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來到柏林,就是帶來台灣文化最好的媒介」──歐陸中心的柏林人,與海島民族的第一次碰撞

「你們來到柏林,就是帶來台灣文化最好的媒介」──歐陸中心的柏林人,與海島民族的第一次碰撞

《二姨丈的TATALA》映後 meetup 交流分享。圖/映像 × 台灣 提供

為期兩個月的台灣影展在柏林,Impression × Taiwan|映像×台灣 剛結束第 3 場《二姨丈的TATALA》紀錄片放映,除了映後與導演對談,我們更首次舉辦了觀眾之間的 meetup 討論會,依不同語言分桌討論,分享電影所帶來的台灣印象與文化衝擊。

所謂 meetup,顧名思義是一種見面會,現也發展成社群平台,有各式各樣的社團聚會,我們可以依自己的喜好參與,就如同 couchsurfing 也會根據地區尋找同好,希望擁有同樣興趣的人能聚在一起活動或學習,也讓電影討論更活潑、更有延展性。

為什麼是《二姨丈的TATALA》?柏林人怎麼看?

今年 5 月中剛結束的柏林文化嘉年華,一連 4 天上演來自各國族群上街遊行與花車表演,展現柏林多元的民族性。雖仍有民眾質疑難民或移民造成的社會問題,但其對新移民的接受態度,也可以體現在生活型態上,像是亞洲超市、土耳其市集的數量增加、每週在公園裡的東南亞美食攤販以及高比例在柏林生長的越南、日韓移民第二代等等,讓當地人與人的互動樣態更多元。

 

然而我們認為比起柏林,台灣對自己土地上的其他民族,認識都還稍嫌不足,這也是為什麼我們這次選擇《二姨丈的TATALA》,既希望能讓台灣朋友更認識原住民,也希望能將原住民獨特的文化介紹給外國人。

有別於德國位於歐洲大陸的中心,台灣屬於島嶼國家,在 17 世紀漢人移民台灣之前,台灣原住民族在臺灣的活動已有大約 8,000 年之久,目前有 16 個部族被官方承認;其中台灣本島的部族為南島語群,蘭嶼上的達悟族則屬於馬來—玻里尼西亞語族的巴丹語群

島嶼民族的生活型態,造就了蘭嶼達悟族的獨特性,隨著導演江薇玲影像創作及不同媒材的紀錄,讓傳統技藝的核心價值繼續流傳,也讓台灣人記憶中的蘭嶼更加深刻。

入圍了第 23 屆台灣國際女性影展,《二姨丈的TATALA》是導演花了 8 年的時間從旁記錄她的二姨丈,濃縮成 55 分鐘的紀錄片,記述「拼板舟」在達悟族裡的重要傳統。

《二姨丈的TATALA》。圖/台灣國際女性影展官方部落格

而 " TATALA " 也就是其族語的發音。在以往,達悟人要製作一艘拼板舟,得要在小時候就先種樹,跟樹一起長大,照顧到成年時,再將砍下的木頭搬回家製作拼板舟。

「這是我對台灣的新認識,我原本都不太知道台灣的這一個面向,傳統民族的習俗跟技藝,真的是一個很新鮮的文化衝擊!」映後一位有在柏林影展工作的柏林人,熱情地與我們分享,並進一步跟我們洽詢導演的聯絡方式,想要讓更多柏林當地的影展看見這部珍貴的影片。

隨著青年人口外移,傳統習俗與祭典正逐漸式微,但仍有像江薇玲導演這樣的有志之士,持續記錄著自己的家鄉,以全族語的語言講述部落的故事。透過影片,我們得以發現:蘭嶼不只有優美的風景,更充滿了「人」的生活痕跡。

「這些離島民族與台灣本島如何互動?文化習俗怎麼保存?」柏林人 Chris 問。我們除了介紹蘭嶼和其他台灣離島的地理位置,也進一步說明了台灣原住民目前的處境:越來越多保存原住民文化的聲浪,除了傳統技藝與舞蹈、音樂、語言、服飾等各種層面,還有關於部落傳統領域的爭議(詳情可參考「沒有人是局外人」)。

《二姨丈的TATALA》映後與江薇玲導演遠距座談。圖/映像 × 台灣 提供

外國人如何認識台灣?擁有什麼樣的「台灣印象」?

「我認識台灣,是因為政治局勢緊張,但對台灣文化的認識,都是透過我接待過或是遇過的台灣人,還有台灣的錄像作品。」一路上支持我們並且也到場觀影的 Hans 說。他是我的房東,也是亦師亦友的「文青爺爺」,雖然相差了快要 40 歲,但因為他年輕時到過日本留學,所以對於亞洲文化很有興趣,是一個非常開明且樂於分享的道地德國人。

「你們來到柏林,就是帶來台灣文化最好的媒介,雖然這些可能是你們政府觀光局該做的(笑),但真正讓國際認識台灣,永遠都是面對面的、人與人的互動。」

Hans 接待過很多台灣人,他們的共通話題多是台灣的電影,偶爾也會聊到彼此國家在轉型正義上的努力:「德國人就是比較嚴肅與誠實的民族,當我們勇敢面對歷史,也只能好好的把真相攤開檢視,但我們還是很自豪,因為二戰結束後雖然灰頭土臉,我們還是重新站起來了。」

自從影展開跑,在距離將近 9000 多公里的國度,電影作為柏林與台灣共通的語言,我們藉由映後 meetup 提供不同題材與多元面向的討論,除了分享更立體且沒有既定形狀的台灣印象,更重要的是好好說一個「故事」。

「對我來說紀錄片帶給我的世界是從未謀面的,因為那是在地球另一邊,鏡頭下正在發生、很誠實的紀錄。」另一個比較害羞的德國觀眾終於開口,我也因此領悟到,他們接收到的是真真實實發生的當下。背後的意識形態或是歷史淵源,如同台灣人的身份認同(identity)從來沒有標準答案。

台灣的人口由各種民族組成,從歷史上的本省、外省情結,到今日新住民、移工等議題,多元文化的碰撞,本來就是錯綜且難以清楚梳理的過程。但我們持續分享、討論,激盪思想的火花,拉近了我們與台灣、與柏林的距離。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映像 × 台灣 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