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彥林/讀者投書

魏彥林/讀者投書

筆者 18 歲之前在府城長大,大學就讀於清華大學法學院,與大多數來自中國各地的同學一樣對中國憲法的修改感到極為失望;常常驚訝於「台灣媒體眼中的中國」與「現實中的中國」有著巨大差異,看親中媒體報導已經成了看笑話、而不是看新聞。現就讀於德國耶拿法學院,準備在德國攻讀法學碩士學位。