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Ra/讀者投書

RaRa/讀者投書

台灣台北人,大學時選了一個被高中老師說是「學了沒有用」的語言當主修,畢業後用這個語言出了一本書,也因此拿到了新加坡的工作機會,固定在歐洲和亞洲各城市出差。

從小有點叛逆,一直以來對於生活有很多迷茫,但現在的生活準則是隨遇而安,從台灣到新加坡,期待下一站在世界的另一個角落,發展出更多叛逆卻精采無比的樂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