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a/讀者投書

Anna/讀者投書

屏東人,十五年前高中時,無法妥協沒有道理的奴式教育,開始大流浪。先後唸書,工作,長住過6個國家。2014年辭掉在新加坡的工作來到了日本唸研究所,就職。一直到現在為止,都還在摸索自己,還在學會放過自己。非菁英,從來都不積極,經歷過許多以後,希望能跟大家說的是,狼性不是什麼必要的東西,當人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