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惠農/草木留日誌

黃惠農/草木留日誌

現就讀東京工業大學。交大棒球隊,但是不太會打球。重複的事可以講 200 次,所以透過寫作提醒自己講過了。因為扶輪社米山獎學金的關係,接觸了日本很多中小企業家,也改變了對人生的看法。
來日本後,每天都夢到雞排(脆皮那種)跟迷客夏的伯爵紅茶拿鐵加波霸。宜蘭人,香菜黨,任何要消滅香菜的都是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