友開什麼牌子的摩托車、拿什麼牌子的電話、或住在那個地段,對他們來說,夠用就好。

也因為他們把要求訂在「夠用」的水平,他們不需要卯足全力追求金錢與物質的享受,整體的精神壓力較低,自然每天都可以微笑以對。

當然,這與很多菲律賓人是天主教徒也有關係。他們相信主禱文「今日賜給我們,我們日用的飲食 」所言, 把所有一切交托給天父。所以他們不會憂慮未來,因為他們相信天父會把他們和家人照顧得好好的。

比較起來,台灣和香港的「月光族」處在一個比較重視「物質」、強調「積穀防饑」的社會,要面臨的社會壓力大多了、也辛苦多了。

如果你不相信有不憂慮的「日光族」與「月光族」,你一定要來黎牙實比,跟 Xavier 和 DongDong 聊上幾句!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Davdeka@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